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250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虽然世人都说富贵险中求,可老子明明不是来求财的呀,难道这就是好人有好报的证明?
  萧晋一边做梦一样默默吐着槽,一边将债券塞回文件袋,封好口,放进了贴身的衣兜,最后还拍了两下。
  地上的劳新畴看到这一幕,心疼的都快碎了,那是他在英镑贬值的时候特意用一些产业和丨毒丨品换来的,现在卖出去起码能赚几个亿的夷州币,可现在通通都没了。如果时光能倒流的话,他一定会在见到萧晋的第一时间就干掉他。
  “你说什么?没有解药?”那边,陆熙柔忽然一声惊叫,冲到萧晋身前怒吼道:“死变态,你瞎逞什么能?明知道酒里有毒还喝,这么想死的话,姑奶奶随时都可以满足你啊!”

  “安啦!”萧晋温柔的看着她,“病毒是几十年前被制造出来的,不管是科技水平、还是实验条件都跟现在没得比。而且,我已经找到了当年岛国人的研究资料,你要对我和清心的医术有信心嘛!”
  “死变态,你最好没事。否则的话,”陆熙柔表情凶狠无比,“我回去之后会立刻吞掉你所有的产业,然后再找男人去勾引你的那些女人!”
  “我去!要不要这么狠啊?”萧晋满头黑线。
  女孩儿抓住他的衣领把他拽到自己脸前,红着眼睛咬牙慢慢说道:“萧晋,你是我最大的魔障!相信我,如果你不在了,我一定会变得无法无天!所以,为了所有你珍视的那些人着想,你必须给老娘好好活着!”
  魔障,无论听起来、看起来、解释起来都是妥妥的贬义词,但用来形容萧晋和陆熙柔之间的感情,却是再贴切不过。
  他们不是朋友,也不是恋人,甚至超越了亲人。他们之间的默契根本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只需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能瞬间看透对方在想什么,就像是一个灵魂分裂出的两个个体。
  然而可惜的是,这两个个体是相同的。也就是说,他们不会像那些形容爱情的所谓灵魂伴侣一样互相补足彼此,而是重叠。

  爱不得,恨不得,离不开,放不下,不是魔障又是什么?
  “真是难得。”萧晋轻轻拭去女孩儿眼角不小心溢出来的一滴泪珠,微笑说,“没想到能从你这个别扭的家伙嘴里听到那么让人窝心的话,这是我人生里中毒中的最值的一次。”
  “少拿这种不值钱的话来哄我!”陆熙柔推开他,“快去解你的毒,姑奶奶没有跟你开玩笑。”
  摇摇头,萧晋回到劳新畴面前,将那个透明真空袋递给上官清心,说:“你先帮我看一下,我把与劳先生的因果解决掉再说。”

  上官清心没有迟疑,接过去一把撕开袋子就翻看起来,完全不顾忌那些已经非常脆弱的纸张会不会因此而被损坏。
  “劳先生,这里人多,咱们到隔壁谈吧。”
  说着,萧晋抬步向里间的房门走去,劳新畴挣扎着爬起来,一边跟上,一边恶毒的瞪着竹下千代子。在他想来,自己会落到这步田地,全都是因为这个骚娘们儿的大嘴巴。
  同样的,竹下千代子看着他的目光也杀意十足,因为于她而言,只要劳新畴一死,自己再拿回名单,今晚的事情就等于完全没有发生过。

  里间是个陈设相对简单的休息室,一张床,一张沙发,一个古董实木酒柜再加一个书架,就是全部的家具了。萧晋随意打量一番,正要在沙发上坐下,忽然发现书架的一格中摆了两个相框,一个是一名年轻姑娘的独照,另一个则是劳新畴与姑娘的合影。
  两张照片里的姑娘都笑的很甜,看上去很幸福的样子,而这个姑娘,正是贺兰艳敏。
  这里明显是劳新畴的私人空间,而他又不可能事先预知这一切并特意摆上照片作假,这也就说明了,他对于贺兰艳敏,是一直都没有释怀的。
  萧晋的第一反应是愤怒,但紧接着又放弃了毁掉照片的想法,走过去拿起那张独照看着,问:“你贩毒的事情在夷州上层社会并不是什么秘密,为什么却要那么残忍地对待敏敏?”
  “她要离开我。”劳新畴低下头沉默片刻,说,“前一天她看着我的眼神里还只有亲昵和爱慕,之后就变成了像在看魔鬼一样,无论我怎么解释,她对我都只剩下恐惧。我是真心爱她的,我不能忍受自己心爱的女人那样对待我……”
  “所以你宁愿毁了她,把她变得和你一样肮脏,看她还有什么资格站在人性的高处审判你,对吗?”
  劳新畴没有回答,显然是默认了。
  萧晋冷笑,放下照片,随手从酒柜里拿起一瓶威士忌拎着回到沙发上坐下,扭开瓶盖对着瓶口灌了一大口,说:“果然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你和吴建文一样,都是情感上的畸形儿。
  你们知道自己必将堕入阿鼻地狱,所以潜意识里就认为自己根本配不上任何美好。黄思绮的美艳让吴建文明白了自己有多丑陋,而敏敏的纯洁,则让你感到了自己的低劣,但你们都没有选择放手,而是像野兽一般囚禁和伤害她们。
  这就是你们所谓真心的爱?劳先生,你不觉得这听起来十分的可笑吗?”
  “我拥有超过两百人的私人军队!我的财富达到了数十亿美金!我可以轻易夺走他人的一切、包括生命也无需付出任何代价!”

  劳新畴猛地握起双拳,神色狰狞的大声道:“在这座山谷里,我的权力丝毫不亚于西方中世纪的任何领主,我就是这里的无冕之王,区区一个女人,凭什么看不起我?”
  “无冕之王?”萧晋打个哈哈,轻蔑至极的看着他说,“连一个女人的爱都留不住,你有什么资格说自己是王?金钱和权力算什么?狗穿上纯金的盔甲,依然还是狗。不然,你又怎么会落到这步田地?
  我的财富不及你,也没你那么大的权力,可是现在,在你的城堡里,我坐着你的沙发,喝着你的珍藏佳酿,而你却只能乖乖的站在我面前乞命,外面还有一个你口口声声说爱的女人正等着找你复仇!
  劳新畴,别做梦了,醒醒吧!你本质上就是一条狗,一条可怜可悲、无论身心都无处安放的野狗!”

  “你放屁!”
  或许是因为内心最脆弱的部分受到了刺激,劳新畴完全丧失了理智,大吼一声就朝萧晋扑了过去,而迎接他的,是萧晋踢出来的一条腿。
  上好的酒柜被他的身子撞裂了,好几瓶价值不菲的美酒跌落在他的身上和地上,房间里登时就弥漫起一股醉人的酒香。
  萧晋惬意的深吸口气,看都不看像条落水狗一样卧在地上的劳新畴,点燃支烟,翘着二郎腿说:“好了,娱乐时间结束,谈正事儿吧!第一个问题:关于核弹的事情,竹下千代子了解多少?”
  挨了一脚,劳新畴的理智已经回来了,同时也明白了萧晋口中的“娱乐”是什么意思。简单来讲,萧晋就是在利用贺兰艳敏的照片寻找到他的情感靶心,然后再加以精准的打击。没有什么特别的目的,仅仅只是诛心和羞辱罢了。

  萧晋根本就不是善于揣摩人心,而是玩弄人心的高手,自己太小看他了呀!
  日期:2018-06-17 08: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