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255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晋自然不会跟这种二傻子一般见识,丢掉筷子,用手撕下一条鱼肉塞进嘴里,嚼着问易烈:“你很喜欢这小子?”
  “让萧少见笑了。”易烈说着,将另一条处理好的石斑鱼放在烤架上,又道:“小善算是我半个徒弟加半个弟弟,平日里娇惯了些,还请萧少不要介意。”
  “弟弟?”萧晋笑道,“听你这口气,应该是半个儿子吧?!”
  易烈往鱼身上抹着酱料,微笑不语,算是默认了。
  “那他要是死了,你一定很伤心。”
  易烈的动作猛然一僵,冷冷的看着萧晋说:“萧少,我知道您很有本事,如果您想要弄死小善的话,哪怕身陷囹圄也一定能够做到。只是,刚刚您还在大义凛然的指责我家少爷,现在却要因为几句言语冒犯就动了杀机,不觉得很可笑吗?”
  萧晋摇头:“不,你把这两件事的概念混淆了。易思鼎该死,是因为他做了该死的事情;而你这半个儿子该死,则是因为他心中只有易家、只有命令!说白了,他就是被当做死士来培养的,将来伤害无辜可以说是百分之百必然会发生的事情,这难道还不该死么?
  易烈,你是易家培养出的最后一代还有是非道德观念的护卫,这一点你自己也很清楚对不对?否则的话,你也不会带着他这么一个不稳定因素来执行重要任务了,无非就是想让他进入易家核心的法眼,从而摆脱掉死士的悲惨命运,不是么?”

  易烈眼中掠过一抹感伤,继续烤鱼。“萧少的意思是,我做错了?”
  “想法没错,父亲疼爱自己的孩子永远都不会错。”萧晋拎起酒瓶灌了一口,说,“但你不该带他来抓我,他还没这个资格。”
  易烈苦笑:“我确实错了。我原本的初衷是想带他出来见识见识向您这样的大家精英,让他明白豪门义士跟草根英雄的区别,也好让他贫瘠的心有所感触,不再活的像个只知道听命行事的机器。
  可惜,现实总是不遂人愿,我们一到夷州,就听到了你要贩毒的消息,瞬间就导致他对您的印象降至谷底,哪怕最后事实证明您并没有堕落,我也不知该如何向他解释了。”
  萧晋闻言,眼底便浮现出一丝惋惜之色,诚恳的看着易烈说:“假如,我是说假如有获得自由的机会,你会抓住吗?”
  易烈一怔,继而摇头大笑:“多谢萧少看得起我,但很抱歉!易烈自记事起就在易家,这三十多年深受家族养育教诲之恩,如果仅仅只是因为理念相悖便轻易背叛,想来,萧少也会看不起我吧?!”
  萧晋失望的叹息一声,“好吧!我要是再说什么‘良禽择木而栖’的话就是羞辱你了,都说人生难得一知己,但在我看来,有一个值得敬佩的对手更加难得!来,若是烈哥不嫌弃的话,与我大醉一场,如何?”
  “这是我的荣幸。”易烈说的十分郑重,却没有接他递来的酒瓶,而是转头唤了一声:“小星,再拿一瓶酒来。”
  萧晋眉头一挑:“怎么,怕我在酒里下毒?”
  易烈不好意思的点头:“萧少出身名医世家,用药手段神鬼莫测,当年李家少爷大庭广众之下出丑的那一幕,易烈至今记忆犹新。所以,还请萧少原谅我的不识抬举,重任在身,实在马虎不得。”
  这时,易星从船舱里走出来,将一瓶同样廉价的白酒放在易烈面前,然后无声的退到易善身边。

  “萧少,易烈不敬,必当自罚,请您担待!”易烈说着,用牙咬去瓶盖,然后仰脖就灌了小半瓶下去,然后猛地撴在桌子上,呼出一口酒气,大声道:“痛快!”
  萧晋笑笑,举起瓶子也喝了一口,说:“没想到易伯康都那么老了,眼睛依然毒辣,你确实非常适合独当一面。”
  “不说这些。”易烈摇摇头,“说说您吧!我很好奇,既然您不是去找那个劳新畴买丨毒丨品的,在他那儿搞出那么大的动静又是为了什么?”
  萧晋也不隐瞒,直接道:“我加入了国安,来夷州是执行任务的,对了,你们应该听说了裴易安的事情吧?!那就是我。”
  “什么?夷州江湖几乎人人喊杀的裴易安就是您?”易烈惊喜的大叫一声,然后便转脸冲易善说道:“听到了吗小善,这些天你一直挂在嘴边的纯爷们儿裴易安,就是萧少爷啊!”
  易善愣住,表情先是不信,紧接着便像是吞了一只苍蝇一样恶心起来。
  易烈见状就失望的叹了口气,萧晋反倒安慰他说:“没关系,不懂事的熊孩子都是这样的。”
  “没想到萧晋竟然就是裴易安,呵呵,小善,偶像幻灭的感觉如何?”易星调侃的问易善道。
  “我呸!屁的偶像!”易善啐了一口吐沫,不屑道,“老子要早知道是他,清晨抓到他的时候就该先给他一枪,妈蛋的,恶心死我了。”
  “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易星不以为然道,“萧晋是咱们易家的大仇人不假,可这并不能抹杀他做的事情值得竖大拇指,一个做了一辈子好事的人突然偷了一件东西,不代表他就变成了坏人,事情都有两面性,你不能什么都由着自己的心情来。”
  “老子管他好人坏人?就知道他是该杀的人!”易善梗着脖子道。
  易星无奈摇头:“你喜欢的就是白,你讨厌的就是黑,活的太简单了,也不知道是该羡慕你,还是同情你。”
  “当然是羡慕!”易善摇头晃脑的说,“像你们似的,这也考虑,那也顾忌,这种日子光是想想就头疼。对了……”
  说着,他突然压低声音,瞥着萧晋那边低声又道:“话说到这儿,我问你,以前烈哥是不是跟那个姓萧的关系很好啊?不但对他这么恭敬,刚才我不过是想收拾他一下而已,烈哥竟然就对我出手了。要知道,上次他发这么大火,还是几年前我练功不用心的时候呢!”
  “活该!”易星幸灾乐祸的笑着说,“烈哥仗义疏财的江湖性子,你还不知道吗?萧晋当年在京城的公子哥儿圈子里也是有口皆碑的,连大少爷都赞不绝口,烈哥会敬重他再正常不过了。而且,这还只是他对萧晋客气的一个基础前提,最重要的原因,还在于萧晋的身份。
  萧家虽说跟咱们家差距不小,但也是京城数得上号的家族,且跟各个大宅门的关系都十分融洽,我们自然不能把他当成普通人那样对待。
  说句听上去可笑的话,所谓豪门,活的就是一个身份,尊崇的地位是他们跟老百姓最大的不同,这一点从古到今一直都没有改变过。
  打个比方说,你知道为什么古代将军攻破他国王宫之后干的第一件事就是下令屠杀吗?因为王宫里的女人必然长得美艳,很容易让杀红眼的士兵犯错误,而一旦有人碰了那些女人,那个士兵和他的将军就一定都会完蛋,不管立了多大的功劳都救不了。
  王的女人,只有王能碰!同理,萧晋即便成了咱们的阶下囚,那也是萧家的少爷,是杀是剐,是蒸是煮,也都由老祖宗说了算,你、我、包括烈哥都没有处置他的资格。否则的话,就说明你对于他们的地位没有丝毫敬畏之心,这可是相当犯忌讳的事情。”
  日期:2018-06-19 18: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