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924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噗通”安邦后仰着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德罗巴刚想再次补枪的时候,离着不远的于占北恰好看见了他们的这一次过招,在安邦落地的时候,就连忙接上点了两枪过来。
  “哥······”于占北强行要了个画面,由于他和这边隔了几棵树,视线和射击都有所阻挡,他搂火的时候子丨弹丨是横扫着搂起了一条横线,颇有种枪扫一大片的感觉。
  德罗巴被这几枪给逼的,根本都来不及朝安邦补枪,就只能弯腰掉头蹿向了后面。
  “邦哥,没事吧?”于占北跑过来问道。
  安邦伸手抹了下自己的胸口,血槽上有血渗出,下巴尖处伤重了一点,破皮后露出了白色的骨碴。
  “死不了,继续追他,bi养的太能跑了”
  德罗巴掉头跑了能有几十米后,忽然听到前面有水流声,他随即一愣然后露出喜色,索性把身上的枪给甩了,然后脱掉上衣,狂奔了片刻后一条河拦在了前面。
  听见有河水流淌的动静,安邦咬牙骂了一声:“完蛋,他要飞了”
  “噗通”德罗巴甩掉两脚的鞋子,看见河水后纵身跃起两手并拢,人直接就扎进了河里没影了。
  漆黑的夜里,河水流的比较湍急水速很快,德罗巴跳水之后就在水下迅速潜了出去,安邦和于占北站在岸边端枪不甘的朝着水中疯狂的倾洒着子丨弹丨,弹起一片片的水花过后,德罗巴的身体也没有浮上来。

  两人站在河边,黑夜下滚滚的河水流速非常快,一个猛子下去憋住气,再露头的时候,就已经是几十米开外了。
  附近,后面树林里永孝和刘牧牢牢的锁住了阿兰德加,这个身材瘦小干瘪,属于德罗巴队伍中技术性人才的家伙,身体的灵活度非常夸张,人在树林中甩开两条腿后,就化身成了灵长类动物,就差没勾着树枝辗转腾挪了。
  “他要是能从咱俩手里跑出去,这几年兵都他么当狗身上去了······”刘牧瞅着远处乱窜的身影,愤愤的骂道:“只要你他么不是土行孙,我看你能跑到哪里去”
  “两个点狙住他,我后点,你前点,子丨弹丨够用么?”
  “一个弹夹多点”
  两点狙击,是双人战术配合,永孝专门负责点射目标身后,逼得他乱窜躲避,刘牧则是判断他往哪躲后,提前开枪,只要判断的准了,阿兰德加几枪之内肯定中弹没个跑。
  “亢!”永孝瞄着对方身后,三发子丨弹丨依次射去,阿兰德加跑动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身体突然折向右侧,几乎是擦着一棵树跑了过去。
  “噗嗤”那棵树上的树皮掀飞了一块,对方很精准的借助掩体,继续往前跑了出去。
  “再来·····”
  “哒哒,嗒嗒嗒”永孝枪托顶在肩膀上,枪口频繁颤动,半个弹夹打完之后,换上最后一个弹夹,仍旧咬着阿兰德加的脚步不放。
  刘牧趁此机会疯狂加速,和永孝在平行线方向,迅速和前面拉近着距离。
  “嗒嗒嗒,嗒嗒嗒”永孝第三次开枪咬上对方后,一串子丨弹丨斜着扫在了他的背后,但阿兰德加这次运气略微差了点,左右两侧都没有树干能提供给他当掩体。
  “亲爱的,你还能上天入地啊?”刘牧忽然枪口朝下,在永孝开枪过后的两三秒扣了扳机。

  “噗通”阿兰德加果然在无处躲避的时候,朝前铺下滚在了地上,同时刘牧差不多估计对方是要扑倒了,枪口事先朝着地面放了踉跄。
  “噗!”阿兰德加刚趴到地上,刘牧那一枪就干在了他的后背,人扑腾了一下,就翻过身子动不了了。
  “踏踏踏,踏踏踏”安邦和于占北随后也走了过来,四个人围着地上的阿兰德加。
  “唰”于占北突然蹲下身子,手攥着对方一根手指,反手一拧“咔嚓”一下,一根手指就耷拉了下来。
  “······”阿兰德加棱着眼珠子,一声没叫唤。
  “奎哥和小文堵在门口的时候,就是他按的丨炸丨弹······”
  安邦用脚扒拉了下对方,问道:“我车,也是你搞的鬼吧?”

  阿兰德加仰着脑袋,喘了几口粗气,干巴巴的笑着也不吭声,眼珠子里透着一股摄人的光彩。
  永孝皱眉问道:“我收拾他?”
  “别在这弄死了以后有都是时间收拾,先拎回去,带到医院,告诉西罗让警方看着点,子丨弹丨取出来后我们先审,审完了再让警方关进去,抓了一个也好这又是一个替罪羊,跟白华正好并案处理了”
  刘牧问道:“还有个人呢?”
  安邦摇头说道:“跑了,人太滑了,前面有条河他跳里面之后就不见影了”

  跑了德罗巴让安邦挺烦躁的,这一路追下来他基本也看出来,对方是这伙人领头的,五个手下死的死抓的抓,但却让他给跑了,这就相当于是留了个祸害在外面,说不上什么时候德罗巴就会杀个回马枪。
  但是没办法,堵了两次都让人跑了,不是运气太差,就是对方经验太丰富,确实难抓。
  当天晚上,安邦他们给阿兰德加捆上后,就坐车返回到了温哥华市区,在路上的时候他给西罗去了电话。
  “抓住一个,跑了一个呃,有两个在交火的时候被打死了”

  西罗愣了,说道:“你们去了四个人,还没能全给堵到?”
  “你都知道他们是什么人,能那么好堵么?”安邦烦躁的回了一句,说道:“我现在往医院过去,抓住的这个有枪伤,后背中了一枪,人死不了但是子丨弹丨得要取出来。你带人过来看住,等明天伤看完了就审他”
  “行,知道了,等我吧,医院门口见”
  安邦他们走后,德罗巴跳河的地方大概三百多米远的一片平坦的河床上,一道人影费力的从河里爬到岸边,然后四仰叉的倒在岸上。
  “咳咳,咳咳······”德罗巴剧烈的咳嗽了几声,仰着脑袋喘息着。
  安邦他们带着阿兰德加来到医院的时候,西罗已经领着医生在门口等着了。

  “咣当”几人推开车门下来,把抓到的阿兰德加也给带下了车。
  “来,快点,上担架往手术室送,医生这个人说什么也不能出问题啊,快动手术,对了,手铐子给他戴上”
  西罗连忙吩咐了几声,背部中枪的阿兰德加闭着眼睛被抬上担架迅速往手术室里送,他搓着手激动的说道:“抓住一个就行啊,就怕一个都没抓住,今天晚上市政府打了好几个电话过问,如果我们一个嫌疑人都没逮住,和上和下都不好交代,这下好了能逮住一个,再加上白华的口供,那今天出的乱子就能彻底平下了,明天警方举行新闻发布会,也好说了”
  “手术完后,你们警方审理之前,能不能给我们也过一下?”安邦始终觉得跑了一个德罗巴是个心腹大患,这种人不是街边的混子,不是什么打手,而是行走在黑夜里的幽灵,自己留下了他五个手下,说不上什么时候他就会杀个回马枪,太危险!

  “问题不大,人都抓住了偷摸给你们审理也不是什么问题,我们主要就是要个交代,有人就行了其他的无所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