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姨子来到家里之后》
第228节

作者: 郑释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崔小兰看见苗晓曼,神情又是一滞,心说真是怪了,这两个女人一个比一个长得漂亮。
  苗晓兰的容貌,比杨钰慧还要好看两分。
  杨钰慧指着刘长青说:“晓曼,你男朋友快要被折磨死了,这个护士一点都不专业,不仅不专业,还人品有问题,说你男朋友只能打光棍,还要介绍个哑巴给他当老婆!我这是维护你啊,能不跟她急吗?晓曼,你看着,我去找别的护士来。”
  杨钰慧说完就走了出去。
  刘长青看看杨钰慧的背影,心里想的是,救了这女人还是不错的,之前对自己横挑鼻子竖挑眼,就是看不顺眼,现在居然能主动维护了,算你有良心!
  苗晓曼皱着眉头看一眼崔小兰,问刘长青:“怎么样,很疼啊?”

  见他脑门上都是汗,赶紧拿出纸巾给他擦了擦,一脸很紧张的表情。
  崔小兰这时候都已经懵了,没想到眼前这位气质高雅,沉鱼落雁的女子,会是自己这个穷酸表弟的女朋友,她是不是眼瞎啊?她感觉好不真实,震惊的说不出话来,至于自己是刘长青表姐的话,更是开不了口了。
  很快,杨钰慧就找了另一个年龄稍大的护士过来。
  进门后还指着崔小兰说:“我要投诉她,骂我脑子坏掉了!我是病人啊,这种素质的人,怎么能当护士?我是阳光日报的记者,这件事要是不给我个满意的答复,我一定会把这件事放到报纸上曝光。”
  年长护士表情不好看,狠狠盯了崔小兰一眼,态度非常严厉的呵斥了一番,让她赶紧给人道歉;刘长青看见崔小兰都要哭了,说实话,他觉得还是很解气的,这个讨厌的表姐,也有这种时候。
  但是,刘长青不能不说话了,要是崔小兰真的被踢出医院,到时候那个更加势利眼的大舅妈,恐怕要到他们家来撒泼打滚,叫骂三天了。他赶紧说道:“钰慧,你消消气,这件事是个误会。”
  杨钰慧道:“你别怕,我给你撑腰。”
  刘长青汗颜:“这个……她是我表姐,刚才,估计是看我受伤气坏了,正在教训我呢!”

  “啊——”
  “她是你表姐?”
  苗晓曼和杨钰慧都是惊的张大嘴巴。
  那老护士也神情讶异,然后那紧绷的脸总算好了一些。
  杨钰慧闹了半天,结果闹出一场乌龙,真是又气又恼:“你怎么不早点说啊?看我出洋相很好玩吗?你真是个变态,以后别想我帮你!”
  杨钰慧不投诉崔小兰了。
  但是,崔小兰也没对刘长青感恩戴德,甚至离开治疗室的时候还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整个处理的过程,持续了二十分钟。
  就算老护士很小心的清理,但这种开放式伤口,只要酒精沾上去,必定会痛的要死要活;左手掌上面的更是,因为伤口跟衣服黏在一起了,揭下来的时候,更是钻心的疼;苗晓曼看得心疼加肉麻,后来转来视线都不敢看了。

  杨钰慧蹙紧眉头死死的盯着,眼神忽明忽暗,时不时看看刘长青的脸,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刘长青的处理完,杨钰慧的脚上也简单处理了一下。
  让两人先在走廊凳子上坐着,苗晓曼说去外面买两件衣服来。
  刘长青和杨钰慧身上的衣服都血迹斑斑,哪里能回去,被滚刀肉崔金花看见的人,一准吓出心脏病来。
  苗晓曼离开,刘长青见杨钰慧扭转脑袋不理他,就说道:“钰慧,生气了?那个……刚才那真是我表姐,是我大舅的小女儿,我大舅妈那个人很难弄的,你要是刚才投诉她,让她丢了工作,她老娘得找我拼命。”
  杨钰慧哼了一声:“我是气这个吗?我是气你之前为什么不早点说?”
  刘长青道:“我跟他关系不太好。”
  杨钰慧道:“看出来了,她刚才那可不是关心你,说话口气高高在上,以为自己是金枝玉叶了,明明也是只山鸡,还当自己是凤凰!你说,同样是你姐,那个女警就好太多了,怎么差别就那么大呢?”
  她说话说的有趣,刘长青就笑了起来。
  心说:我那干姐姐能一样?那可是真刀真枪干出来的感情,这时就说:“钰慧,那你是山鸡还是凤凰?”
  杨钰慧直接给他一个大白眼。
  很快,苗晓曼就买了衣服回来。
  给刘长青的是一件长袖,一条长裤,这样就算回家也能避开崔金花的视线;杨钰慧的则是一件衬衣,质量都一般般,没花多少钱,要知道苗大村长现在可以囊中羞涩。
  “只有这些了,将就穿吧,我可真没钱了。”苗晓曼说道。
  杨钰慧把衬衣穿上,诧异的看看苗晓曼和刘长青,心里止不住猜想:难道晓曼的钱都拿给刘长青花了?她可是很清楚,苗晓曼的零花钱不少,在学校的时候从来都不差钱。
  “嗯,没事。”刘长青点头。
  “你自己能穿吗?”苗晓曼问。
  “不能,要不你帮我穿。”
  一只手,确实不好穿呢!

  苗晓曼瞄了眼杨钰慧,心想做戏做全套,既然开了头就没有半途而废的道理;于是在附近找了找,找到一间空着的杂物间,跟刘长青一起走了进去。
  杨钰慧看到刘长青依然光着脚,想到自己一直穿着他的鞋子也不合适,就说:“晓曼,我出去买双鞋,很快就回来。”
  “啊——,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
  给刘长青换衣服很简单,他穿的是短袖T恤衫,手臂上也包上了纱布,苗晓曼只要帮她扯住一边,轻轻一拉就脱下来了;但是换裤子……她一个黄花闺女真是没给男人换过,帮刘长青解开裤子扣的时候,手指就在轻轻颤抖,脸红心跳。

  “晓曼,你害羞啊?”
  刘长青直视苗晓曼的脸,他现在是有经验的人士了,在男女方面胆子大了很多,看到苗晓曼害羞的样子,就忍不住想逗逗她。
  苗晓曼却死鸭子嘴硬:“切,我有什么好害羞的,又不是没见过。”
  刘长青道:“那快点吧,一会来人可说不清了。”

  苗晓曼一想是,这才三下五除二帮他扯掉,那一瞬间,近距离观看那弹出来的一团,差点惊呼出来,心跳都漏了一拍,然后又装作不在意的说:“你这家伙,是不是自己偷偷摸摸经常喝你那种酒啊?经常喝不会喝坏吧?”
  “我哪里需要喝那个,你不知道我有多……嗯,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什么我知道了,我才不要知道。”她羞红了脸说,这时抓着裤子让他抬脚套进去,可就在这时,本来锁上的门响起有钥匙开门的声音,紧接着一个女护士走了进来(这种锁,里面反锁也能用钥匙打开);苗晓曼和刘长青是站在一排柜子后面的,所以她没发现,而两人现在这样的姿态,自然也不好被她看见,于是赶紧矮身藏了起来,想着等她离开后再出去。
  日期:2018-07-20 18: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