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姨子来到家里之后》
第245节

作者: 郑释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潘虹有点生气了,道:“大嫂,你说话也太难听了吧!你是想让他们兄弟俩打起来是不是?那我长话短说,你跑去金花家里对着二狗子的女朋友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的事情,我就不多说了,我现在告诉你的是,二狗子的这个女朋友不是普通人,人家是**,家里当大官的;前段时间还有个大校朋友来看她,你道怎么的?当时就有村民骂了那苗村长一句,结果她朋友直接拿出刀,差点把人家脑袋给砍了!

  大校,你知道是什么吗?
  是军队里的大官,司令员,手下千军万马,行军打仗,拿着枪拿着炮的,你说你何梅能干的过人家吗?
  还有,不说远的,就说近的,人家的二姨就是青山镇的卫计办主任,那是什么官你也不知道吧?就是专门管小兰那个医院的,官比他们医院院长还大,小兰你现在还不是编制内的正式护士吧?能不能转正,只要人家一句话。
  好了,别的我也不想多说了,反正要死要活,你自己看着办,大哥,我先走了,大志还等着我回家呢!”
  何梅听完之后,傻愣愣的定在那里,过了好一阵,说:“我明天再去找金花。”
  崔小兰赶紧道:“妈,你再去闹,我的工作不要了?”
  崔大民也怒道:“闹闹闹,你就知道闹,闹出祸事了我看你怎么办。”
  何梅道:“你们当我缺心眼啊?我明天不是去闹,我去拉拢关系,我去求你妹妹,这下放心了吧!”
  再说刘长青。
  在九曲十八弯的溪水边,先是拉着唐芸的芊芊玉手走了好长一段路,之后又背着她。
  虽说没有亲嘴啊什么的,但是那种心跳的感觉麻滋滋的,很是让人回味。
  他感觉手指间还留着唐大校花身上的初子芳香。

  他重新回到卫生所,花了一个多小时将所有的药材全部浸泡成天地根酒,泡好的药酒全都放在一个单独的房间里,上锁,这才走出卫生所,一摇三晃的朝家里走去。
  正走了没几步,结果就听见一个女人的声音大声喝道:“滚开,我快到家了,你再跟着我,到时候小心我婆婆砍死你。”
  一个流里流气的声音说道:“哎哟,我说香君,你要威胁我,也找个有实力的,你婆婆都是半只脚踏进棺材的人了,给她一把屠龙刀,也砍不死我吧!香君,你现在变寡妇了,让我照顾你不好吗?你知道的,我很早以前就喜欢你了,现在你老公死了,是天意,天意让我来照顾你,天意难违啊,香君!”
  刘长青微微一怔,原来是李香君回来了。
  自从陈大柱死后丧葬,李香君就回了娘家,算算时间已经好几个星期了,是该回来了。
  这是青山镇三十三山的规矩,当然也是迷信,说是丈夫横死,妻子是不能守灵的,就连下葬的时候也不能在旁边,需要到娘家或者别的地方回避三七二十一天,也就是头七、二七、三七,说是怕横死的丈夫拉着妻子一起下地狱。
  知道是美女村花回来了,刘长青顿时一喜。
  而现在居然有个人纠缠他内定的村花姑娘,刘长青就不答应了。
  黑暗中,他冷冷一笑,粗着嗓子说:“大胆,夜半三更骚扰寡妇,该当死罪,天意让你三更死,你活不到五更,天意难违,你只能死了。”

  刘长青是听到那个家伙说什么天意难违,也就阴阳怪气的胡说一气,也说天意难违。
  只是声音变化之后,就连李香君都不知道说话的人是他。
  那男的原本是跟李香君同一个村的,叫任健,没什么正当职业,就是个痞子混混,纯粹的山村屁民;以前李香君还没有嫁人的时候就喜欢上了李香君,时常在她面前献殷勤,但他这样的人,性子懒惰又不学好,怎么能被李香君看上?没想到这次因为陈大柱横死,她变成寡妇回家避忌,却又遭来了此人的纠缠,甚至比以前还要变本加厉,非常讨厌,要不是李香君一直言辞呵斥,拼命跑,恐怕路上就要被用强了。

