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黑暗中的幽灵——暗夜卫士》
第447节

作者: 男人不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剑扬问:“如果我没能通过政治审查,结果会怎么样?”
  林鸥低声说:“强制退役,并且在退役十五年内不得擅自离开居住地,不得跟外国人士有任何接触,如果要到外地探亲、访友,必须提前半个月向当地公丨安丨机关提出申请,由公丨安丨机关向国家安全部门转达,得到国家安全部门批准之后才可以动身,否则视同叛逃。”
  这下子别说性格本来就有些冲动的曹小强,连伏兵都瞪大了眼睛:“我靠,这算什么?十五年有期徒刑吗?”
  曹小强气愤地说:“这跟坐牢有什么区别!”
  萧剑扬坦然接受:“这件事我有很多做得不妥的地方,这大概就是我必须要付出的代价吧?无所谓,能活着回到祖国已经是上天的恩赐了,就算最后被强性退役,我也没什么好怨的,最多就留在我父亲身边,哪都不去。”
  曹小强鼻子莫名的一酸,差点就脱口告诉他,他的父亲已经在一年前就因为车祸去世了,他已经没有父亲了!但是看着他那苍白的脸庞,她把顶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他现在已经伤痕累累,看似坚强如钢铁,其实内心已经极度脆弱,再遭到这样的打击,他可能会疯掉的!

  林鹰不动声色,看着萧剑扬,问:“你决定了?”
  萧剑扬说:“决定了,杀了余振声之后,我跟你们一起回国!”
  林鹰点了点头,说:“那好,赶紧休息,我还要向国内报告呢。”说完站起来走向自己的房间。推开房门的时候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回头问:“对了,岩石那支狙击步枪呢?”
  萧剑扬说:“我把它留在了哥伦比亚,波琳娜说过一段时间会把它送到古巴来,让我设法到古巴去取。”

  林鹰说:“希望她真的能送过来,不然我们只能到哥伦比亚去取了。”
  萧剑扬一怔:“怎么,那支狙击步枪非常重要吗?”
  林鹰没有说话,进房,关上了门。
  林鸥向萧剑扬解释:“越自卫反击的时候,我哥还是野战军侦察连连长,有一次他在一个小山村里遭遇一名越军狙击手,中弹负伤,士兵们上去救他,结果上去一个就被打死一个,我们没有狙击步枪,无法反击,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名狙击手躲在暗处肆意射杀……最后是岩石挺身而出,冒着被冷枪打死的危险向前爬了两百米,用一支56式半自动步枪一枪打死了那名狙击手,缴获了那支狙击步枪……”

  房间里,林鹰没有开灯,就这样坐在黑暗中发呆。他拿着一张已经微微发黄了的照片,照片上,整整一个连的士兵对着镜头露出腼腆的笑容,照片上,岩石站在最不引人注意的位置,无论何时,想发现他都得费点力气。他喃喃自语:“蝰蛇,岩石,你们怎么都走了呢?打越南的时候我们说好要同生共死的,结果你们却一个个的离我而去……”
  黑暗中,这位永远如刀锋般锋锐的总教官眼里泛起了泪光,他高高的昂着头,没有让它流下来。
  林鸥和伏兵也先后回房去休息了,今天一通折腾,他们也累得够呛,鬼才知道接下来还会发生些什么意外,必须休息好,否则可就没有力气去应对随时可能铺天盖地的扑过来的危机。只有曹小强的精力还是那样的充沛,拉着萧剑扬一个劲的问着他在哥伦比亚打仗的事情,好奇心旺盛得吓人。萧剑扬显然不大愿意提这些事情,在哥伦比亚雨林里的那段经历实在太过黑暗,太过血腥,并不值得夸耀。但曹小强想知道,他还是耐心的跟他说,讲了半个小时,满足了他的好奇心,最后才问:“对了,你跟苏红怎么样了?”

  曹小强的表情变得有些古怪:“我跟苏红?”
  萧剑扬说:“是呀,你们还像以前那样见面就吵架,然后不到三分钟又和好吗?又一年了,你们的感情肯定更加好了吧?”说到这里,他神色黯然,喃喃说:“也不知道陈静现在怎么样了,她现在应该出来工作了吧?整整一年没有得到过一点关于她的消息,真的好想她啊……”
  曹小强嘴唇翕动了一下,想说什么,但最终还是沉默。
  他没有告诉萧剑扬,这一年多来他跟苏红的感情出现了问题。苏红是一个比较黏人的女孩子,她的感情观念就是,热恋中的人就该像对连体儿一样,一天二十四小时黏在一块都不够,而对于曹小强来说,这是不可能的。长时间的两地分隔,一个月只能通一两次电话,一次几分钟,不满就这样慢慢地积累下来了。更加要命的是,可能是受了陈静的影响,苏红也对他的身份产生了怀疑,多次提出要到基地来看他,他当然是千方百计的拒绝,这无疑更加加深了苏红的怀疑。女孩子的心是非常敏感的,怀疑的种子一旦在她们心里萌芽,就完全不受控制了,好不容易见了面,争吵却越来越频繁,不同的是以前的争吵是逗乐,现在却不是那么回事了。他夹在苏红的怀疑和军队严酷的保密纪律中间,两头不是人,心中的苦恼就可想而知了。说起来还是萧剑扬连累了他,要不是陈静跑到军营来找萧剑扬,最终认定萧剑扬是穿着军装冒充军人四处招摇撞骗的骗子,苏红也不会对他起疑心的。

  萧剑扬望着窗外的灯火,说:“也不知道我父亲现在怎么样了?小强你知道吗?前几天我遇见我妈妈了。十几年没见,她还是那样美丽、优雅,而我父亲……额头上的皱纹肯定更深了吧?”
  曹小强勉强一笑,说:“你父亲?他现在恐怕正美得冒泡吧,在上海找了个这么漂亮这么能干的老婆,白捡了一个活泼可爱的女儿,搞不好现在又有孩子了,他做梦都会笑醒。”
  萧剑扬露出难得的笑容,说:“但愿吧,他苦了一辈子,老天爷也该给他一点儿补偿了……”
  曹小强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别想太多了,早点休息,养足精神,我们联手干掉那个该死的叛徒再回国,然后你就可以见到陈静和你父亲了。”
  萧剑扬用力点头,苍白的脸颊上泛着激动的神采。
  曹小强心里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他简直就不敢想象萧剑扬回国后看到那块冷冰冰的墓碑,面对陈静的质疑的时候会是何等的悲伤、难过。他很想告诉他这些,但始终狠不下心来。

  就让他继续抱着希望吧,哪怕是虚假的希望也好!
  对发生在国内的一切一无所知的萧剑扬带着希望,沉沉入睡,为即将展开的复仇行动养精蓄锐。
  快两年了,他还是头一回睡得这么香,这么踏实的。
  不过,有人睡不踏实。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