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964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旁边几个无国界医生组织的人正在救助着受伤的村民,他们似乎瞬间就忘记了自己之前曾经被绑架过的经历,然后马上就投入到了救援当中,刚才的交火村民死了不少人,地上躺着很多尸体,还有一些人身上都中弹了。
  “啪”安邦站在一旁抽着烟,王莽和林文赫走过来,他说道:“休息下明天咱们就走,这的事和我们没有关系了,赶紧回家”

  “咋的,你是怕那个塔卡回去给咱上眼药水啊?”林文赫皱眉问道。
  “不好说,矛盾都有了他背后整两句坏话也没准,咱回去了后先见见拉蒙,剩余的尾款得结了啊,至于以后海地政府的单子我看没准就悬了,呵呵,毕竟官方的都喜欢听话的人,咱们有点太不遵守组织命令了,比较令人反感啊”安邦他们在这边闲聊的时候,无国界医生组织里那个中年妇女忽然两手鲜血淋漓,焦急的走了过来。
  “几位先生,首先我很感谢你们的救援,但现在能不能请你们帮帮忙,我们的人手可能不太够用······”
  一共就几个医生,对应的是几十个受伤的村民,一人整三两个都不太够分。
  安邦楞了下,随即点头说道:“来,咱们这边的有懂战地医疗急救措施的,去帮几位医生辅助一下,没有这方面经验的就听人指挥”
  “谢谢,非常感谢”对方点头说道。
  “没事,不差这点小事了,我跟你过去吧”安邦弹飞了烟头说道。
  “跟我过来,这个病人伤的比较重,有一颗子丨弹丨打中了他的脊梁骨”中年妇女跟安邦来到一张病床旁边,指着一个趴在上面的人说道:“子丨弹丨嵌在了脊骨上,有可能碰到了他的神经部位,恐怕取出来的话,都有可能会导致他的脊椎神经受损,下半身完全有可能失去知觉和自主能力”

  安邦“唰”的一下就呆住了,这句话让他似曾相识,大概三个多月前在温哥华,黄连青中枪之后医生几乎和他说过一模一样的一番话。
  “先生帮我按住他,我要给他做全麻,然后马上进行手术,取出弹头”中年妇女看见安邦愣了,就稍微催促了一下。
  “哦,哦,好的”安邦回过神来,茫然的点了点头。
  “中*人?”对方给伤者注射着麻丨醉丨剂,看安邦心不在焉就随口问了一句。
  “嗯,曾经是”安邦说道。
  “你们中国的军人,我曾经接触过两次,三年前我们在叙利亚进行援助,附近驻扎就是中国的维和部队,当时战火都蔓延到了我们的医疗救护中心,几发炮弹都打进营地里来了,一伙武装份子要绑架我们和政府谈判,已经撤走了的维和军人知道这个消息后,在还没有经过联合国磋商的情况下,就主动对我们进行了营救,那一次你们中*人牺牲了六个人,我们和当地的居民全都安然无恙”对方放下阵痛,提醒道:“把灯光往伤口这边移过来,我要切割伤口取弹头了······我很佩服中*人,你们都是最有责任感,最无私的一群人”

  安邦笑了,傲然说道:“中*人没有怕死的!”
  “酒精灯给我,条件有限我只能给手术刀加热消毒了”对方用刀子在火苗上撩了几下,安邦忍不住的开口问道:“他的伤,有恢复的可能么?我的意思是,他下半身会不会重新恢复神经系统的知觉”
  “不好说,得要看神经受损的程度”医生缩回刀子,低头按着病人的伤口说道:“这种神经性创伤是最难治愈的,一旦受损就很难修复,按照现在的医疗手段来讲,这已经属于不治之症了”
  安邦的脸色“唰”的就白了一下,尽管自己心里已经接受了几个月了,但在此听到类似的话,他还是难掩自己的失望。
  “不过,医学上的事很难用确定的语气来判断,有的时候上帝也许会和病人只是开了个玩笑呢”
  “啊?”安邦呆呆的懵了。

  “大概一年前,在德国的诺丁曼医院,也有个脊柱神经受损的病人,哦对了,他也是个中国人,我当时是他的主治医生,本来对他的伤情已经束手无策了,也不抱什么希望了,但后来他从中国请了一名有着丰富经验的老中医,打算采用中西医结合的方式来为他医治”对方扭过头,很认真的说道:“你们中国的中医很神奇,我到现在都记得,那位老先生用几根针插在了病人的身上,随即他的腿部就有了轻微的刺激性反应,这在西医来讲,是很难解释的”

  “那,那,之后呢······”安邦嘴唇哆嗦的问道。
  “后来我和这位中医老先生进行了磋商,为这位患者制定了一套中西医结合的方案”这中年妇女不知道,自己接下来的一番话,让安邦几个月来处在十八层底下的心情顿时来了个六道轮回。
  “方案为期三个月,中医辅助,西医为主,三个月后他的腿部已经略微有了自主反应,大概在半年前我曾经和他有过一次通话,他已经在中国开始养病了,据说现在可以自行缓慢行走了,我相信再有大概一年左右的时间,他应该可以恢复到七成以上的行动能力·····”
  安邦茫然呆愣了半天,心里面一顿翻江倒海。
  “请问,您是?”
  “我来自德国诺丁蔓医院精神科的主治医生,你之前碰见的惠勒医生,我是她的导师菲尔兰琳”
  安邦脑袋里忽然响起一句话。

  “世间万千事,一饮一啄间自有定数······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太子港海岸附近的一片海景别墅区,塔卡正在拉蒙研究事。
  “还有一个半月就是大选了,前途不太明朗啊”拉蒙端着杯红酒,站在落地窗前眺望海平面,说话的时候眉头始终都是在拧着的。
  海地这地方虽然得算是国际上最贫困最不发达的国家之一,常年处于联合国的援助扶贫线上,但不管怎么说这也是个国家,能掌握的资源还是非常惊人的,就比如每年国际社会援助过来的资金或者物品,其实到最后能落入普通民众口袋里的屈指可数,至少得有一半以上都在官方层面被截留了。
  海地离我们太远不好说,就说中国的邻居朝鲜,这地方穷的你背一袋大米过图们江都能换个媳妇回来,但你看金三胖子照旧吃的肥的流油了,私人飞机,私人滑雪场,定制版汽车什么的照样能用得起。
  这就说明一个问题,再穷的地方也只是穷一大部分,还是有些人能处于富裕层面的,这种人肯定都是和掌权者有关系的。
  拉蒙的叔叔作为团结党的领导人要竞选海地的总统,除了需要大量的资金支持以外,还需要的就是一个个契机,以此来打发下反对党。
  但是拉蒙叔叔现在有点到了竞选的**颈了,很缺乏致胜的契机,所以这些日子拉蒙很忙,知道安邦回来了也没急着去见他,不光是因为他们不听话的原因,也是他有点难以抽身。
  “哎,对了,那伙中国人回来了吧?”拉蒙回头问道。

  “回来五天了,人就在这边他们的据点里呆着,没有回到多米尼加去”
  拉蒙皱了皱眉,说实话他对安邦这次的生意很不满意,差一点就捅出篓子来了,如果最后不是塔卡跟他们分开走杀了个回马枪去把那个部落里的人都给灭口了,那这事往后会真有麻烦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