  “谁?哪个王八蛋装神弄鬼?给老子出来。”
  任健听到声音猛的回头,但是夜里黑乎乎,牛家村他也不熟,他哪里能发现躲在墙角的刘长青。
  刘长青倒是很想把夏青薇喊出来,去把那家伙吓出尿来,可是,嫂子夏青薇可不是他的工具,想用就用,这种小事还麻烦她,那太不应该了;于是他直接捡了几块小石头,唰的一下砸了一块出去。
  “啪——”
  正好命中任健的后脑勺。
  砸的他好生疼痛。

  “啊——”
  任健一声痛叫,更是骂骂咧咧。
  可是,下一秒,又一块石头砸过来,这回更惨,正中他的嘴巴。
  任健感觉门牙都要被砸断了,上下嘴唇更是痛的麻木,伸手一模,湿乎乎的,就算在黑暗中看不分明,他也知道是被砸出血来了;一时间又惊又怕,最恐惧的是他根本不知道石头是从哪里飞过来的。

  可是接下来,又是咻咻咻的飞出几块石头,不是砸中脸,就是砸中脑袋,脑袋上都被砸出血了。
  “香君,我们是不是遇见鬼了,快点跑!”
  任健满脑袋都感觉痛,又很是恐惧,要去拉李香君的手。
  但是李香君赶紧躲开,说心里话,她也有点害怕,不知道那个砸石头的是什么人,或者什么鬼!而这时,又一块石头飞来,这次重重的砸到了他的鼻子,任健一声痛叫,顿时鼻血长流。
  “调戏寡妇,罪有应得,判你被乱石砸死,死入无间地狱!”
  “啪啪啪……”
  “啊——”
  任健受不了,哪里还顾得上李香君,赶紧抓起自行车,跳上车就跑。
  饶是如此,后背还被砸了好几下,感觉淤青都被砸出来了。
  借着朦胧的月色,看见任健满头包的落荒而逃,刘长青轻轻笑了起来……刚才用石头砸的把戏,几乎每一颗都不落空,这不是运气好,而是辛苦练出来的,夏青薇教给他的千针打穴手,除了用手指打穴,用银针刺穴,还有一种方式是银针飞穴,就是用银针隔空刺敌人的穴位。
  把银针扔出去,精准的刺对方的穴位和经脉。

  这种手法比实打实的打穴就要难得多了,需要借助青莲内劲,现在他虽然有了青莲内劲,也能外放了,但其实还做不到银针飞穴,但是砸石头是没问题的;而千针打穴手的第一要素就是快准狠,准心是非常关键的,他之前在山上就用各种小石头训练准心,现在就算做不到百发百中命中红心,但是偏差也不会大到哪里去。
  李香君心里也发毛,忍不住想,难道真是大柱死后来找自己了。
  这时大着胆子问了一句:“是……是谁?大……大柱吗?”
  刘长青玩心顿起,沉着声音道:“嗯!”
  “啊——,真,真是你啊,你你你……”
  “哼,你居然半夜三更,和男人私会。”
  “我我我,我没有啊,是……是那个家伙缠着我,我已经拼命跑了……”李香君吓的脸都白了,说话哆哆嗦嗦。
  刘长青见她怕的厉害,也就不想再吓她了。
  唰的一下冲过去:“是我啊!”
  “啊——”李香君一时没看清,吓了一跳,扔了自行车就跑,刘长青连忙抓住自行车手柄,笑嘻嘻的说道:“香君姐,是我,长青,瞧把你吓的,自行车都不要了!”

  李香君听清刘长青的声音,这才恍然大悟。
  刚刚的恐慌情绪尽去,蹬蹬蹬跑过来,嗔恼的在他腰上拧了一下:“原来是你这个坏蛋,故意在这里吓我,我还真以为是哪里冒出来的死鬼呢!”
  但是,拧了一下之后,心里又变得甜丝丝,热乎乎的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