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926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个大圈查出来多少东西了?”
  “这里有份资料,记载的很详细,大概从他们十几年前的经历就开始有了”
  高维成接过随从递过来的资料,随意的翻了翻,在介绍的开头就写着安邦的一些履历。
  万岁军出身的侦察兵,越战之后退役,居住在京城,有两个朋友一个叫王莽和他去了香港,一个叫李长明是的孙子,近几年一直在情报系统工作,关于李长明的介绍非常短,只有寥寥两句具体的完全没有。
  李长明最后被标注了一点,此人身份涉及敏感,不适宜往下调查。
  就这一句话,让高维成的心就提了起来。
  这是个危机感和逻辑思维非常强的人,就李长明短短两三句的介绍,让他瞬间感觉到了一股危机意识出来。
  “唰”高维成看到这里,手猛地哆嗦了一下,抓在纸上的手指明显用力,纸上顿时出现了几道褶皱。

  “高先生,德罗巴脱困之后回到了多伦多,已经安顿好了,您去见李先生的时候德罗巴和我联系,他说可以带人再次回到温哥华,从暗中下手,采取暗杀的方式结束大圈的几个人”助理在旁边小声汇报着。
  高维成的眼睛一直在安邦关系谱上的那一页打着转,助理在旁边说了两次之后,他才从惊愕中回过神来,长长的吐了口气后,说道:“你们先下车在外面等着,还有告诉德罗巴呆着不要动”
  “好的,高先生”助理,司机和随从同时从车上下来,只剩下他一个人在车里。
  高维成拿出电话,手指略微颤抖的拨出了一串号码,足有十几位之多,良久之后那边才接通:“我这里才凌晨,你有什么事打电话给我?

  “我打电话肯定是因为我在加拿大的问题,我向你打听个人”高维成深深的叹了口气,向来挺沉稳的脸上,难得的露出一丝迟疑,担忧出来:“有个人叫安邦,现在在温哥华他十几年前曾经在京城和一个叫李长明的人关系是发小,重点你帮我查下李长明”
  “敏感人士啊?”电话里的人慵懒的问道:“国内不比国外,敏感人士一旦有点风吹草动,会很麻烦的,你也曾经是衙内的一号,这一点你不会不知道吧”
  “前段时间出的那个红色通缉,让我有点头疼,我现在才是一遇到点风吹草动就觉得是对我的麻烦呢,帮个忙吧,我难得求你一次”
  “好吧,等我电话”
  高维成和对方结束谈话之后,就一直坐在车里没有动,抽着烟脸色阴沉捉摸不定。

  原本,德罗巴回去之后重新归拢人手,高维成是让他待命的,李才林倒了对他来讲,是相当于打了一个嘴巴子,但在德罗巴待命的时候,他得到了有关安邦的一点消息,让他顿时就模棱两可了。
  足足等了大概半个多小时,他的电话才重新响起,看着上面的号码,高维成略微有点埋怨的说道:“你知道我等了多久么?”
  “求人办事,是这个态度?你搞搞清楚”
  “好了好了,说吧!”
  “李长明确实挺敏感的,因为我也没办法打听到他具体的职位和负责什么,不过他爸在年前可是调到”
  高维成听到电话里的回信,两条眉头拧的更深了,五六分钟后和对方通完话,他打开车窗说道:“回多伦多,告诉德罗巴暂时休养生息吧”
  一个突如其来的调查,一个来自京城的回信,让高维成第一次压下了报复心。
  说白了,他对安邦现在是敬而远之,因为他很担忧自己会在和对方产生冲突的时候,招惹上来自京城的力量。
  这些年,高维成一直在韬光养晦深居简出,减少自己的曝光率,为的就是不想自己被国内某些方面给惦记上,但现在来看冥冥之中真的有定数啊。
  “才林说的对,这就是命么?”
  高维成在当天见完李才林之后就离开了温哥华,来的悄然无息,走的也不声不响的,只是心思却忽然有点纷乱了。
  一个叫安邦的人,一个原本他不甚在乎的人,此时却像一只绿豆蝇萦绕在了他的心头,暂时没办法拍死,就只能躲开店了。
  高维成的离去,也向很多他的关系表明了一个态度,关于李才林他放任不管了,而就在他走的第二天,李才林突然向温哥华检方和警方招供了,态度极其温和不带一点抗拒,把所有的问题全都揽在了自己的身上,所有的罪名都认了下来。就向高维成所说的那样,李才林犯的最多的就是经济类犯罪,不至于给他判死了,但却足以让他把大牢蹲到晚年,再出来的时候必然已经是年逾花甲了。
  关于李才林的案子,进展的速度非常快,就跟坐了火箭似的,首先是他认罪的态度好,该交代的交代该承认的承认没有一点抵抗,其次就是在温哥华有太多人想要让这个案子在最短的时间内尘埃落定了,这个案子不拍板定下来那就会有太多人睡不着觉了。
  用国内的话来讲,案子是特事特办的,一切环节全开绿灯!
  一个星期之后,李才林和白华被宣判,前者被判有期徒刑十二年后者是终生监禁。

  庭审的时候,大圈的人全部到场,安邦就坐在旁听席上第一排的位置,当李才林被宣判完,由检查官带走的时候,他和安邦隔着一排栏杆四目相对。
  “你赢了呗,呵呵”李才林带着手铐脚镣,淡淡的说道。
  安邦沉默了许久,很认真的说道:“我跟你是赢了,但赢得也挺闹心的,这话不是矫情,因为我赢了你就还得接着往下走,我也许还会碰到第二,第三个李才林这样的人,就像是个无线的轮回一样,只要在这条路上,我就永远都停不下来,其实李老板你也赢了,对么?”
  “哈哈,我也赢了,对,对······”李才林抬了抬手,手上的铐子哗啦直响,他说的这话可能让不少人都觉得这人可能是被打击的精神失常了,但其实他和安邦都知道李才林是赢在了哪。
  他输了事业,输了金钱,输了大半辈子的努力,但换来的却是后半生没有任何忧愁,烦恼的旅途,他可以安安生生的在监狱里度过十几年然后再出来的时候,就可以安享晚年了,没有那么多糟心的事需要他去处理,所以从某一点上来说,李才林输了很多但至少赢在了一个安稳上。
  安邦说的话很对,他和李才林结束之后,大圈势必踏上了又一条征途,他就像是在无限轮回中,要一次又一次的面对各种李才林了。
  这种生活真的好么,也许外人看着风光,但有多累却只有自己知道了。

  圣诞节,在西方相当于是中国的过年。
  整个温哥华都洋溢在一片节日的氛围中,张灯结彩,欢声笑语的,让大圈的人在来到加拿大后第一次体会到了国外的节日氛围。
  华人街附近,一家中餐馆里,今天安邦宴请了老布林,索林伯格和杰瑞·王等人,足有十几个围在一张桌子上,虽然是圣诞,但吃的却是具有中式风格的老北京碳火锅。
  日期:2018-11-06 06: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