《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86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无奈的方长一看号码,赶紧接了起来,颤着声地说道:“厂长,怎么了?”
  “谈完没有,宁涛那个老东西偷汽油被我撞到了,我怕我一个人震不住他,你快下来帮帮忙!”
  周芸的语气虽然很镇定,不过方长还是听出她的担忧,淡定地说道:“你等我,我马上就下来!”
  说着,方长一下子挣脱了赵雅的纠缠道:“雅姐,你先回家跟班组的人联系一下,一会儿我们去市里看看那两副泵头!”
  赵雅浑身早就湿透了,极力地控制着自己的心情,娇滴滴地喘道:“一会儿工夫都等不了吗?”
  方长笑道:“没两小时,尽不了兴,我们这也算是好事多磨嘛,再等等,有机会我一定让爽够!”
  “臭小子,本来以为你是老实人呢,原来也不正经!”赵雅风情万种地白了方长一眼道:“不过姐就喜欢你不老实,省得我总往你家阳台上扔凶罩。行吧,快去伺候你的厂长,一会儿完了给我电话。”
  方长嘿嘿一笑,笼了件衣服赶紧朝厂里跑去。
  原来刚才周芸从方长家里出来的时候,并没有急着去厂里,反而在方长家楼下等了有一会儿,也没见他们说完。
  屁大点的事情,不知道有什么可聊的。大热天的,周芸本来那个又来了,急暴暴地再也不想等,来到厂里的时候,又是一头汗珠子。
  咦?
  周芸有些奇怪,现在已经下班了,出差人员早已经安排好,在没有接到车辆返厂保养的通知下,这大门怎么开了,要知道刚才他们离开的时候可是把大门锁得死死的啊?

  周芸心里一震,想到了什么,赶紧朝厂里走了进去,没有进右手边的办公楼,反而朝左手边的生产车间走了进去,在门对门的两个车间当中的一条二十米宽的场地的尽头就是库房。
  此刻的库房门开着,停着一辆电动三轮车,一条管子从库房里牵了出来,接连着车上的一个大油桶。
  等到周芸走得近了,那刺鼻的汽油味扑面而来,只见大股大股的汽油咕嘟咕嘟地喷涌着,正填满着这个将近两百升的大油桶。
  而库房里那个忙得不亦乐乎的人就是机械厂的门卫,宁涛!
  周芸这一看,没办法,才悄悄地给方长打了个电话过去。
  这时,油桶灌满后,库房里的那个慌慌张张的人出来了,只不过这一头撞上了周芸,魂都快丢了。
  宁涛守这个厂差不多快十年了,国能集团改制时期,有百分之七十的员工从国能集团手里拿到了一次性补偿,然后与国能集团解除劳动合同,然后成为了众多无业游民当中的一员。
  但是这些无业游民他们和社会闲散有着本质的区别,他们手里拿着几万、十几万不等的现金,感觉可以买下全世界,聪明的人选择在十年前入手一两间门面吃租子,也有的买了两套房子,有的人选择进了股市,还有的人去做小本买卖,不管怎样都好,至少是为了将来的生活,在极积努力地活着。

  当然还有一部份,好吃懒做,宁涛就属于这部分,他好赌,十五年工龄,他拿到了六万块补偿款,这算是对他十五年来的一个交待,而他只用了三天就把这六万块给交待了,用洪隆市最简单粗暴的赌博方法,三张扑克牌比大小!
  不管他后来怎么活下来的,可以肯定的是他从来没有放弃过翻本的念头,即便是后来作为了一名临时工帮机械厂守着大门,他每天晚上的活动依然是赌博,虽然没有当年赌得那么疯狂,但是同样是月光族。否则的话,他也不会三天两头地偷厂里的东西去卖。
  周芸一直都知道是他,从来没有正面抓到过,也不曾点破过。
  方长来报到的第二天早上,宁涛从周芸办公室里出来骂骂咧咧的原因也是因为周芸敲打过他,没想到这才不到一个月,他这惯偷的毛病又犯了,而且一次还偷了两百升的汽油。
  周芸冷冷地看着不以为然的宁涛,尽量平心静气地说道:“这些汽油里加了柴油,你就算买也买不出个好价钱,老宁,你现在把油倒回去,我当这事情没有发生过。你好歹也是快五十岁的人了,这要传出去,该不好听了?”
  “不好听?”宁涛哈哈一笑道:“不好听可没不好活难过,老子饭都吃不起了,厂里不该帮着解决一下啊,卖几斤汽油怎么了,又不是你家的,这个单位家大业大的,还在乎这么几斤汽油,老子不卖,还不是被你们这些当官的那去卖了?”
  周芸并不着急,她知道这些老无赖是怎么想的,反正他们不要逼脸就敢闹,但是上头的人要脸,生怕他们闹,就造成了如今非常不合理的场面,底下的工人可以不要脸,撒泼打滚,上头的人拼命地捂,安抚,无所不用其极,永无止境地妥协。
  周芸顾不得这些矛盾的根本,脸一黑,火儿一下就上来了,手里拿着电话指着宁涛叫道:“我再给你一次机会,把油倒回去,不要给你脸不要脸,一会电话打到丨警丨察局,再后悔可就没你什么事了!”
  “你敢!”宁涛一下子就慌了,神色紧张地骂道:“你特么……”
  “你骂谁呢!”

  听到这冰冷的声音时,宁涛一扭头,看到黑脸的方长走了过来,哼道:“小狗曰的,你滚开一点,你敢多敢闲事,老子弄死你!”
  你字一出口,宁涛的脖子被一把给卡住了,整个人就那么被方长给提了起来。
  就在宁涛脸色发青,舌吐都吐出来的时候,方长一抡手臂,直接把宁涛给抛飞了出去,重重地砸在了地上,痛得啮牙裂嘴,别提有多痛苦苦了。
  周芸本来挺生气的,这一下子被方长保护起来时,安全感爆棚,被他实实地挡在身后,那种幸福的感觉根本没办法形容,目光粼粼地看着方长一步步地朝宁涛走了过去。

  “你干什么,想打人啊,你打啊,草,老子看你有多少钱来赔!”宁涛躺在地上,就算他心虚,这个时候也希望被方长打一顿,现在打架那就用钱说话,你钱多,那就尽管来,反正老子也缺钱用。
  跟方长玩套路,就算他快五十的人,也差得远。
  方长笑了笑,说道:“打你?脏了我的手,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警告你,你再敢惹周芸,我有的是办法收拾你。要想知道你偷没偷油太简单了,你把油能卖给谁啊?要不要我把市里的几个废旧回收站的人请上来跟你认识认识?顺便让丨警丨察把你弄回去,只怕你不要五分钟,该抖的,就都抖落干净了。装什么逼?厂长原来看你是厂里的老人,给你张脸,没想你就是个老不要脸的东西!你要是不当回事,我特么就让你彻底滚出机械厂,你不相信可以试试!”

  方长的气势跟刚进厂时完全不一样了,一出口,直接就把宁涛给震住了。最让宁涛觉得害怕的是,方长那眼神就像会杀人一样,让他发自内心地觉得恐惧。
  宁涛是厂里守大门的保安,是临时工,属于野外作业处公共管理中心,如果真像方长自己说的那样存了心,他这份临时工的工作也保不住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