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古眼:拥有一双看透世间一切赝品的眼睛后》
第330节

作者: 金元宝本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反正一千块也不算多贵,再说了,这些都是盘了好些时候的,换做以前,光是盘的钱都得好几百。
  这么算起来,也不贵不是。
  于是乎,好几个富裕的藏友也买了几串戴上。鲁璟瑜的生意一下子就火了起来。
  这时候,一个小年轻指指鲁璟瑜手中最下面的一条手串说道。
  “金鱼老板,这串请给我瞅瞅。”
  鲁璟瑜倒也没听出来金鱼这两字,毕竟周围这么多人买自己的藏品。
  应了一声兄弟你自己拿。

  小年轻随手将那串手串拿到了手放在手心。
  这是一串十八子的零点八的手串。
  棕红色,十八颗的珠子磨得很平了,但是整个珠子却是看不见一点点的棕眼,只能看得到丝丝的岁月磋磨留下的痕迹。
  这串手链保存得很完好,每隔四个珠子就串着一颗颜色微黑的珍珠,葫芦头是一个绿色的翡翠类的东西。
  佛头还牵出来两根配饰,流苏上分别是两颗豌豆大的黄色珠子。
  “这手串是你自己做的?”
  鲁璟瑜的生意不错,忙着跟别人说话,偏头看了看,笑着说道:“不瞒你说,这个是我原来收的,一直就这样。”
  这句话就完全暴露了鲁璟瑜的二道贩子身份了。
  不过鲁璟瑜倒也坦诚。我就是做生意的,那又如何。
  小年轻轻轻把手串扯了下,看了看手串的线,眨眨眼,随即熟练的五指一伸,手串就到了自己的腕间。

  “你倒是挺会做生意的,这样的地方这样的气氛,这样好的东西,不愁卖不出去。”
  鲁璟瑜微微一怔,呵呵笑起来,脸上却是满面的愁苦。
  “唉,没法子啊……要生活不是。这都是以前压的货……”
  “好好的,一下子就垮了……十几万呐……”

  小年轻嗯了一声,静静说道:“那现在怎么样?”
  鲁璟瑜笑了笑,眼睛里露出一抹光亮,呵呵说道:“混口饭吃,混口饭吃……本钱反正是拿回来了……”
  小年轻哦了声,嘴角上翘:“这串我要了,多少钱?”
  鲁璟瑜这时候忙着收另外两个人的钱,随眼一扫金锋腕子上的手串,也记不住当时是多少收来的了。
  随口说了几句,说什么当时多少多少收的搪塞了过去。
  “哥们,这串要特殊点,流苏和配饰那几颗珠子我看不懂,还有佛头……”

  “不过,四颗隔珠是真正的珍珠,就是老了黑了。”
  “当时我花了一千八还是两千二收的,你要就给两千得了……亏赚都无所谓。”
  小年轻这时候嗯了一声,猛然转头。
  斜对面,刚才那三个‘专家’的其中一个正在跟一对父子交谈着什么。
  小年轻双眼微闭,一道寒光闪烁出来。
  反手掏了一叠钱丢进鲁璟瑜的木箱子里,漫步走了过去。
  “喂,哥们,你给这么多!?”
  “多了嘿,哥们……嘿……”
  鲁璟瑜嗳嗳嗳的叫着小年轻,却是被好几个人围着抽不开身,只得眼睁睁看着小年轻走远。
  赶紧催促着藏友买家速度,自己收了工之后,好去追那小年轻。
  斜对面,也是围了好些个人。
  人群里的是一对父子。儿子坐在轮椅上,老父亲得有六七十岁了,穿着朴素,面黄肌瘦。
  儿子大约四十来岁,面色惨白得就跟吸血鬼似的,胡子拉渣,穿的件老式的军大衣,身上散发出浓浓的中药味,还有一股子难闻的气味。
  在轮椅的下面,挂着一个自制的大矿泉水壶,一根细细的导尿管从水壶牵引上去,直直延伸进那中年男子的裤子里。

