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监里的男狱警》
第1203节

作者: 武学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山河笑眯眯的称赞起来。
  “哪儿能啊,鼎爷真抬举我,我这破地方哪儿能跟海州比!”
  “哈哈,你们年轻人就是厉害,你不错...小叶更不错,你们可能还不知道吧...”陈山河放下筷子,直视着曹峰说:“小叶跟观澜一起弄了个拆迁公司,把铁拐李的公司都给收购了!现在老城区不是要改造么,那里面的拆迁项目,多半就是小叶的喽!”
  唰唰!

  曹峰和陈冲同时看向我,惊的下巴差点掉到了地上,他们的目光中满是愕然,还带着丝丝的恐惧!
  这事儿显然还没传到安水,所以才会给他们造成这么大的冲击。
  他们有这反应也不奇怪,毕竟铁拐李成名了这么多年,此时却被我不声不响的吞了,他们怎么可能不就心生惊惧?
  “观澜向来不成器,这次终于有了自己的事业,也去了我一块心病,我得好好谢谢小叶,来...我以茶代酒,敬你一杯!”

  “鼎爷您言重了,是我跟在观澜后面喝汤,公司是他的,我就是帮着出谋划策而已。”
  我连忙拿起杯子低低的跟陈山河撞了一下。
  “谦虚是好事,太谦虚可就不好喽!”陈山河笑说:“观澜有多少本事我还不清楚,要是没有你,想从铁拐李的嘴上抢饭吃,那儿有那么容易!”
  “嘿嘿,都是运气。”
  我打着哈哈附和,曹老狗和陈冲的目光一直在我身上,没有片刻移开,只是刚才的惊惧已经变成了戒备和敬畏。
  他们心里应该清楚的知道,从陈山河说出这番话之后,安水的天,要变了...
  从陈山河说出这番话后,饭桌上的氛围就变得很怪异,陈冲变得谨小慎微,偶尔瞄我一眼,也会立刻将视线移开。
  曹老狗的话也变得少了很多,大多的时间都是附和陈山河。
  我明白他们为什么会这样,因为他们也很迷茫,不知道应该用什么姿态来应对我。
  按理来说,陈山河明显是在提携我,他们也没什么好想的,跟我交好就可以了。但问题是,我帮助的是陈观澜,并不是陈朝江...
  而陈观澜,无疑是陈朝江的心腹大患,以他的立场,陈观澜自然是越废越好,最好一辈子庸庸碌碌,那样对他来说才是最完美的。

  陈观澜越上进,他心里就越不舒服!
  虽然现在坐庄的还是陈山河,可他毕竟老了,人生一世,都逃不过生老病死,他总有不在的那一天...
  到了那一天,坐庄的又会变成谁呢?
  如果曹老狗和陈冲现在来交好我,到了那一天,又应该怎么办?
  可如果他们现在依旧针对我,他们可能就等不到一天了...
  别说他们了,就算把我换到他们那个位置上,我也会不知所措...
  一顿饭就在这样诡异的氛围中结束,当陈山河提议散场离开的时候,曹老狗和陈冲同时松了一口气。
  我仿佛能听到他们的心声,既然不知道该怎么应对我,那不如躲开算了,离的远远的,越远越好。
  我刚准备站起身扶陈山河,他却摆了摆手,冲我说:“小叶,你们先出去...”
  他将视线投向曹峰,眼神意味深长的说:“阿峰啊,我有点话想跟你说,你稍等一会儿。”
  曹老狗怔了怔,那目光中的畏惧一闪而过,他躬着的腰又弯下去了几分,涩涩的说:“...好。”
  我和陈冲走出了包厢的门,并肩走到走廊入口,一路无话。
  直到出了长廊,陈冲才叹了口气。
  他从兜里面掏出一包铂晶的苏烟,拿出一根递给我。
  “叶哥,来一根?”
  我注意到他对我称呼的变化,也没在意,低头笑了笑从他手中接过来。
  “这烟十几年的时候刚出来我就爱上了,那时候我还是个小混混,给人家看赌场,跟着放放钱。”陈冲带着些感慨的说:“那时候一个外地来的冤大头带着这种烟,他给了我一根,还激我说我这样的烂仔干上一个月也买不起一条这烟,哈哈...后来他输光了钱,只能跪在地上求我借他点,你说好不好笑!”
  “风水轮流转嘛,冲哥...你现在不也是大佬来的,不就是盒铂晶,你高兴的话,抽一包扔一包也可以。”
  我笑眯眯的看着他,探头将烟点燃,深深的吸了一口。
  烟气很足。
  跟其他的苏烟比起来,要更香一点。

  “风水轮流转...”陈冲的笑容变得有些苦涩,说:“是啊...干咱们这行的,变得最快,因为说不定哪天就交代了。昨天还叱咤风云,转天就进海里喂鱼...就像你啊,叶哥...短短小半年的功夫,你在莱西都混出位啦!铁拐李,啧啧...那会儿多威风来的,现在竟然都被你收购了,人啊...不服老不行啊,我这样也只能在安水混混日子,不像叶哥你,非池中之物!”
  “你是不是最近武侠小说看多了,说话酸溜溜的。”我洒然笑骂。
  “嘿嘿...”陈冲摸摸头笑笑,说:“可能是老了吧...叶哥你尝尝,这烟停产了好几年了,去年才刚刚重新生产,里面也是带爆珠的,如果不捏碎的话就是正常的烟草味,捏碎了之后就是川贝批把的,有点甜,润肺来的,对身体好...”
  我哭笑不得的说:“干啊,抽烟润肺对身体好我还是第一次听说,不抽最好!你也少抽点吧,那么多情儿,也该稳定点,生个孩子养养老,多舒服。”
  “嘿嘿,叶哥说的是...”
  不知不觉,陈冲对着我的时候,说话已经矮了一头...

  他是个明白人,他知道,就算他不能刻意的来讨好我,可是在莱西不声不响吞了铁拐李的我,也不是他能惹的起的了。
  这年头,地位都是实力给的。
  “哎呦,叶哥...我尿有点急,上个厕所...你去不去,一起啊?”
  “滚吧你,两个大老爷们,上厕所还要一起?去拼刺刀么?”
  “嘿嘿,那我先去。”

  陈冲深吸一口,将烟蒂扔进垃圾桶里面便匆匆离开。
  我看的出来,他并不是想要去卫生间,只是想离我远点,现在...即使是站在我身边跟我说话,对他来说也有一种无形的压力。
  嘶...
  我将爆珠捏碎,烟味果然带上了一丝甜甜的气息,这味道我有点抽不惯,随意的吸了两口便顺手扔了。
  我打量着旁边的装饰,这会所跟陈冲的审美很像,充满了暴发户的气息。记得当时陈冲开之前还跟我讨论过,要不要请人来设计,现在看来,多半设计这工作,都是他自己来干的。
  “唔...”

  正当我百无聊赖的来回溜达着走动时,我听到旁边的房间里面,隐隐约约的传出来一声动静。
  我挑了挑眉,这声音,似乎是女孩子的...我站定了脚步,全神贯注的侧耳倾听。
  今天为了招待陈山河,这里是歇业的,没有客人,所以特别的安静,在如此静谧的氛围里,再细小的声音也被无限的放大!
  “呜呜...”
  我终于确定,的确是女孩子发出的响动,而且是被捂住了嘴发出的挣扎声音!
  “呜呜...你放开我...快点放开!”
  日期:2018-06-18 09:1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