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708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闹出人命后,冯子安干脆关机,从那一刻起宣德志知道自己被抛弃了,冯家已是树倒猢狲散,关键时刻只能自保,根本顾不得他。
  你不仁我不义,宣德志暗想柏丽欧本来就不是我的,如今只能以董事长名义拿它保自身平安。
  宣德志主动提出两项建议,一是按上次与方晟签订的补充协议,以市场价将地皮转让给管委会;二是负责死伤工人的赔偿金。
  此时柏丽欧和宣德志已成为刀下之俎,方晟和管委会并不急于收拾他,而要等调查结论出台再作考量。
  肖挺要银山市委拿出处理意见,许玉贤迅速召开市委常委会,不到半小时就作出三点决定:
  1、撤销陈景荣红河管委会主任的职务,副厅级降为正处级,下一步工作由省委组织部安排;
  2、红河管委会副主任程振高沟通、组织不力,未能有效贯彻市委领导指示精神,给予行政记大过处分;
  3、对于此次事故涉及的市国土局执法大队、红河区公丨安丨分局以及管委会在现场的相关领导和工作人员,都给予程度不同的行政处分。
  以往不管讨论什么事项都磕磕碰碰的常委会,这回意见空前一致,连弃权票都没有,全体常委均投下赞成票。
  银山市委形成的决议上报到省委,肖挺已经接到陈常委亲自打的电话。
  这种情况并不多见。
  贵为常委,平时绝少与地方主政大员通电话,工作上的事往往通过办公室或秘书联系。
  亲自打电话,本身就是暗含不可言说的意味。
  众所周知肖挺是二号首长桑总理的密友——注意是朋友身份,而非普通意义的心腹。官场有个形象的说法,肖挺去京都开会偶尔到桑总理家作客,首先无须预约想去就去,其次两手空空不带任何礼物,还有进了家门桑总理的儿子叫他“肖叔叔”,然后家里有什么吃什么,并不特意加菜。
  可见桑总理与肖挺的关系亲密无间到何等程度。
  一般而言别说主政一方的省委书记,就是京都多达几十位的副国级领导,想到桑总理家拜访都非易事,事先不知要打多少埋伏、找多少理由,即使勉强同意,可能也是纯礼节性的,如同在电视里看到的那样,双方坐着聊会儿,喝会儿茶,约定的时间一到就结束。
  因为能够到桑总理家作客本身就是一种极为尊贵的政治待遇。
  陈常委与桑总理、肖挺一样都长期在南方省份为官,虽说以前交集很少,但彼此的经济发展理念、治国方略等都有契合之处,统称为沿海派也有一定的道理。
  不过统称归统称,具体到人脉和微妙的派系时,陈常委还是很注意与肖挺的距离,毕竟人家是桑总理的密友,该避讳的还得避讳。

  通话时间并不长。
  陈常委微笑着询问肖挺身体如何——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官至正部级首先得保养好身体,在此基础上才能考虑进步。
  然后对红河发生两死十八伤的事故表示“关切”,认为基层领导干部要警钟长鸣,时刻不能松懈。
  最后轻描淡写地请肖挺“适当关心”一下陈景荣,“毕竟是自家侄子,从小看着他长大的”。
  话说到这个程度,以陈常委的地位和身份已经给足面子了,肖挺只能一迭声答应,表示会从爱护和保护年轻干部角度出发,认真考虑处理方案。

  挂电话前陈常委飘了半句:“肖挺书记在双江……”
  “四年多了,马上满五年。”肖挺赶紧接上话碴。
  “噢……好好努力,好好努力。”
  “好好努力”四个字让肖挺心潮澎湃了好半天。

  久在官场,肖挺何尝听不出陈常委话中的玄机?
  作为沿海派中坚力量,桑总理的密友,上次换届肖挺进政治局的呼声就很高,不过到了那个层面,政绩根本不是砝码,关键在于各种派系的博弈和势力此消彼长,另外资历也是重要因素。
  相比中原地区手握权柄十多年的省委书记们,肖挺还是嫩了点,因此上届未能如愿。
  事后桑总理特意把肖挺叫到家里喝酒,说了声“这次委屈你了,下届再争取”。这句话可以算作是政治承诺,另一个角度未尝不是信心不足的体现。
  换届角逐的不可测因素太多,强如桑总理也只能顺势而为。
  眼看离换届还有两年时间,按正常节奏和接班安排顺序,肖挺自信在政治局里争取个位置不成问题。

  一方面迈入正部级已十多年,又有在沿海三个省份主政的履历,在他的治理下政绩还算不错;另一方面这届京都常委班子里沿海派占据优势,桑总理也不遗余力支持,可谓天时地利人和。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就在肖挺认为进政治局不过是时间问题的当儿,政坛发生黑天鹅事件!
  破空而出的新方案打乱很多人的美梦,包括肖挺。
  尽管没明说,新方案暗含的意思实质是绝大多数政治局委员留任,以这个前提来换取对常委班子任期的妥协。
  即便只实施一半,肖挺肯定又得止步于政治局外,还得继续漫漫的等待。
  人生能有几个五年,经得住左一轮右一轮煎熬?
  但愤怒的肖挺在这个问题上压根没有发言权,只能任由京都大佬们纵横厮杀,横空交火,以此换取最大的利益。
  期间给桑总理打过两次电话,桑总理同样郁闷烦忿,只关照他管好双江的事,没通知不要随便来京都。

  言下之意京都风大浪急,明哲保身就好,别主动招惹麻烦。之前的承诺绝口不提。
  肖挺理解桑总理的为难。
  新方案的出炉无异于把桑总理放在火山口,遍受烤熬且有苦难言,此时哪有能力顾及肖挺?
  但陈常委不同。
  无论传统换届的按部就班,还是饱受争议的新方案,陈常委是唯一不受影响的。
  不管方案翻天覆地,陈常委必定留在领导班子里。

  因此陈常委在这个时候对肖挺说“好好努力”,的确充满了想象力。
  肖挺慢慢踱到窗口,看着灯光璀璨、车水马龙的省城,脑中瞬间闪过无数个念头,核心只有一个:
  如何说服省委班子,再度救下陈景荣!
  几乎是同时,省正府大楼省长办公室里,何世风也表情复杂地放下电话,陷入久久沉思。
  刚才通电话的是何世风在京都的老领导,曾经一手把他从处级提携到正厅,是仕途当中的贵人和恩人,之前历次危机,何世风都在第一时间向老领导请教,受益匪浅。

  老领导很明确地告诉何世风,半小时前陈常委与自己联系过,所以这通电话有陈常委的意思。
  这一点何世风非常理解。
  以政治局常委之尊,若无极端情况决计不会亲自打电话给省长。虽然省长与省委书记同为正部级,但政治待遇相差很大,最明显的是通常省委书记退二线,都会在全国人大或政协安排个职务,而省长一般转到所在省份人大政协。
  老领导目前也是人大某个委员会正部级副主任,陈常委请他转达恰到好处,既说明洞察他俩之间的私交,也说明这是私事,当然私下协商解决。
  日期:2018-07-21 18: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