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710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眼下三年一次的军衔晋升工作提上议程,这次有三个上将名额,倘若黄将军不能抓住难得的机会,一年半后就要退二线了。
  将星闪烁,军衔晋升与地方官场一样也是金字塔型,越往上竞争越是激烈。和平时期大家都没有军功,那只有比资历、拚人脉,看谁带的部队演习表现好,军事创新多。
  据初步统计,有资格参与晋升上将竞争的中将共有十九人,从内部综合排名来看,黄中将名列中游,大约十名左右的样子。
  从内部透出的消息分析,三个名额中已有两个名花有主,即两位多年前在边境冲突中立有战功的资深中将,分别得到一号首长和两位军委副主席肯首,晋升上将**不离十。
  也就是说十八名中将争夺剩下一个名额。
  去年黄将军陪方晟参加过白家的家宴,有这个基础,通过容上校疏通,黄将军又跑到白家恳请白老爷子鼎力相助。
  白老爷子皱眉沉思良久,说晋升上将的难度堪比进政治局,关键在于各派势力的权力分配问题,坦率讲我也有老部下参与此次竞争,既然你找上门来了,我可以说服他俩退出转而投你一票,不过……对手也很强,单靠我的力量不见得有绝对胜算,你还要争取更多的支持。
  黄将军知道白老爷子担忧樊家势力从中阻挠,因为十八名中将当中,也有两名中将是传统意义上樊家嫡系。
  黄将军与樊家素无来往,与两名军委副主席更挨不上边,急得愁眉不展。当晚留在白家吃晚饭,席间长吁短叹,白翎听说后眼珠一转,把容上校拉到卧室悄悄说了方晟透过樊伟签署解除通缉鱼小婷命令的事。
  闻弦而知雅意,虽然白翎点到为止,容上校却猜到方晟肯定通过某种渠道与樊家建立隐密而特殊的联系!
  容上校帮老战友心切,却疏忽了白翎说一半留一半的原因,当然也因为方晟与樊红雨的关系太过隐秘,聪明如容上校都不会往这方面想。
  听完容上校的叙述,方晟非常为难。

  从容上校的语气看,应该不知道他与樊红雨有私情,说明消息虽来源于白翎,她只透露了一部分。
  但中将晋升上将的事非同小可,单单通过樊伟不行,非得由樊红雨直接找樊老爷子,否则份量不够。
  问题是,以樊老爷子的精明——之前樊家就怀疑臻臻的亲生父亲另有其人,肯定猜到其中的关系。
  估计以樊老爷子的性格当场就要炸掉!
  樊老爷子素来以火爆焦躁著称。文丨革丨期间红卫兵冲击军区,要把军区领导们揪到万人大会示众。樊老爷子拍案而起,说士可杀不可辱,架起机枪,拉出坦克,谁敢越过红线半步格杀勿论!
  结果红卫兵真没敢越过那道红线,四五千人挤在红线外叫了半天口号,悻悻离开。

  樊老爷子有炸的理由。
  第一,樊伟与白翎有娃娃亲之约,然而方晟却把白翎给睡了,关键是不给名分却生了个儿子;
  第二,樊白两家势如水火,去年方晟相当于以女婿身份参加白家家宴,把原本秘而不宣的关系公布于众;
  第三,两大军方巨搫,你方晟各睡一个,各生一个孩子,到底想干什么?
  然而黄将军这件事又不能不帮。
  且不谈容上校亲自出面,之前黄将军帮了几件事都是毫无保留的,尤其两次双规都挺身而出,根本没考虑回报或政治利益,这一点难能可贵。

  从远景分析,白老爷子退出军委后,大儿子白杰礼长期负责秘密军工生产,难以脱颖而出,担子都压到白杰冲身上。虽说多方努力下白杰冲成为大军区正职司令,毕竟独木难支,需要有呼应和配合的伙伴。
  黄将军是最理想的人选。
  方晟想得更远的是,倘若樊家肯帮黄将军顺利晋升上将,黄将军就成为平衡和协调樊白两家的支点,避免误解和冲突的发生。
  思前想后,方晟道:“黄将军的忙我是帮定了,也会尽力促成,但晋升上将非同小可,我的面子够不够、人家买不买账,还有樊老爷子是否愿意让出这个名额,都很不确定,因此……”
  容上校截口道:“我明白,只要你肯出面推动此事,黄将军就感激不尽,这种大事儿哪个敢打包票?”
  方晟感谢她的理解,正准备结束通话,突然想起陈皎的事,连忙说:“咳咳,其实今晚我正准备打电话给您,唉,没想到这么巧……”
  遂重拾陈景荣的话题,将来龙去脉说了一遍。
  容上校笑道:“对黄将军来说小事一桩,这个节骨眼上他低调务实得不得了,哪敢轻易得罪人,还是政治局常委?他明白怎么做。”
  夜里方晟没怎么睡,脑子里反复琢磨一个问题:
  怎么对樊红雨开口?!
  对于这段私情,樊红雨采取严防死守的态度,即使樊伟一直怀疑,还是在她为帮鱼小婷恢复自由的前提下才不得不承认。
  但要在樊老爷子面前承认这件事,性质可就不同了。
  兄妹之间天大的事都担得住,樊伟知道真相后也就恼怒了两分钟,内心还是偏袒妹妹的。

  但樊老爷子不同,他代表整个樊氏家族,又是樊家军方利益的代表,考虑问题的立场、角度、方式都跟樊伟迥异。
  尽管老爷子极其疼爱臻臻,若得知亲生父亲居然是方晟,把樊红雨逐出家门都有可能!
  方晟觉得这层纸迟早要捅破,黄将军的事或许是个契机,问题是樊红雨是否愿意呢?
  省委常委会还没结束,陈景荣处理决定被退回银山市委重新审议的消息已传遍开来。
  正反两方面都能解读。一方面说明陈景荣相当有背景,犯这么大的事换别的干部早被拿下了,偏偏他能一拖再拖,连省委常委会都无法定夺;另一方面说明这件事的水很深,在银山市委已经形成决议的前提下,省委居然达不成统一意见,把矛盾又扔给银山,分明是甩包袱的做法。
  方晟也是风波的中心,不停地接各方面电话,不停地解释说明,核心只有一句话:都怪何世风不好!

  这个观点,肖挺也在会后第一时间向陈常委的秘书做了通报,委婉地表示何世风貌似中立使得“从宽处理”的建议无法推动。其时陈皎也给陈常委打了电话,证实方晟所拜托的于道明、黄将军都发挥了坚实作用,有力顶住张泽松的攻势,否则场面有可能失控,形成一边倒的要求“严惩”的格局。
  “接下来你的想法是什么?”陈常委反过来考儿子。
  “目前银山市委陷于两难局面,从宽处理对各方面交待不过去,严惩又怕肖挺不高兴,”陈皎分析道,“我想请方晟继续从中协调,争取维持原有的决议。”
  陈常委嘴角带着一丝微笑,追问道:“然后呢?”
  “经历今天常委会的意外,肖挺也明白了张泽松是真正的搅局者,下次开会前肯定做足措施,把原本受误导的都拉过去,到时即使何世风还装模作样保持中立,哪怕投票表决也要通过!”
  “小皎进步了,”陈常委欣慰地说,“如果连打两次败仗,就证明肖挺能力有问题,身为班长都掌控不了常委会,还企求什么政治进步?马上分头打电话……方晟那个小伙子不错,堪当重任。”
  日期:2018-07-22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