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1053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听完朝我拱了拱手,致歉道,“周先生大量,我那几位师兄弟,着是实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我摆摆手,没再纠缠这个话题,而是示意他将掌教的肉身扶起来。那几人此去也不知多长时间才能找到想要的资料,而此时崂山掌教命宫受损,无法用阳神之力保全肉身,时间一长,肉身难免会自然衰竭,到时即便将命宫修复,恐怕肉身也会受损。所以,我得先保住他的肉身才行。
  待刘宗成将掌教肉身扶住之后,我便端坐下来,调息一番,将体内那奇异灵力送入掌教体内,修复他受损的经脉。
  约莫一刻钟后,他体内机能逐渐恢复,周天运转也得以继续。虽说还有其他伤患在,但只要能修复命宫,他自己便能轻易调节恢复,倒是没必要我来部全处理。
  事毕之后,我见几人还未归来,也没有立即收手,而是思索起来,我体内这股奇异灵力,既然能修复伤患,那是否会对命宫损伤也有效果?
  理论上来说,似乎有这种可能,所以我打算趁着这个时机来实验一下。当然,命宫终究是不一样的,所以我也没开口告知身侧的刘宗成,而是自己悄无声息的将灵力缓缓推送至那掌教的命宫内。
  命宫不仅是阳神寄居之所,更是性命维系之根本所在,所以,我精神集中到了极点,小心翼翼的操控着那股灵力,生怕一个不小心,让这崂山掌教雪上加霜。却不曾想,我万分小心控制着的灵力,到了他命宫后,竟是瞬间脱离了我的掌控,径直奔那掌教真人的阳神而去。

  下一秒钟,他那原本颓然到极点的阳神,竟是猛地振奋起来,不断的颤动着。而那股灵力,并未钻入阳神体内,而是围着它快速打转。每转一圈,那颤动着的阳神便恢复几分。数十秒后,原本干瘪的阳神,完全膨胀了起来,看模样,至少恢复了五成!
  不过这时,那股灵力也似乎用尽了,不再旋转,片刻之后,便在命宫内消散不见。
  阳神虽只恢复了五成,却已经可以发挥功效,不多时,那掌教原本已经破裂的命宫,开始了自我修复,没过多久,竟也恢复了大半。
  我心中震惊到了极点,原本只是随手尝试,没想到,这灵力不光有效果,而且这效果几乎逆天。到此时,我对体内这股灵力越发的好奇起来。
  《死人经》上对冲举的描述中,并未提及这种奇异灵力,我原本推测这是冲举之后自然具备的,属于冲举的本命神通之一,但此时却推翻了这种猜测,其他冲举者,可没有轻易修复命宫的能力,所以,这种灵力绝非寻常,多半与我奇特的血脉身世有关。
  正思忖间,先前离开的那几个长老,匆匆忙忙的赶了回来,面色之中颇为忧愁。
  见状,刘宗成脸色也是一黯,不等我开口,便主动询问他们可有找到解决之法。

  那几个长老齐齐叹了口气,走在最前方那人回答道,“我们找到了方法典籍中记载的方法,但这法子却非常人所能及……有也跟没有差不多。”
  刘宗成皱眉,有些不明所以,继续追问到底是何方法。那几人告知刘宗成道,据崂山典籍记载,想要修复命宫,需用神袛之力。
  此时崂山掌教已无大碍,只需静养,等阳神逐渐恢复,命宫修复完成之后便可以醒来,也不用我再照料。听到他们的话语,我顿时来了兴趣,将崂山掌教放好,便站起身来,拱手询问那几人,他们是在什么古籍中找到的这种说法。
  那几人见我拱手,也忙还礼之后,便将手中古籍递给了我,开口道,“周先生,便是这本。”
  我接过来一看,这黄色的线装小册子,名为《述异志》,其内记载了许多修行界里的偏门知识,最末端提到过命宫,原话是:“命宫伤之必亡,非神祗之力不可救。”
  “神祗之力”有许多解释,不过这本书里其他地方也多有提及,可以确定其意思是仙人手段。眼下虽说山海界开启,可并未听闻有仙人出现,所以这几人看到这段记载之后,非但没有高兴,反而愈发的沮丧起来。
  而我此时的心情,却怪异到了极点。按照古籍上的说法,我体内这股奇异灵力,能将崂山掌教的命宫修复,应该就是神祗之力,也就是仙人手段了,可我只有冲举修为,距离霞举飞升还有非常遥远的距离,为何会具备这种力量?而且我曾多次尝试,这种力量只能用来疗伤,根本无法以之御敌,与所谓的“仙人手段”,显然有极大的距离。
  这些怀疑仍在,但有一点我基本上确认了,这股力量绝非我自己修行所得,应该是血脉之中觉醒出来的东西,也不知是帝喾还是妖帝夋留下来的。

  不管怎么说,总算对这股奇异力量有了些了解,我也算是不虚此行了。至于崂山这几位长老,我自然不会将实情告知,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种奇异的力量,远超我如今修为,若是传出去,一心想飞升的张天师、李老会长这些人,恐怕不惜一切也要从我这里得到这股力量,以此来参研仙人之道。
  略一思索之后,我便随口胡诌了一个说法,将古籍交还给崂山长老,开口道,“神袛之力自然无从找寻,不过我刚才又冒险深入探查了掌教的命宫,发现掌教真人昏迷之前,预留了一股力量与阳神之内。我将那股力量激活之后,此时他的阳神已经逐渐苏醒过来,接下来只要能增强阳神力量,让其自行修复命宫,情况倒是没我之前想的那么坏。”
  此言一出,众人先是一怔,旋即便欢喜起来,齐齐朝我躬身施礼,忙开口道,“实在是多谢周先生了,此番若能救治掌教真人,我崂山上下,定会谨记周先生大恩!”
  我并未在意他们的漂亮话,心里估计了一下崂山掌教修复命宫的时间,便开口告知众人,说增强阳神需要数日之功,这几日我需要绝对的安静,让他们为我护法,并防备妖兽。
  此前对我还多有嫌隙的众位长老,此时已是再无龃龉,闻言立刻便点头答应下来,旋即又问我还有什么要求,得知没有其他要求之后,便立刻集体退出了宫门,戍卫在外。
  方才的话只是随口拿来应付他们的,事实上崂山掌教这边已经不需要我操行,只需静等他醒来便是。
  命宫和阳神,都是修行者性命最深处的东西,外力的刺激,远不如自行恢复来的快捷,所以,根本无须我多做什么。
  至于借故让他们离开,一来崂山掌教必须得几日时间才能醒来,这几日时间我也无法离开,只能留在这里。二来则是经过方才之事,我对体内那股奇异灵力好奇到了极点,迫不及待想要研究一番。
  待众人离开之后,为防万一,我特意在周围布下了巫炁屏障,这才尝试着调动体内那股奇异灵力,小心的观察研究。

  一晃便是数日过去,就如我交代的那般,这几日根本无人前来打扰,但我悉心研究之下,却依旧没能摸到这灵力的奥秘所在,想来应是自己修为相差太远的缘故。
  我早有这种心理准备,倒也没有多少失落。待到第四日正午时分,一直昏睡着的崂山掌教终于有了动静,睁开了眼睛,从床上坐了起来。
  日期:2018-06-21 18: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