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259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等他再出现时,人已经来到了酒店的三十二楼,身上的衣服也变成了黄色的服务生制服。
  刘若松套房正上面的那间是3208号,而他则用通用房卡打开了3207号房间。
  隔壁就有两名情报局特工,他尽量把一切动作的声音放到最低,来到窗前推开窗户,探出了头去。
  左边和下面的房间都没什么动静,他想了想,又把身子缩回来,径直走进了卫生间。
  3208房间里的两名特工正在无聊的吃着东西,忽然听到隔壁有什么声响,顿时齐齐一惊,几乎同时掏出了手枪,其中一人对着领口的通话器问道:“狐獴!狐獴!查一下,3207房是否有房客住进来。”
  片刻后耳塞里传来回答:“蜜獾,3207并没有开房记录;重复,3207没有开房记录。”
  两名特工对视了一个眼神,之前询问那人就又对着通话器说:“3207传出动静,蜜獾6号现在过去查看。”
  说完,他枪口微微向下,打开了房门。确定楼道安全之后,他闪身出去摸到3207房的门前,凝神倾听片刻,便对身后负责警戒的同事使了个眼色,然后掏出了酒店给的通用房卡。
  滴的一声轻响,门锁打开,他并没有选择立刻就冲进去,而是轻轻的将门推了开来。
  之前在布防的时候,他就已经检查过附近的房间了,3207是一个不大的标准间,除了卫生间之外,站在门口一眼就能看到大部分的内部景象,远比冲进去要保险的多。

  他没有看到任何可疑的人或物品,但卫生间里却有流水声传出,像是有人正在里面洗澡。
  皱皱眉,他打手势让同事原地等待,然后蹑手蹑脚的走进房间,举着枪一步步来到卫生间门前。
  下一刻,他猛地拉开了卫生间的门,手指也同时扣住了扳机,做好随时开枪的准备。
  然而,卫生间里却什么都没有,只有盥洗池的水管在哗哗的向外喷水,而地面的瓷砖上还躺着一个孤零零的水龙头。
  他松了口气,收起枪捡起龙头,对通话器汇报说:“警报解除,3207房的水龙头坏掉了,让酒店派人来修吧!”
  话音落下,他的同事也走进房间,好奇地问:“水龙头怎么会坏掉?这里可是全夷州最豪华的酒店之一啊,日常维护也会这么差劲的吗?”

  “谁知道呢?”
  他耸耸肩,把水龙头丢进盥洗池,转过身,忽然眼角余光瞥见了房门上面有什么东西,神色大变,张口刚要示警,两抹细微的寒光飞来,他和他的同事就双双晕倒在了地上。
  萧晋随后从房门上方跳下,呼出口气,一手夹一个,将两名特工带回到他们的3208房间。
  接着,他趴下身,耳朵紧紧贴着地板。片刻后,他起身迅速把床单卷起,结好绳结试了试坚韧程度并在床角绑好,然后推开一扇窗户,灵猫一样跳了出去。
  楼下的总统套房很大,主次两间卧室分布在客厅的两边,还包含一间休闲娱乐厅和一间会客室。

  萧晋刚才听得很清楚,套房里一共有六个人,三人在中间,三个人在左边,右边的那间卧室是空的,而他跳下的方位,就在那间卧室的窗外。
  用内力震断窗闩,他悄无声息的钻进去摸到房门前,耳朵贴上去再次确定了外面那三名特工的方位,便左手猛地把门拉开,同时右手将三枚银针甩了出去。
  可怜那三人连惊讶的表情都没能来得及做完,就丧失了对身体的支配能力。
  萧晋这才松了口气,一边过去将他们一一弄昏,一边自娱自乐地嘟囔道:“还好还好,没有手潮,老萧家的面子算是保住了。”

  搞定了三名特工,又拿出其中一人的耳塞放进耳朵,他施施然的来到左边那扇最大的主卧门前,双掌一推,华丽的实木大门便向两边敞开。
  房门正对着一张硕大的床,上面堆满了洁白如云的床具,而就在云朵中间,有三个赤条条的人正陷在里面,一男两女。
  男的面相稚嫩,自然就是刘若松了,而那两个女人则一大一小,大的三十多岁,小的十五六岁,看眉眼两人十分相似,显然关系非同一般。
  女人乍一受惊,总是要尖叫的,萧晋当然不会给她们这个机会,又是两枚银针飞过去,就什么都解决了。
  关上门,他掏出一把装了消音器的手枪对住表情惊骇的刘若松,呲牙笑道:“刘少艳福不浅嘛!这么高质量的母女花,有钱也是可遇不可求的哦!”
  刚看到手枪的时候,刘若松的第一反应只有恐惧,但一听来人的声音和口气,眼珠子顿时就瞪圆了,表情也变得疑惑起来。

  “你……你是萧晋?”
  萧晋呵呵一笑,拉了张椅子在床前坐下:“你猜!”
  还用猜吗?这么贱的说话方式,摆明了就是那个唯一让自己吃过瘪、恨的咬牙切齿的王八蛋嘛!
  刘若松的脸色立刻黑了下来,也不管他是怎么改变的容貌,怒声道:“姓萧的,一直以来,我对你可算是仁至义尽,你还要怎样?”
  “就知道你会说出这样的话。”萧晋摇头,“你们这种人的逻辑都很奇葩,好像做错了事只需要认个错就可以了,别人不原谅不宽容就是得寸进尺,凭什么?要是世界有这么简单的话,就不会有丨警丨察和法律了。”

  刘若松冷笑:“所以,你手里的枪就代表法律了?”
  萧晋呲了呲牙:“不,刘少别忘了,我是华夏人,不是夷州人,在这里,我是个典型的法外之徒,可以随心所欲的。”
  “你真的敢杀我?”
  “你猜?”
  刘若松想起昨晚萧晋在拍卖会上的嚣张,再结合他此时话语中的模棱两可,心中便有了些谱儿,一脚一个将两边那对不能动的母女踹下床,扯过被子遮住下身,坐靠在床头点燃了一支烟。
  “既然萧先生敢冒天下之不韪得罪夷州情报局,想来今天我是很难轻易脱身了。”他神色淡然地说道,“那咱们就别浪费时间了,你想要什么?说出来,这世界上值老子一条命的东西,还真没有。”

  “哎呦喂!小话儿讲的够牛B啊!”萧晋嗤笑一声,“希望你是真的B,而不是装B。”
  刘若松不屑的吐了个烟圈:“少废话!是爷们儿就赶紧说!”
  “我要一组密码,核弹的密码。”
  “咳咳咳……”
  刘若松立马被烟给呛着了,半天才缓过劲儿来,憋红着脸不敢置信的望着萧晋。“你……你说什么?”
  “别装了,你爹要干的事儿,以及你跟谷同光和劳新畴之间的协议,小爷儿已经一清二楚。

  另外,稍微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核弹虽然牛B,但它却比一般的丨炸丨药要稳定的多,如果没有特殊装置引爆的话,就算把核弹头丢进弹药库,然后再扔进去一颗手雷,它顶多也就能起起石头的作用,砸死个把人什么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