  中年男子的轮椅也是烂得不行了,前面两个小轮子绑着细细的扎丝来固定。
  听老人自己介绍说,他叫曹佑,儿子叫曹雄杰。家是郊区最烂最穷的那片,老伴去世得早。家境一直不太好。
  老人六十多岁了还摆着小吃摊子,儿子在城区送快递,去年被车撞了,一只脚落下了残疾,肾也割了一半丢了。
  赔偿倒是拿了好几十万,还有工伤补贴。
  曹雄杰心性也强,没休息几天立刻去上班。快递公司的倒是接受曹雄杰,一只脚残了并不影响骑电瓶车。
  但大城市里送快递的,那种劳动强度真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了。
  没上两个月班,曹雄杰就病倒了。这一病就把家里给拖垮了。
  检查出来是肾脏的毛病,慢性肾衰竭。
  天都塌了!
  不到大半年,赔偿的几十万就砸了进去,还是医不好,现在只能吃中药吊命。
  活一天,那就算一天。

  昨天在这里摆早摊的时候,听说今天有鉴宝大会,曹佑回家里翻了一宿,找到了一个小立桌,依稀记得这是小时候家里就放着的。
  于是就拿过来给专家看看,是不是什么老物件。不是的话就拿回去,是的话就托人卖了,给曹雄杰买点进口药。
  那个小立桌就在曹雄杰的怀里抱着。
  普普通通,有些泛黑,高差不多有一米二,面宽不过一尺,长不过一尺三。
  这个应该不叫小立桌,但曹佑也叫不出这东西的名字来。
  这东西很是奇特。

  面板暂且不说,它的四根桌腿非常的细,仅仅不过两公分宽,而且桌腿底部还是尖的。
  四根桌腿笔直垂下,距离桌面一尺有四根固定的横条支撑。
  这东西,可真的太奇特了。
  在场的大多都是老年人,在魔都这种百年国际大都会生活了一辈子,家里祖上那都是随口就能说出一堆名人来的主。
  什么样的奢华和档次那都是见过的。
  但,这玩意,还真没人看出来具体是干什么用的?
  曹佑老大爷把轮椅固定好,从曹雄杰身上拿了长条桌下来放地上,众人四下里各个方向一看,都觉得不靠谱。

  摆在地上的长条桌极不协调,更不美观,关键是四只桌腿还是尖的,就没见过这种造型的东西。
  最重要的还是他的材质,整体泛黑得很厉害,桌面很毛糙,摸上去有些扎手。
  从露出来的皮壳去看里面的材质,也就是一般的楠木而已。
  藏友中有人不少是带着自己收藏的家具来的,有小叶紫檀的小书柜,还有黄花梨的小茶几,都是一眼真、大开门的老物件。
  这些藏友也算是小众里的高手,只钻研老家具一项,在业余里的老鸟们里边,也算是专家了。
  几个人蹲着身子琢磨了半响,还跟着专家大师一样,上了高倍放大镜的大杀器来,最终的结果……
  那就是没有结果。

  其实每个人都心里有数,但这两父子确实太造孽太苦了,这些人都不忍心说实话。
  人生就是这么如此,有痛苦,有执着,更有牵挂。
  曹佑虽然是社会的最底层人士,但察言观色人人都会,看到众人的表情跟模样,也都猜到了答案。
  一只枯枯瘦瘦满是皱纹的手轻轻的拉住曹雄杰的手,紧紧的握着,笑着说道:“放心。专家还没看。这东西肯定是好东西。”
  “拿到钱,阿爸就给你换肾。”
  曹雄杰艰难的抬头看着自己父亲,微微点头,又摇摇头,嘶声叫道:“给阿爸养老。”
  曹佑听到这话,泪水一下子就出来,狠狠的一抹老泪,笑了起来。
  这一幕看在众人眼里,很多人都暗地神伤叹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