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2435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着吴勉、赵文君夫妇和两只妖物都离开之后,徐福的笑容慢慢凝固在了他的脸上。这时,归不归给自己倒上了第三杯蜜酒,好容易将蜜酒压下去之后,老家伙这才冲着徐福说道:“有了这杯酒垫底,现在大方师你不管说什么,老人家我都能听下去了。只要不是把这里交给我老人家看管……”
  “有时候我自己也想过,如果当初你不是那么滑头的话,也许大方师的位置就是你的了。那么现在这些头疼的事情也不用我来操心了……”看着归不归嬉皮笑脸的样子,徐福轻轻的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你猜的没错,在海上屠杀海妖的人就是童戚振。我原本以为这个人的心智和你我放佛,现在看起来单论心智的话,他还在我们这两个老家伙之上……”
  说到这里的时候,徐福也给自己斟满了一杯蜜酒。喝下去之后继续说道:“他竟然可以绕开种子的力置,另选途径开启了禁术……当初看走眼了这个人,早知道会这样的话,或许我会让他接替火山……算了,不说这个了。”
  摆了摆手之后,徐福大方师继续说道:“不过毕竟是另辟蹊径,他还没有完全打开那道禁术。现在只是在不停的尝试,陆地上没有机会,童戚振这才选中了那些海妖的。虽说现在百无求能看管住这些海妖,不过一旦妖山再次易主……”

  “他在海上用禁术屠杀海妖,大方师你就这样无动于衷? ”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老人家我以前想过一件事,童戚振是大方师用来平衡妖山、地府和人世间的棋子。既然已经是棋子了,那么顺便在牵制一下吴勉也不是不可以。不过现在看起来,似乎大方师的棋局更大。
  既然童戚振可以牵制吴勉,吴勉力什么不能牵制童戚振?这样的话,禁术为什么需要种子的力量才能打开也说得通了。可是现在多了一个不确定,童戚振实在是太聪明了,他绕开了吴勉自己开启了禁术。这就出乎大方师你的棋谱了……”
  “童戚振的确让我有些吃惊,不过他还在我的掌控之中。”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徐福也不藏着掖着了,直接默认了归不归的话。随后他继续说道:“而且屠杀海妖也算是制衡海妖,也在可控的范围之内。不过我留你在这里,要说的是更重要的一件事。”
  说到这里的时候,徐福先是沉默了片刻,随后他对着归不归继续说道:“原本这一天的衰弱期早已经到了,只是当时吴夫人在重塑魂魄的紧要关头。我这才拖了将近一年,直到她魂魄重塑的初有成效,这才来找你们过来替我看守一天。说实话,原本最合适的人选是大术士席应真的。不过术士、方士之间素有摩擦,还是你们几个人看守这里我才放心。
  这次三个神识也要归位修养一天,我只能把这里的方士交给你们。如果不巧就是在我离开这一天的时候海眼喷发的话,这些方士归你们听用。好在二十年前海眼刚刚大喷发过一次,就算喷发你们也应该应付的来……”
  “大方师,海眼喷发你还会不知道吗?”没等徐福说完,归不归嘿嘿一笑打断他的话。随后老家伙继续说道:“有占祖在手,海眼什么时候喷发,您知道的最全。后天会发生什么事情,没有人比大方师更加清楚吧?”
  “占祖?你以为我没有用过吗?”归不归有些无奈的笑了一下之后,从怀里面拿出来那个小小的乌龟壳。随后将它递给了归不归说道:“我用占祖占卜过后天的事情,不过从当中只是看到一片混沌……”
  归不归在手里把玩这枚小小的龟壳,听着徐福继续说道:“海眼当中的妖气、阴气太盛,虽然我—再小心,不过这些年还是一点一点的影响到了占祖。现在用占祖占卜和海眼有关的事情,只能看到一片混沌了。”
  徐福说完,归不归并没有纠缠占祖的事情。老家伙把玩了片刻之后,便将手里的龟壳还给了大方师,嘿嘿一笑说道:“刚才大方师说要离开的,老人家我斗胆问一句。这离开怎么讲?是要藏在某座空船上呢?还是直接离开这面海域?
  “我会离开这片海域,一天之后再回来。”徐福说了一句之后,顿了一下,随后继续对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你在担心我会一走了之吗?海眼处理的不好便是天大的事情。再说你们几个的本事还不足以应付大的喷发……”

  “大方师你误会了。”归不归打断了徐福的话,他笑了—声之后,继续说道:“老人家我在想,你还是带着赵文君一起走吧。一旦海眼有个风吹草动的,她留在这里也是个麻烦,还惹得吴勉分神。
  还有就是你走了,是不是留下来几件法器?大喷发虽然来不了,不大不小的喷出来千八百只妖灵,我们也受不了。那支帝崩是不是暂时还给我扪?当初那件法器就是给方大师镇守海眼用的,现在海眼让我们看守一天,帝崩是不是也暂时还给我们一天?”
  “我就知道老家伙你一定会打帝崩的主意,已经给你准备好了……”徐福说话的时候,身后一个表情肃穆的神识从怀里面摸出来那件龙形法器。将它放在了归不归面前的桌子上之后,说道:归不归,帝崩的威力巨大,如果真有危难的话也不要对着海眼底部直接使用。那样的话会打通海眼,到时候四面八方的妖灵一起从里面喷出來,就算是大罗金仙也没有办法。
  你听明白了吗?”

  理论上这三个神识和本体一样都是徐福,归不归谁也不敢得罪,当下嘿嘿一笑,说道:“老人家我记住了,就是天塌下来,我老人家也不敢直接对着海眼底部施展。不过这话说回来,后天下面真不会有什么大喷发吧?”
  “海眼的喷发时间虽然没有准时,不过大的爆发总要—两百年才有一次的。”徐福的本体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上一次大喷发才过了二十年,海眼还远远不到大喷发的地步。给你帝崩是为了壮壮你们的胆气,等我回来之后,这件法器还是要还给我的。”
  归不归拿起了这件久违了的法器看了一眼之后,冲着徐福说道:“说起来一件帝崩还是壮不了多少的胆气……要不然的话九曲剑和炙熔是不是也借给老人家我……”
  “老家伙,你连我贴身的法器都惦记上,这就有点过分了。”徐福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帝崩给你,已经是我格外的恩典了。你还敢去打九曲剑和炙熔的主意,别动那个心思了。就算哪一天我真的想要把这两件法器传下去,也只能传给广仁。”
  归不归原本就没敢真打那两件法器的主意,只是搂草打兔子,谁知道这位大方师会不会一时糊涂,直接把那两件法器暂借出来。现在听到大方师一口回绝,果然他还没有糊涂到这个份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