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63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哟,这就帮着说话了,周大乾,你给我搞清楚了,这是替你儿子选媳妇,不是给你找小三,看把你激动的,又是添茶又是倒水的,老娘还没死呢!”白秀英把菜篮子往边上一扔,咬着牙叫道:“一点规矩都不懂,在客厅坐着动都不动一下,也不知道来厨房看看有什么帮得上手的,你瞧她那样,十只不沾阳春水人似的,肯定啥都不会做,又没眼力劲儿,手上又没活,嫁给我儿子,那不得亏死了。”

  周大乾一听,好像又有那么几分道理,皱着眉头叹道:“嗨,现在的年轻女孩子有几个会做这些事情啊,以后跟我们儿子结了婚,不是有你这个婆婆吗,以后住在一起,你慢慢调教调教不就好了吗,你想想,厂里有我看着,家里有你看着,那还有管不好儿媳妇。”
  “你看看你那两眼冒贼光的样子,儿子上不上心我不知道,反正你个老家伙是贼心不死!”
  “废话!”周大乾脸一黑,骂道:“你瓜婆娘还要不要脸啊,老子都多大岁数了,老子不把人喊回来,靠你那个儿子什么时候能找着媳妇,什么时候能让我们抱孙子。你个头发长见识短的东西,再逼叨逼,老子一巴掌扇死你。”
  被周大乾臭骂了一顿,白秀英这下子把火给全都准备撒在周芸的身上了。
  可怜周芸还什么都不知道,要是听着这些话,不知道会不会吓死。
  就在这时,周大乾看看时间,这都快六点了,那个兔嵬子怎么还不回来啊?
  拿起电话,正准备打一个问问人在哪儿,突然传来一阵开门声,然后就听到有人喊道:“我回来了!”
  正在手机上看些资料的周芸听到这声音时吓了大跳,赶紧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冲门口那个发际线长在天灵盖上的黑框眼镜男尴尬地笑了笑。
  黑框眼镜男一见周芸,眼珠子都瞪大了,这……这……这个女孩子好漂亮啊,可这不是我家吗?她是谁啊。
  这时,周大乾赶紧跑了出来,拉着黑框眼镜男冲周芸介绍道:“小芸啊,这是我儿子周宏,你们年轻人啊好好认识认识,多聊聊,周宏,好好招呼周芸,人家又年轻又漂亮,优秀着呢!”
  周芸看到周大乾那一脸暧昧的样子,她就知道完蛋了,这特么不是想当工段长,是想当机械厂的太上皇啊!
  周宏是能源工程专业的硕士研究生,在野外作业处高压裂作为公司二队当了五年工程师,据说下一步有可能要提副队长了。
  这就是周大乾和白秀英人骄傲的理由,逢人便夸,说他们的儿子将来是有机会当南方勘探局野外作业处总经理的。

  周芸就坐在周宏的身边,她能感受到这个大男生的拘谨,是的,是大男生,因为他说的每一句话,做的每一件事,都得让周大乾帮他起个头,然后再由白秀英在旁边爱搭不理地怂恿两句。
  比如现在,周大乾见周芸半天不动筷子了,于是瞪着周宏吼道:“你傻啊,快给小芸夹菜啊!”
  “哦!”周宏这才反应过来,赶紧拿起筷子在嘴里抿了两口,然后夹起一片凉拌的白肉来冲周芸道:“这是拌的我妈的肉,不不不,这是我妈拌的白肉,我从心最喜欢吃了,你尝尝……”
  这举动吓得周芸把碗一下子端起来差点离席了,拒绝道:“不用不用,我自己来,对不起对不起,我自己来就行了。”
  那块被夹起来的白肉悬在半空当中,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最终还是被周宏放回自己碗里,干笑了一下,然后塞进自己嘴里给嚼了,顺便无奈地看了自己爹妈各一眼。
  这一下子气氛整个就不好了。周大乾轻轻地叹了一声,瞅着那不争气的儿子,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可是白秀英就不干了啊,她就这么一个儿子,从小宝贝着,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儿子受委屈呢?

