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304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6-21 23:12:32
  第305章 锋芒依旧
  上海、南京失守之后,法国殖民政府极为紧张,召集在越南的重要侨民和军队的领导人,一起探讨如何将在中国的法国侨民撤到越南,然后从越南再回欧洲。弗朗索瓦将很多精力用在了这些工作上。
  因为各种事情太忙碌,弗朗索瓦很长时间没有回庄园了。自从鸭屎脱离了生命危险,他就没再关注鸭屎,而是把时间耗在了殖民政府上。

  苏菲走了一段时间了,弗朗索瓦非常思念她,于是就拍电报让女儿回来。由于姑妈平日很苦闷,好容易迎来了外甥女,说什么都要她在那边多待几天。这一待就是两个多月。
  她到了槟城就把鸭屎彻底给忘了。槟城有很多英国人的种植园,苏菲的姑妈就嫁给了一个英国绅士。他算是贵族庶出,因为殖民有功,被女王重新封为贵族。如今,一向简单的姑妈,也学着上流社会的样子,举办舞会,玩得不亦乐乎。
  苏菲年轻漂亮,在槟城有很多追求者,这些人要么是英国庄园主的儿子,要么是华人富家子弟,大都娇生惯养奶里奶气的,让苏菲觉得恶心,所以不可能与他们动真情。在弗朗索瓦很多封电报的催促下,她不得不返回了越南。
  弗朗索瓦到码头区接她,遗憾的是,船并没有按时到达,据说在南部的某港口要停留一下,所以耽误一两天。弗朗索瓦安排家里的仆人在码头守着,而自己则去殖民政府参加一个重要会议去了。
  苏菲所乘的船是第三天下午才到港的。下船后,见父亲没有来接她,苏菲立即就很不高兴。之前,每次轮船晚点,父亲都会在码头等她,如今这次没见到父亲,这让苏菲极为伤心。尽管仆人仔细解释了老爷没能到的原因,但是都无法驱散苏菲内心的小伤心。
  回到客厅后,苏菲将帽子摘掉,扔到了地上,然后用力将脚上的鞋子甩到了窗外的阳台上。她光着脚,一屁股坐到了地毯上。女仆知道她又生气了,所以也不敢过来劝她。想想这里的单调,再想想槟城的热闹,苏菲眼角渗出了泪水。
  苏菲坐在地上,觉得身后有一股风吹过,凉飕飕的。她忍不住转过脸,发现自己的鞋子突然跑到了身边。她抬眼向上看,但见一张不怎么英俊,但是极为沧桑而有棱角的脸出现在她的身边。他双眼很大也很深邃,皮肤有点深,但是极为细腻,鼻子高挺,嘴唇薄而有形。消瘦但肌肉紧实。白衬衣、黑色西裤、油亮的皮鞋,他站在那里仿佛雕像一般。
  他一只手拄着拐杖,另一只手拿着她的鞋子,脸上连一点笑容都没有。他粗大的眉毛下有一双极为清澈,但是深不可测的眼睛。眼神透着凶光,似乎在责备苏菲不该将鞋子扔出去。苏菲从他手中接过了鞋子,随后,他拄着拐杖,一瘸一拐地离开客厅,向一楼的简易卧室走去。

  在苏菲的世界里,鸭屎应该是早已死了的人。所以,当她看到一个怪人在身边走过的时候,无论如何都无法想象,他就是那位半死不活的“亚瑟”
  苏菲将鞋子拿在手里,目不转睛地盯着鸭屎的背影。鸭屎一瘸一拐地拄着拐棍,但是走过地板,一丁点声音都没有。如果不是阳光下他身上有一高一低的倒影,苏菲甚至不相信他是人类,还以为是魔鬼呢。
  鸭屎走进自己房间,轻轻关上房门之后,苏菲才开始大口喘气。她拎着鞋,跑到了女仆那里,小声问道:“屋里那人是什么鬼?”
  “什么人?”

  “一瘸拐的那个。”
  “就是老爷从中国带来的那个病人。”
  “他还没死啊?”
  “没有啊。动完手术身体恢复了。今天是他第一次能下地走路,之前是坐轮椅上。”
  苏菲极为吃惊地张开了嘴巴。
  弗朗索瓦从外面回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除了执勤的私人保卫外,仆人都已经休息了。苏菲屋里亮着灯。弗朗索瓦知道女儿一定没有睡着,所以轻轻走了过去,推开了门。还在怄气的苏菲当然没有睡着,听到有人推门,从脚步声就能判断出,那人就是父亲。
  她故意打起了呼噜,且打得很响。苏菲从小就不会打呼噜,这个怎么可能骗过父亲。弗朗索瓦静悄悄地走到她床边,轻轻将她的手拿在自己手心里,来回抚摸着、吻着。苏菲还装着打呼噜,弗朗索瓦笑着说:“别装了,是不是生我的气了?”
  苏菲停止呼噜,怒目圆睁,看了一眼父亲,随后屁股对着父亲,面朝墙壁,不理他。
  “我今天的事情是推不掉的,法国政府来人了,人家点名要见我。不然的话,再重要的事情也不如接宝贝女儿重要。”
  “我困了,你走吧。”苏菲生气地说。
  “你看,这是什么?”弗朗索瓦拿出一块绿宝石项链,晃动着给苏菲看。那宝石是南非产的,成色上等,是从一位生意伙伴那里高价买过来的。
  苏菲立即从床上坐起来,一把抓住项链,拿在手里爱不释手。她扑到弗朗索瓦怀里,高兴得不停叫唤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