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957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半个多小时后,高宁宁洗漱穿戴完拎着小包就从房间里出来,从电梯下到楼下,去了餐厅准备吃饭。
  “维特,中餐,一份红烧狮子头,盐焗鸡,再要个······”高宁宁进了餐厅之后正在点菜,就看见角落里有个熟悉的身影,歪着小脑袋愣愣的就走了过去。
  “嚯,你们酒店的待遇这么好,员工都可以来餐厅吃饭,喝酒的么?”
  永孝坐在角落里的一张餐桌旁边,上面摆着几个小菜和两打啤酒,这几天刘牧进去了他心情有点不顺,老桥和徐锐他们也暂时被拘了起来,家里面的人就没剩下几个了,永孝差不多每天都会来这打发时间。
  “哗啦”高宁宁来开一张椅子,坐下来说道:“拼个桌吧?”
  刘牧斜了着眼睛没吭声,高宁宁也没当回事,让服务员把饭菜都端了过来。
  高宁宁一边吃着饭一边看着永孝,狡黠的眼睛望着对方,她就觉得永孝的脸上全是两个字。
  “壮丁!”
  “咕嘟,咕嘟”永孝仰着脑袋给一**喝酒都干了后,腿翘在椅子上,伸手拿出一根烟扔在嘴里点上了。

  高宁宁嘴里塞的满满的,无语的说道:“能不能尊重下女士,在女人面前抽烟多不礼貌啊?”
  永孝弹了弹烟灰,皱眉说道:“你可以不用坐在这的”
  “你······”高宁宁磨着小牙气呼呼的扔掉手里的勺子,抱着胳膊说道:“不吃了!”
  短暂的寂静过后,永孝一根烟抽完了,起身就要走,高宁宁慌忙招呼服务员买单:“把他的那份也给我结了”
  “呃?”服务员犹豫的看着永孝。
  “她愿意给就给吧”
  高宁宁给完钱后就追在永孝的屁股后面,说道:“我请你吃饭了,是吧?”
  “啊,你愿意请的”

  “那这个人情你得怎么还啊”高宁宁笑的好像个狡猾的小狐狸。
  “我让你买单了么······”永孝皱眉说道。
  “哎?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呢,能不能有点风度啊?”
  “你说对了,我真不知道什么叫风度”永孝手插在口袋里直接就走了。
  “妈蛋,姐儿的饭是那么好白吃的呢”高宁宁撸着袖子就追了上去:“壮丁,你给我站住了”
  这个世上有句话叫一物降一物,出身南疆某部的永孝身披战袍,铁血加身,取上将首级如若无人之境,单枪匹马纵横沙场。
  一身本事杠杠牛逼,一路履历火花带闪电。
  但当一个叫高宁宁的姑娘出现后,永孝所有的过往,在一瞬间全都成为了浮云,随风而逝了。

  十五分钟后,酒店门口。
  高宁宁生拉硬拽的托着永孝说道:“你就帮个忙吧,快点的,帮我去买点器材什么的,我一个人拿不动的”
  “······”永孝一脸的生无可恋。
  一晃,三天之后,安邦他们一行人一共二十二个乘坐两架直升机飞离海dao然后进入海地境内,并且一直半低空飞行朝着北部省一带,海地的公路状况堪忧,全国都没有几条修建完好的公路,如果坐车行驶过千公里的话,车速连都上不了,太浪费时间。
  直升机的续航里程能飞三个小时大概五百公里左右就得回返了,大概午后两架直升机抵达了距离北部省还有一千二百多公里的一个小镇把安邦他们放了下来,准备乘车接着在赶路,镇子里有拉蒙事先让人准备好的两台皮卡,几辆越野车,车上还放着一些补给,这一千多公里的路他们差不多要连续赶两天多的时间。
  一排车队行驶在坑洼不平的路上,颠簸的让人直反胃,脑袋都晃晕了,炎热的天气和枯燥的景色把人都给看出审美疲劳一阵烦躁了。
  “这身体是一年不如一年全都懈怠了,放在十年前的话这点路根本都不算什么,我记得那年我们万岁军调部队去老山,我和王莽偷偷的从驻地跑出来,两人就一人背了一个行军包连夜从京城赶了两千多公里的路到边境,一共才用了三天的时间,到了老山之后连歇都没歇就直接上了战场,那时候年轻啊身体素质太硬,这些年全靠以前攒下的底子活着了,这要是再过两年的话我看一身武艺都他么得荒废掉了”安邦窝在一辆越野车后面的座椅里,脑袋上全是热汗,他略微感觉自己这么折腾有点发虚了。

  “你这是当大哥当习惯了,角色转变没变过来吧”林文赫说道。
  “可不是么,香港后几年挺安逸,到了温哥华之后也有点磨难,不过都是永孝和建国他们出面,我很少有主动出手的机会了,毕竟身为一个决策者,我得主持大局啊,你见过哪个大哥还亲自提刀上战场的,掉价不?”
  林文赫无语的说道:“嘚瑟!”
  安邦真有点虚了,摸着肚子感觉上面都有赘肉出来了,以前每天至少还能拿出两三个小时的时间锻炼身体,后来则是拿出两三个小时的时间去喝酒,两种状况对比下身体素质直接掉了好几个加号。
  接下来就是日夜兼程的赶路,油桶全在皮卡后面装着,除了下车撒尿,晚上睡觉和加油以外,二十多个人几乎差不多是轮流开着车,一直星夜兼程着赶路。
  两天多后,车队抵达了北部省附近的一座城市,距离他们要进入的雨林只有几公里的路了,剩下的则是要靠着两条腿走了。
  车上的人全都下来,安邦让林文赫和拉蒙大人联系,这里有负责给他们装备还有接应的人。
  这里说是一座城市,破烂的程度跟国内的乡镇差不多,就两条街道全都是低矮的房屋,还是草木结构的,这种放在内地农村俗称茅草房。
  街上的人不多,男的几乎都光着膀子无所事事的看着他们,女性穿着纱裙,上身只是个吊带,连内衣都没有,所有人都是一副病怏怏的样子,一点生气都看不出来,几个小孩子直接光着屁股在街上追逐打闹,似乎只有他们不知道啥叫忧愁。
  这就是第三世界最贫困国家的现状,吃不饱,没事干!
  林文赫打过电话后,十来分钟左右,一辆盖着油毡布车开了过来,一个黑人从车窗中探出脑袋说道:“先开车跟我走吧,出城以后再说”

  胡胡瞄了眼看车的轮胎,说道:“这车装啥了啊,载重这么夸张,轮胎都他么要压瘪了”
  “呵呵,一车军火,我们是要去打解放战争的”张钦笑着说道。
  卡车在前面领路,车队随后掉头跟着,一直开出城镇然后往前走了两公里就没有路了。“嘎吱”卡车停下,那个黑人从车上跳下来,冲着安邦他们说道:“我叫塔卡,是你们的翻译和向导”
  林文赫和安邦他们跟对方简单介绍了一下,随即就问道:“拉蒙先生,到现在都没有和我们提过,到这来接的是什么生意,现在可以说了吧?”
  赶了两天多的路,又是直升机又是开车的,跑了一千多公里说实话安邦他们心里还在琢磨,这生意到底好不好做呢。
  “呵呵·······”塔卡笑了笑,然后冲着车上坐着的人说道:“下来,把后面的车厢打开!”
  车里几个黑人从车厢上下来,开始把后面盖着的油毡布往下撤。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