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1049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只是这样一来,这些幼童着实成了难题。我们正一筹莫展时,旁边的胖子忽然插口进来,提议说到,山海界开启后,其内残余巫族之人并没有多少,寻到之后,眼下正安置在药王谷内。那里有巫族禁制,一般妖兽根本无法进入,相对外界情况,此时的药王谷倒是一处难得的避难之所。眼下这些孩童既然无处可去,倒不如将他们送到药王谷。
  胖子此言着实有理,听完之后我也是眼前一亮,略一思索便同意了下来。药王谷本就准备好了开启山海界之后,安置其内巫族之人,既然此时寻到的巫族之人没多少,节余的空间,正好让这些幼童们占用,也算是两全其美了。
  确定这个办法之后,我们也不愿在这里多做停留,我便唤过胖子,交待他一定安全将这些幼童带到药王谷。
  听到我的话,胖子却是没有着急答应,而是冲着我一笑,开口问道,“你不跟我回去吗?”
  听到胖子的问询,再看看他脸上的笑容,我才反应过来,这家伙提议药王谷安置这下幼童,恐怕动机不纯,表面说是安置幼童,实则是想借此事将我带回药王谷。

  根本没有多想,我便摆手拒绝了。虽有一个圣人称谓,但我非巫族,那个地方也不属于我。更何况,此时我依旧为姽婳之事介怀,也不想看到南宫那副惺惺作态的模样。
  见我拒绝,胖子还想规劝,却被我挥手制止了。正欲带着张坎文他们离开时,一旁的许昆却是忽然站了出来,开口道,“周大哥,此去药王谷,想来路途颇为遥远,以如今的局势来看,路上定然极为凶险。我倒可以随他一通前往,但以我二人实力,依旧不甚稳妥,所以还是请周大哥与我们一道,方才能护得这些孩子周全。”
  这俩人刚才凑在一起嘀嘀咕咕的,我还以为他们只是闲聊,如今看来,多半是胖子请他当了说客。
  还未等我回话,一旁的张坎文听到他们的话语,估么着是因为小王励的缘故,对其他童幼心生怜悯,这时候也凑过来,劝我说大家一路同行。

  众人都是这般说辞,我再拒绝着实有些过意不去,无奈之下,只好应下此事,但也向胖子事先说明,等把这些孩子送到之后便会离开。
  胖子见我松口,满心欢喜之下,自然不会再过分要求什么,忙连点头示意立即出发。
  一行四人带着数十位幼童,朝着药王谷的方向迅速行进,一路上所经之地皆是满目疮痍,途中我们也顺手解决了好些个妖兽,但此时苍茫天地间,尽是妖兽肆虐,我们杀的这些也起不到什么作用,只是聊以慰藉罢了。
  到药王谷时已是三日之后的晚上,刚进入谷内,却是发现四下灯火通明,人声鼎沸,许多人匆忙走动的样子,似乎在紧锣密鼓的筹备着什么。
  我转头询问胖子,他却一脸迷茫,显然也不明所以。

  本就是随口一问,我也没有深究,旋即便让胖子带着幼童回村,我自己则是打算带着张坎文等人离开,这时身后却是忽然响起了个一女子的声音,“白灵见过圣人。”
  圣人?换做以前我倒是能坦然接受这个称呼,但眼下却觉得十分刺耳。他们口口声声说唯我马首是瞻,但关键时刻,却忤逆我的决定。这所谓的圣人,看似高高在上,实则不过是他们的一枚棋子罢了,招之即来挥之即去。
  如今这般虚礼,显然是又有用得到我的地方了。我心中冷笑,根本没有理会白灵,抬脚便走。
  见我离开,白灵连忙追了上来,在我身前跪拜道,“请圣人留步,圣女为解救族人牺牲一事,巫族上下也颇多愧疚。但此事已然发生,还请圣人为天下苍生计。”
  为救族人牺牲……她说的倒是轻巧,我心头依旧冷笑,绕开她,继续前行。还未走出几步,白灵却是根本不打算放弃的模样,又追了上来,继续道,“圣人息怒。如今世间人人自危,玄道佛三家独善其身,弃天下不顾。而山海界一事是由巫族主导,如今遭此灾祸,巫族自当挑起重担。但现在南宫前辈不知所踪,巫族没有主事之人,还请圣人留在药王谷把控全局。”
  她这话倒是让我有些惊讶,首先是南宫不知所踪,莫非也跟李老会长他们一样,不顾一切去寻求仙缘了?这倒是很有可能,毕竟他的修为足够,巫族暂时也没有什么大难,以他先前的自私举动来看,做这种事着实正常。

  而更让我惊讶的却是白灵的另一句话,巫族要挑起重担,拯救天下苍生,从如今的局面看,区区巫族这些人,想拯救万民,与说笑无异,但白灵却面容严肃,显然不是随便说说。
  说实话,我虽痛恨南宫,继而对整个巫族都没有好感,但面对此时局面,不做点什么我心里终究还是过意不去的。原本离开这里,我便打算与许昆一道,行走天下,尽自己全力,诛杀妖兽,拯救世人。所以看到白灵以娇弱女子之身,说出这番话语,心头倒是颇为欣赏。
  当然,欣赏归欣赏,若是留在这里,南宫将来必然还会回来,与其到时徒生事端,还是现在造作决断的好,我依旧没打算留下。
  再次开口拒绝之后,还没等白灵说话,站在我身旁的张坎文却忽然开口了。
  他先是询问我道,“如今世间处处遭祸,你离开之后,准备怎么做?”
  我不知他何意,但还是把准备跟许昆一起游历天下,诛杀妖兽的计划跟他说了。
  听完之后,张坎文点了点头,便继续问道,“你们二人修为不俗,寻常妖兽应该都不是你们的对手,但区区二人之力,便是没日没夜的厮杀,又能杀死几只妖兽?”
  他这话让我皱起了眉头。我自然明白他话里的意思,但心里依旧抵触。
  张坎文却不管我,肃容继续说道,“我祖父和父亲都去世的早,我和文非对他们都没有任何印象,但当年师父传我道法之时,曾跟我讲过他们的故事,并告诉我说,修行之人掌握力量的同时,身上便肩负起了责任,这种责任没有人会逼迫你去履行,但却会束缚你的内心和你的灵魂。”
  说到这里,他转头看着我,沉默片刻才继续道,“当时我不明白师父话里的意思,开口问他,他却也不跟我解释,只是让我把《正气歌》默写了一百遍。从那之后,我便明白了这种责任。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描述这种责任,但我把它称之为‘正气’。”
  “而正气这种东西,向来都是与别人无关的,只与自己的心有关。周易,做决定的时候,先问问自己,有没有遵从内心?”

  张坎文的话说完之后,我陷入了沉默。
  他祖父和父亲的故事,当年赵丁午老爷子也曾跟我讲述过,不光是他们这两代,文山一脉再往上追溯,最初的文相,更是危难时刻一肩挑起整个天下的存在。
  他们很伟大,我也很认可他们的价值观,只是这种事情具体到我自己身上时,却很难做到排除杂念听从内心。
  沉默了许久,白灵似是等不及了,又凑了上来,凄声道,“请圣人万勿抛弃巫族!”
  日期:2018-06-18 09:1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