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12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方长告诉周芸,剩下的费用,一成由工会支配,一成设立专项奖金,其余的都用来作为应急专项资金。
  周芸并不知道这个应急专项资金用来干什么,不过就她这一天对方长的认识来看,这个专项资金可能有用吧。
  其实不是有用,而是会有大用,只不过当下还用不上而已,正因为用不上,所以方长觉得会有好长一段时间存一笔惊人的数目,那么到时候也能够应付局面了。
  “吃完了还不走,不会是还想连我的床也占一半吧?”看着半天没反应的周芸,方长忍不住地说道。

  “你去死!”周芸骂了一声,刚起身准备跑,扭头瞪着方长道:“手艺不错,谢谢你今天的饭菜了。”
  “以后再来蹭饭,得给生活费了!”
  听到方长的话,周芸磨着牙急道:“谁要来蹭你的饭了,美得你……明天准时来上班,不然扣你工资!”
  说罢,周芸急急忙忙地走了出去,心中发慌,脚下生风,又羞又恼地跑到了公路上,这才慢下了步子。时不时还回头看一眼高高的台阶上那三楼的窗户里的灯。
  说来也奇怪,周芸向来只相信自己,不然的话也不会离开家来到这么偏远的地方。可是今天不知道着了什么魔,她居然会对方长言听计丛,关键是她对这家伙出的这些主意找不到一丁点的反驳意见。
  就拿班费这事情来说吧,虽然可能会制造很多的矛盾,但是也可以让她把一些原来看不见的权力回收,最重要的是,她这个厂长说的话以后有人会听了,这样一来,在管理上,会方便很多。
  这方长随随便便露了一手,就能把局势反转,不论是从眼光还是从手段上来讲,都是出类拔萃的一类。
  周芸回到厂里后,直接去了浴室,这回学了个乖,记得把门儿给别死了。一边洗着,脑子里全是方长叮嘱他的事情。
  一个刚才技术毕业的小子,怎么就有这么深沉的心思呢?一边抚弄着自己的身子,周芸一边琢磨起方长这个人来,不过却发现满脑子都是他光着上身做饭的样子,虽然长得丑点儿,但身材还挺霸道的……
  抹了沐浴露的指尖从那敏感与娇嫩带过的瞬间,周芸顿时一个激灵,痒得两腿发颤,不知是兴奋还是激动,鼻尖酸了,眼眶也木了,眼神有一丝慌乱,接着变得迷离,这种感觉,真是……真是……太上瘾了。

  这一夜,周芸睡得并不安稳!
  当然,方长睡得也不是很好,这一晚上,好像都有人在敲门,方长倒也没工夫去开门查验是不是真的有人。
  直到次日一早,打开门时,方长从门口的地上捡到一个未开封的套子,他才相信昨天晚上的确有人在敲门,冲对面的紧闭的门笑看了一眼,暗想,赵雅这一夜估计痒得难受吧?
  笑了笑,方长把套子往兜里一塞,然后晃晃悠悠地下楼往镇上走去。
  前头二十年,方长没有一天像今天这么惬意,所以方长感觉还没睡醒一样。就算接下来的日子再怎么苦,也比过去好一百倍。
  晃晃悠悠地来到厂里,把早上出门前煮的两个鸡蛋分别从左右兜里掏出来攥在手里,敲响了周芸办公室的门。

  “进来……”
  方长听到这声音的时候,推门走了进去,周芸还没有换工作服,白色一字肩的上衣将一双诱人的锁骨裸在眼前,粉嫩的玉颈细致得没有一丝皱纹,进门就是一股幽香,提神醒脑。
  “昨晚没睡好啊,眼眶都黑了!”方长把鸡蛋放在办公桌上冲周芸问道。
  周芸双颊升温,看着桌上还在滚动的两个鸡蛋,心里暖暖的,禁不住瞥了方长一眼后,说道:“管好你自己就行了,一会儿把废旧清理了就送你下班组去,今天周五了,晚上给你摆几桌接风,顺便让大家聚一下,好久没搞活动了。”
  方长暗想,你倒是挺会安排,都说女人花钱的功夫多过挣钱,这话果然没错啊。
  正想着,方长的电话响了,接起电话应道:“你好!”
  “方长兄弟吧,我是文总派来拉废旧的,请问你人在厂里吧,车到厂门口了!”
  听到这话,方长走出办公室,往厂门口一看,在三楼冲大门外的车挥了挥手,然后挂了电话,往办公室里一看,周芸马上冲他挥挥手,示意他先下去,自己随后就来。
  看到方长前脚一走,周芸的心狂跳起来,一下子就像回到了当初那个穿校服当疯丫头的年纪,坏坏一笑,左右手各抓着一个蛋……
  砰!
  两个鸡蛋撞在一起,一个撞碎了,一个完好无损,周芸攥着完好无损的那一个像得胜者般骄傲,转头拉开窗,顺手就把那个撞碎的鸡蛋给扔了出去。
  “哎哟……卧草,谁特么拿鸡蛋扔我……”
  一声嚎叫,吓得周芸脖子一缩,像干了坏事的小丫头,赶紧把窗户给关了起来,然后捂着狂跳的胸口喃喃道:“原谅我再任性一次!”
  一边说,一边敲碎了手里的这只鸡蛋,剥了壳后,轻轻地咬了一口她很多年都没有吃过的鸡蛋,果然还是那么难吃,但已经不是难以下咽的味道。
  不一会儿功夫,楼下已经热闹了起来,周芸走出去的时候,周李吴黄四大金刚正带着班组上的成员往名班清理出来的废旧往车上搬,机加工车间的废铁屑与钢屑也正一推车一推车地从车间后被搬出来。
  方长没有搭把手,只是在默默地盘算着这些东西的重量与价值,过去这么多年卖出去的废旧估计早就够副厂长在一线城市买套三居室的房子了。
  花了将近两个小时,这些在方长眼里看来是金银的东西终于被三辆卡车全部搬上了货车。
  在周芸的示意下,方长跳上去,跟车去得利的回收站去了。
  厂里的空地上聚集了几十号男女,每个人的神态都不太一致,不过看热闹的心情却是一样的。
  汽修一班的班长周大乾往楼上看了看,冷笑道:“我们这个厂长啊这次麻烦大咯!”
  “老周说得没错啊,副厂长的活都敢抢,她可能还不知道叶秀芹跟她男人没一个好惹的,这前脚把东西搬走,叶秀芹铁定会给他男人打电话,到时候又是一大帮子社会人舞刀弄棍地把东西抢回去。”
  周大乾嘿嘿一笑,冲一旁没吭声的黄伟叫道:“老黄,厂长不是要扣你的钱吗,一会儿有人要替你出气了。”

  黄伟一听这话,马上没好气道:“出尼玛那个壁,咱们厂长要是被人给怼了,你脸上好看啊,就你那个脑袋也就是个被门挤了的货!”
  就在所有人发呆的时候,周芸来到众人当中,扯着嗓门儿喊道:“一会儿我会让人把废旧的回收价格公示出来,下午各车间班组长,办公室助理工程师和主任一级的干部到会议室开会,我们商量一下这笔费用的分配问题。”
  这话就像一颗丨炸丨弹,让所有听到这话的人再也不能平静了。
  得利回收站的小工正把大量的废钢废铁等货品从车上扒下来过称。
  而那些完全还可以使用的机器零件与汽配件侧被分类摆放,还有两三个人手里拿着把巨大的游表卡尺在量着刹车鼓的内径,看得出来,这些东西拿到外面一定能卖个好价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