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300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6-19 18:59:22
  第303章 千钧一发
  听到“鸭蛋”这两个字,皮六有种莫名的失落感。他不知道该如何对黑蜘蛛讲鸭屎的事情,更不知道该如何说宁十三的事。黑蜘蛛人生中最重要的两个男人都已经不在了,皮六不敢让她回微山,但是皮六很了解黑蜘蛛的脾气,她要是想回去,谁都拦不住。
  “你不生鸭屎的气了吧?”皮六笑着说。
  “这个混蛋,如果师父有个三长两短,我肯定不会原谅他。”黑蜘蛛道,“不过,看着鸭蛋,又觉得对他恨不起来。”
  “如今,天寒地冻的,你还是在这里过冬吧。年后天暖和了,再回山东。”皮六道,“我回头帮你安排。”
  “不用了。我的身体应该扛得住,过几天,我就回去。”黑蜘蛛道,“师父看到鸭蛋肯定很开心。”
  “你的身体扛得住,孩子扛不住。你就别再执拗了。”皮六道,“你继续在医院待着,年后再回山东。”
  一听孩子扛不住,黑蜘蛛立即心软了,笑着说:“你说我怎么连孩子都想不到呢?也好,天暖和了再回去。”

  “你让鸭屎来看我们吧。时间长了,别让他有什么误会。”黑蜘蛛道,“鸭蛋的事,他一直不知道。应该跟他说一声了。”
  皮六有些不舒服,脸色非常难看,叹口气道:“这些事情你就不要考虑了,在这里好好休养一下身体。”
  黑蜘蛛早已敏感地觉察到,微山一定出大事了。如果她立即与皮六争吵,估计什么都打听不到。她也多了个心眼,没有继续逼问。
  “你在西安待多久?”黑蜘蛛问道。
  “我今天就出发去济南。”皮六道,“我大哥的一部分人调到了济南,父亲的人一部分调到了江苏,还有一部分调到了河北。父亲留一下一些精锐,秘密屯在济南,我去接管这些人,与微山的士兵汇合。”
  “发生了什么?”
  “少帅和杨将军兵谏委员长之后,少帅被委员长软禁在了南京。父亲临时接管了部分重要的军事权力,但是委员长将东北军调往了不同的地方。估计,很快东北军就被一点点吞并了。”皮六道,“这个国家,面临危亡了,内部还斗得不可开交,没什么希望了。”
  “呵呵,”黑蜘蛛冷笑了下道,“微山不是一样吗?微山该多大的一点地方,斗来斗去,斗了那么多年,大家得到了什么?尤其是师父,当了县长,又能如何?只不过是比之前更忙碌了,老得更快了。”
  “好了,我不多说了,我马上要走了。西安这边,已经没有我们家的势力了,所以没有合适、安全的地方让你住。你暂时在医院里待着,这里比较安全。即便是有一天日本真的打过来,他们一时半会也过不了黄河天险。”皮六继续说道,“万一打起仗来,你就不要再回微山了,为了孩子考虑,千万不要回去。这个你一定要听我的。”
  突然皮六说要打仗了,黑蜘蛛立即觉得极为不安。她从未见过打仗是什么样子,但是在微山经历了了各种各样的血雨腥风。她冥冥中意识到,一旦打仗,根本不是微山的小打小闹,多半是民族危亡的事情。
  黑蜘蛛将熟睡的鸭蛋放到了婴儿床上,给孩子盖上了小毛毯。她支起身子来,走到皮六身边,双眼有泪水在打转。如果皮六真的上了战场,到底能不能再见他还是问题,更不用说再让他做什么事情了。
  当年,抗击赵嬷嬷前,送别黑蜘蛛的时候,皮六曾经抱过她。当时,她并没有生气。在她眼中,皮六是自己生命中一个特殊的人。有鸭屎在,皮六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走进自己的内心。他有时候像是黑蜘蛛的兄长,有时候像是她的小弟。
  黑蜘蛛此刻脑子里很乱,各种画面不断闪现。她回忆起皮六这些年点点滴滴为她做的事情,禁不住泪流满面。
  皮六身穿军大衣,敞着怀站在她旁边,一把将她拉进了怀里,用大衣紧紧裹了起来。黑蜘蛛凉凉的脸,贴在皮六热热的脖子上。
  皮六眼圈发红,眼中似乎有泪,但是他强忍着,泪没有流出。
  “如果真的打了仗,你千万不要逞能,好好活着。将来,你一定能找个比我好得多的女人。我不是什么好人,也配不上你。以后,不要对别人女人太好。”
  皮六没有说话,只是把她抱得更紧了。
  皮六走后,黑蜘蛛坐到床边上大哭了起来。这么多年来,她一直很要强,从未如此痛哭过。从皮六的表情以及他情绪的细微变化,黑蜘蛛已经猜测,鸭屎多半是死了或失踪了。如果鸭屎还在微山,皮六只要说一两个细节,鸭屎就会奋不顾身地立即来到西安。
  此外,让皮六与黑蜘蛛来西安是鸭屎的计策,只要他有机会,也会立即来西安与黑蜘蛛相聚。黑蜘蛛与鸭屎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对他摸得是比较透的。皮六一个人回来,还不愿意提微山的事情,黑蜘蛛早已心如明镜。
  话分两边。当佛朗索瓦出现在鸭屎眼前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很可能没有死。弗朗索瓦点了点头,让苏菲走了出去。他关好门,握着鸭屎的手,笑着说:“小老弟,你终于清醒过来了。”鸭屎已经很久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温情了,顿时极为感动。
  “我还在上海吗?”鸭屎问道。他随后努力抬起头,看了看周围。他的视力很好,可以看清楚周围的细节。很显然,这里与弗朗索瓦在上海的别墅完全不同。他可以从周围的气味分辨出这里与他所熟悉的地方有区别。
  “这里是越南。”弗朗索瓦笑着说。
  鸭屎努力想抬起头,但是无论如何都抬不起来。由于过于激动,他胸部感觉极为疼痛,随后咳出了一口血。

  “越南是什么地方?”呼吸顺畅了后,鸭屎问道。
  “中国南边。”
  “香港?”
  “香港南边。”
  鸭屎沉默了,过了半天说了句:“我们不在中国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