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8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对方长来说,刀太轻拿在手里没有丁点手感,用着不爽。一边磨刀,方长一边说道:“厂里给卡车换下来的承重钢板随便一片儿用来打把刀不论是切肉,还是宰骨头,那都是上佳的选择啊!”
  看着方长说得头头是道,周芸信了,然而让周芸吃惊的还在后面。
  只见方长把一口铁锅往灶上一架,打着火就那么干烧起来,看得周芸有些发懵,不洗锅就算了,炒菜还不放油,赶紧叫道:“方长,你是不是傻,这会把锅烧坏的!”
  “烧不坏!”方长笑了笑,将一块五花肉往菜板上一摁,刀口横陈,从自己手掌下哧溜一刀划过,一整块五花肉皮子就被喇了下来。
  就凭方长露这一手,就把周芸的下巴给惊得差点掉地上了,这……这……也太帅了吧?
  然而整场厨艺秀才刚刚开始而已,方长把喇下来的肉皮子往锅里一扔,将就锅铲摁住肉皮子在锅里滋起来,高温下,猪油被煎了出来,滋滋地响,很快就被方长把锅给滋了个遍,青烟四起。
  倒掉肉皮子和炼出来的油后,把锅洗洗干净加上水,放在灶台上烧水时,一刀下去,将那一斤五花切成两块,一块扔进锅,另一块儿直接给剁成了肉泥。
  把所有的配菜和佐料都备齐,锅里的五花也煮熟了七八分,放在冷水下猛冲了一阵,往冷藏室里一冻,两分钟后,软硬适中的五花肉被拿出来重新放在菜板上,菜刀平指而下,刀刀深浅如一,肉片比纸略厚,肥瘦相间,还没入锅,就把周芸看得口水横流,这小子是学厨师的吧?

  肉片切好,油温已起,倒肉入锅时,哗啦一声,吓得周芸跳着脚往外躲,这也是周芸永远不会做菜的原因,无法克服对滚油的恐惧。
  肉片进滚油不过一瞬间,自然卷了起来,姜蒜入锅炒香,再加了些许糖和豆瓣,色香已全,倒入脱过水的连花白,炒熟后,一道地诱人的回锅肉正式上桌。
  接下来方长又做了道番茄炒鸡蛋,再炒一个菜芯,两素一荤上桌时,二手电饭煲也啪地一声跳到了保温键上。
  红绿黄,三色搭配,又香又美,周芸怕一张嘴时,口水牵线地往外滚,这一瞬间,她闻到了家常的味道,简直幸福得想哭。

  为了把自己的注意力分散一些,她禁不信地问道:“你也太小气了吧,我看你剁了肉糜,怎么不做啊?”
  方长将白米饭放在她的面前,递上一双筷子道:“那肉靡是晚上包饺子用的,你要是想吃,晚上再过来啊!”
  “去!”周芸白了方长一眼道:“谁想吃你包的饺子啊?”
  说着,周芸抢过筷子,迫不及待地夹起一片回锅肉来,放进嘴里就是一阵猛嚼!
  初入口时,觉得味儿太重,不过越嚼就越香,香到口腔内已经抑制不住地分泌起唾液来。

  “太好吃了!”周芸把所有菜都尝了一遍后,只叹了一句,到把桌子上的饭菜都吃干净以前,再没有说过半句话。
  这顿饭吃得很快,几乎可以用狼吞虎咽来形容,周芸已经顾不得吃相了,汗珠子一颗接一颗地往下滴,沟子里早已经散着水光。方长时不时地瞄上一眼,再想着被这地方夹一夹时的冲动,那感觉别提有多带劲了。
  没大会儿的工夫,周芸就感觉自己湿透了。
  方长见状,嘿嘿笑道:“要不,大厂长就在我这儿洗个澡吧!”
  “滚!”想到昨儿夜里的事儿,周芸脸色一红,有些紧张地看着满脸坏笑的方长,突然发现这个死家伙就是故意逗她的,于是自觉地准备去洗碗。

  方长情急下,摁住了她的手,吓得周芸全身一震,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着,怎么都不敢抬头看方长一眼,像是害怕,又像是期许,她就奇了怪,怎么会突然被这么个丑男人弄得有点失去理智了啊?
  “还是我去洗吧!”方长赶紧说道:“女人的手怎么能用来做这些事情呢?”
  听到这话的一瞬间,周芸抬起头来,再看着方长时,发现在这个男人虽然丑,但是太有男人味,好蛮啊!难怪人家都说洗碗的男人帅爆了,果然没有错。
  就这样,周芸就看着方长把碗给洗完了。
  一看周芸没走,忍不住笑道:“你不会真准备在这里洗个澡吧?”
  “死开!”周芸回过神来瞪了方长一眼,想起正事来说道:“差点忘了,我把你教我的法子一字不差地对黄伟讲了,看他的样子应该信了个七八分了,你说你小子出的招儿怎么这么损啊?”
  方长笑了笑道:“有没有用得过几天才看得出来,对了厂长,今天的饭菜还满意吗?”
  “凑合吧!”周芸瘪瘪嘴,不能壮了方长的气焰,哼道:“第一次做吧!”
  “第二次!”方长笑道:“我差不多会做五六百道菜,都只做过一次,由我自己试菜,所以你是第一个吃我做的饭菜的人。”

  周芸心里一颤,暗想,这家伙的话是什么意思啊,他这眼神儿算什么?难道是要表白吗?他怎么回事啊,从今晚到现在认识也不超过二十四小时,有这么仓促草率吗?要是他真的表白,我该怎么办啊?
  就在周芸完全慌乱的时候,方长苦笑道:“兜里的钱已经全花光了,如果你以后还想来蹭饭的话,有件事情你可以考虑一下。”
  “别闹,我的男朋友不说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再怎么也得有个上升空间吧,至少不能比我差吧?”
  方长见她为难的样子,眨巴眨巴眼道:“厂长,你没事吧,我是希望你同意把厂里每天产生的废旧集中起来出售,这笔收入可以拿出一部分用来给各班充当班费,另一部分直接用来奖励个人。”
  “原来是这事啊!”周芸松了一口气的同样,心中狂跳,不知道为什么,方长没对她表白,让她有点小失落,只不过这情绪一闪而过,马上说道:“每天的废旧才多少钱啊,这事情一直是副厂长在管,他说也值不了几个钱,找人回收了后得到的钱放在工会了,逢年过节的就给厂里的贫困员工发几百块慰问费,也算是厂里的一点心意。”
  “逢年过节?几百块慰问费?”方长摇头苦笑道:“你这厂长当得还真是昏头,我来跟你算笔账,市面上明码标价,废铜十多块一斤,废铁五六毛,废油两块多钱一升,还有其余的什么稀有金属价格更高,机械厂每天产生的废料是按吨计算的,当中以油和铁为主,你是大学生,按废旧回收均价两块来算的话,一天该有多少钱了?”
  “什么?”周芸惊叫道:“你是说机械厂每天的废料就能卖四千多块钱?”
  方长先是点点头,再摇摇头,道:“其实是远远不止的,打个比方,一个废旧的马达,别人拉走可能才二十块,但是把它拆开,里面的缠着的铜丝都不止一斤,一斤铜丝的价格可是远远高于二十块的。又比如,一个制动刹车轮毂,一个就有七十多斤重,按废铁卖,才四十多块一个,可是你想过没,这轮毂也许根本就没达到换的标准,拿到外头去卖给那些地方上的卡车司机,最少也得四五百块啊!这当中有多少油水不用我再多说了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