  砰!
  白秀英重重地把碗往桌子上一跺,横眉怒眼地哼道:“周芸啊,平常在家,你爸妈跟你一起吃饭吗?”
  周芸被这砸桌子的声音吓了一跳,再瞅瞅白秀英那来者不善的样子,放下碗筷说道:“他们都很忙,平常也不一块儿吃,这两年我一直在外边工作,也没回去过,好长时间都没见了。”
  一听这话,白秀英哼哼一笑,说道:“这就难怪了,这个饭桌上呢,夹菜是礼貌,人家给你夹菜啊那是关心你,你总得接着不是?”
  周芸淡淡地说道:“阿姨,这是我的问题,对不起了,主要是我们家从小都用公筷夹菜,也没有谁给谁夹菜这么个习惯,上了大学后又是自助分餐式,所以这习惯就这么保留着,我没觉得什么地方不好的。”
  白秀英被怼了,脸色一下子就更不好看了,不过这老娘们平常可不是什么善茬子,优越惯了,输不了这口气,回头一笑,哼道:“这当领导的,就是不一样啊,说起话来这么有底气呢。周芸啊,这是家里,不是在你们厂里。不过也有一样的地方,那就是得讲规矩,你们厂里讲究上下级关系,这个家里就得分个尊卑。就拿这饭桌上来说吧,我和大乾呢是家里两个当家,我儿子呢,是家里将来的顶梁柱,你得知道啊,他当初可是以全校第一的名次考进了国家能源大学主体专业,在整个野外作业处里那也是凤毛麟角的存在,我们小区里的大妈们排着队的想给我儿子介绍对象呢,可是我们家老周一个劲地在我面前夸你,说你有知识有文化,配得上我儿子,对了,周芸啊,你是哪个学校毕业的啊?”

  “麻省理工!”
  “啥?”白秀英眉头一皱,叫道:“麻省,我们国家还有个省叫麻省?不会是麻栗坡县的理工大学吧?”
  “噗……”周宏一口汤没包住,喷了一桌子都是。
  白秀英满脸爱的责备,起身拿着纸一边擦着周宏的嘴一边说道:“看看你,这么大个人了,怎么喝汤还呛着啊……周芸啊,这女人啊强势了没什么用,你看看这半天了,你也没个反应,这些照顾男人的事儿啊是女人应该做的,你这点眼力劲,怎么让我放心把儿子交给你啊?”
  “打住!”周芸双手一交叉,终于是忍不住了,说道:“阿姨,本着对你的尊重,但是又不想你误会的情况下,我得声明,今晚来这儿吃饭,只当是老师的邀请,如果知道是相亲,我肯定不来。这第二,您儿子再优秀,他只属于跟他看对眼的女人,对不起,我不是那个女人。还有就是女人只配什么相夫教子的话就别再提了,那是你的命,跟我没关系。”
  “你你你,你什么意思啊,你是看不起我儿子是不是,你一个小县城里的大学能跟我儿子的名牌大学比?”
  见白秀英这么一闹,周宏的脸都挂不住了,叫道:“妈,你别丢人了行不,人家那个大学是国外的名牌,我跟她一比,差得远呢。”
  “什么?”白秀英那张脸跟吃了臭虫一样,不过转念一想,国外了不起?不还是个女人吗,早晚不得生孩子回归家庭?

  此刻这顿饭看来是吃不下去了,周芸真是被这个迷之自信的妇女给搞得头疼,鬼火噌噌地往外冒。
  叮玲!
  手机一响,周芸赶紧拿出来一看,银行到账……二十六万?
  咝!
  周芸倒吸了一口凉气,这钱应该跟方长有关系吧,于是没顾太多,饭桌上直接拨通了方长的电话。
  “喂,大厂长!”
  一听这有笑意的声音,周芸百分百地肯定这钱跟方长有关,于是冲他喊道:“在哪儿?”
  “你在哪儿,我就在哪儿啊?”
  周芸心头一颤,暗骂这死家伙不早点救场,于是哼道:“在小区门口等我,我马上就下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