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932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唰,唰”旁边泰勒手拄着小脑袋,挺八婆的问道:“电话里的这个女人是谁啊,怎么看你和她打电话的时候,都小心翼翼的呢”
  何征没好气的说道:“是我姑奶奶,行了吧?”
  何征入院后,不到一个星期,安邦的案子就开庭审理了。
  抛开大圈和高维成明争暗斗这个因素不说,实话实说这个案子很小,特别是在美国这个多种族,移民制的国家,一个运毒案简直太微不足道了,并不会引起很多人的关注,而美国的偷渡在九几年更是每分钟都在发生。
  所以,开庭后几乎都没什么人旁听,只有何征和泰勒在下面,而美国的司法部门根本都没什热情处理,要不是因为这案子还牵扯到一个杀人案,就更不会有什么关注点了。
  相对来讲,贡巴这个在纽约大名鼎鼎的律师出场,反到是才让陪审团和法官狠狠的吃了一大惊。

  “法官先生,陪审团成员,我的当事人秦军先生,是温哥华的知名人士,富商”贡巴现在就好像是个斗鸡昂着脑袋,目光相当有神,镇定的说道:“他不存在贩运丨毒丨品的因素,就算有,也不存在自己贩运的可能,毕竟他可以用大把的钱来雇佣人为他贩运”
  “从酒店的监控上我们可以看出来,这个服务人员,在不是酒店清理的时间内进入我当事人所住的房间,是有用意的这是酒店的证词和监控,请你们观看一下”
  “这个服务员,在我当事人被捕后的第二天,突然被人杀死在了自己家里,对了凶手已经归案,并且已经承认了自己的杀人行为”
  “至于说我当事人,偷渡,非法入境的问题,我请各位了解一下,他妻子在美国入院的情况,这是一个真实,伤感的爱情故事”
  贡巴叨逼叨的本事非常牛逼,完全达到了睁眼说瞎话的最扛鼎状态。
  就像之前贡巴说的,一个小破案了罢了。

  安邦被当庭宣判了,贩运丨毒丨品罪名不成立,偷渡和非法滞留由美国移民局接管,于一周之后遣返回温哥华。
  这个流程和之前贡巴预测的完全一致,是何征他们能接受的最好的结果了,只要人不被判,那遣返是完全能接受的。
  案子一宣判,何征,泰勒他们就松了口气,只要贩毒的罪名不成立人不被判在美国,那剩下的就都不是问题了。
  “谢谢您了,贡巴律师”何征别扭的伸出右手,拉着对方感激涕零的说道:“要不是您的话,这案子说不上怎么回事呢”
  “下次犯点有难度的案子找我,这个小案件不足以彰显我的手段,我的出场费可以不匹配我的身份,但案子必须要配,明白么?”
  何征憋了半天,伸出拇指说道:“霸气!”
  审判后的当天,安邦就被送进了移民局监管处,关进了一个类似小黑屋的地方。

  这种地方很有意思,不是拘留所更不是监狱,但人身自由都被限制在一个一百多平方的房间里,大概有几十人左右吃喝睡都在里面,上厕所的时候就报告,由外面的丨警丨察看着去洗手间,不能和外界联系,整天除了吃就是睡。
  这就是偷渡来美国后被抓住的待遇,人关起来等着排号,什么时候排到你了然后就遣返,从哪来的就再回哪去。
  安邦被关进小黑屋的时候,里面零零散散的有二十多个人躺坐在地上,这房间里面好像是个联合国,各色人种全都有,年龄参差不齐,几乎都面无表情,看见他进来后多数人都是抬了下眼皮,然后就又低下奥戴打盹,闭目养神了。
  安邦找了处空地坐在地上,正准备闭上眼睛眯一会的时候,离他不远有个三十来岁的亚洲男子走了过来,然后一屁股坐在他旁边。
  安邦看了他一眼,对方友善的笑了笑:“中国人?”

  “哪来的啊?”
  “温哥华”安邦回道。
  对方愣了愣,随即不解的问道:“这里面要么是偷渡来美国的,要么就是来了后海关都没过去就被遣返的,你从温哥华来的?哥们,你都已经到温哥华了还往美国跑干什么啊,都是北美有什么区别呢?”
  安邦笑了笑,随意的说道:“闲的呗”
  “哈哈·····”对方也没细问,伸出手说道:“这里就咱们两个中国人,认识下呗?我叫崔海来自湖北,你可以叫我大师”
  安邦握了下他的手,也没隐瞒自己:“安邦,以前是京城人,出来好几年了,哎?你这大师是怎么叫出来的呢”

  “大师,那自然是因为我啥都明白了呗,博学多才的意思”
  安邦顿时哈哈一笑,说道:“你什么都懂,那怎么还偷渡过来后就被抓了呢”
  “别他么提了,这就是一个忧伤的故事了”大师红着眼圈,略微有点哽咽的说道。
  安邦呆着没事就和这个大师闲聊了起来,扯的都是一些不着边际的话,对方挺能说的基本都是他嘴没停,安邦点头听着,两个中国人就在小黑屋里从闲聊开始,感情迅速往上拉升着。
  安邦被送进移民局监管处之后,美国的事就算彻底过去了,何征就让刘牧和永孝赶紧返回温哥华,争取在安邦回去之后他俩也能到位。

  “你俩辛苦一点,路上快赶路,我们前脚到温哥华你们后脚也得到了·······”
  永孝说道:“你是担心,邦哥一回去后,就还有事啊?”
  “是啊,高维成既然已经出手了,就绝对没有半途而废的道理,特别是他发过来的最后一条信息,说做掉我,放回安邦,这明显是他么不对劲的,但我暂时还没有想通他的意思是啥,所以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何征有些惆怅的说道。
  “那行,我俩启程马上往回赶,你自己小心点哈”刘牧手里提着一个盒子,里面是用石灰包裹着的德罗巴的脑袋。
  “征,这玩意我带回去干啥啊?”
  何征冷冷的说道:“吓唬他,不是要置我们于死地么?我他么先给他来个投桃报李,你带回去后整个瓶子里面放点福尔马林,给泡上了”
  “我去,家里面供着个这玩意,太渗人了吧”刘牧无语的说道。
  “你还得给我保护好呢,千万别弄丢了啊,我看看这高维成的胆有多大,一个德罗巴的脑袋能不能给他吓突突了!”
  “妥妥的,那我们这就启程了啊”
  他俩走了之后,何征就回到了酒店里,他准备等着和安邦同一趟航班返回温哥华,特意让贡巴律师托人打听了下安邦乘坐哪天的飞机,什么航班,自己在酒店里等着消息了。
  躺在床上,心不在焉的看着电视也不知道里面说些什么。

  “叮”忽然,桌子上放着的两部电话,有一部诺基亚手机进来一条信息。
  何征迟疑着愣了愣,随即就从床上爬了起来,那部手机是从德罗巴身上搜出来的然后就一直带在了身边。
  过去了几天,这个电话一直都没有响过,何征留着也不知道怎么联系对方,所以就等着那边主动来找他,因为德罗巴死了之后,尸体肢解就被处理干净了,那明显高维成那边,是不可能知道德罗巴的死讯的。
  日期:2018-11-07 06: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