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249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黄思绮不吭声了,只是委屈幽怨的默默掉泪。
  核弹都冒出来了,萧晋这会儿实在是静不下心来哄女人,只好求助的看向上官清心。
  上官清心想了想,却说:“我觉得,你可能还真得带思绮回内地。”
  黄思绮猛地抬起头,脸上满是希冀和对她的感激,萧晋却差点儿被她闪到腰。
  “姑奶奶,你不愿意帮忙可以闭嘴,都什么时候了还添乱,是嫌我现在面前的麻烦事还少吗?”
  “我才没给你添乱呢!是你自己这会儿心神不定脑子不好使了。”上官清心笑着说,“好好想想,就算劳新畴这边你能威胁竹下千代子闭嘴,可谷同光呢?
  人家可是夷州国防部情报局的局长,核弹这事儿肯定也不是他一个人就能干出来的,背后指不定有着多么庞大的利益集团支持呢!
  到时候你拍拍屁股走了,思绮怎么办?难道你还能把所有的相关人员都杀光屠尽不成?”
  萧晋顿时傻了眼,他还真把这层给忽略了,琢磨良久,迟疑道:“知道思绮和我有关系的人,也就只有劳新畴吧?!”
  上官清心坏笑:“不怕一万怕万一,你舍得让她冒这个险么?”
  萧晋哭笑不得,见黄思绮的眼神已经变得忐忑,就又叹息一声,说:“看情况吧!实在不行,你就跟清心她们一起走。不过,思绮,如果有可能的话,我还是希望你能留在夷州。毕竟这里是你土生土长的家乡,一切你都很熟悉,到了内地举目无亲,你会孤独的。”

  黄思绮立刻道:“我在这里也没有亲人。”
  萧晋头疼的厉害,却再也无话可说。在他的内心里,如果必须要从夷州带走一个姑娘的话,他到宁愿是张安衾。不是因为他看不上黄思绮,而是因为黄思绮对他的感情明显是病态且畸形的,这对谁都不公平,张安衾起码是真的喜欢他。
  这时,门外忽然有动静传来,上官清心神色一凛,人便轻盈的掠到了门后,双手的指缝间也各夹了两枚银针。
  片刻后,伴随着房门被推开,陆熙柔捏着嗓子一般的声音同时响起:“队长别开枪,是我!”

  上官清心没忍住“噗嗤”一声乐了,从门后出来看着她道:“你这耍贫嘴的样子,可真跟萧晋一样一样的。”
  “怎么说话呢?为什么就不能是他跟我一样?”
  陆熙柔瞪着眼走进来,先是瞅了瞅地上仿佛快死的劳新畴,目光这才落到沙发上,然后她就敏锐的发现了黄思绮的不对劲。
  “呦!咋的?你们这是在表演患难见真情么?”她走过去冷冷地问。
  “消停会儿,事情发生了变化,咱们麻烦大了,知道吗?”

  萧晋摇摇头,起身来到贺兰艳敏身前握住了女孩儿的手。
  此时此刻,贺兰艳敏的脸色已经变得苍白,眼睛死死的盯着地上的劳新畴,其中恨意滔天,连身体都颤抖了起来。
  “敏敏,哥哥还有些事情要问他,问完之后他就是你的,你想对他做什么都可以,杀了他都行。”
  贺兰艳敏身体的颤抖猛然停住,转脸看着他问:“不是要活捉吗?”
  萧晋摇头:“在将要发生的事情面前,他的死活已经完全不重要了。虽然哥哥不希望你的双手沾上人血,但是,他必须为他曾对你做过的事情付出代价,你也有向他复仇的权利,所以,无论你想做什么,哥哥都支持你。”
  眼泪瞬间涌出了眼眶,但被贺兰艳敏迅速的抹去了,女孩儿表情坚毅地说:“我听哥哥的。”

  “嗯,乖!忙了一整天,今晚还要连夜离开这里,先去休息一会儿吧!”
  摸摸的女孩儿的头顶,萧晋的视线这才落在后面的竹下千代子脸上。
  竹下千代子当即就要开口,却被他抬手制止。“竹下小姐,我知道你有很多话要说,但很抱歉,我这会儿很忙,没时间跟你讨价还价。现在,你只需要回答我一个问题,就可以到一旁休息了。”
  竹下千代子咬了咬牙:“你要问什么?”
  “你能完全信任你带来的那些人吗?换句话说,他们会不会出卖你?”
  “我不需要信任他们。”竹下千代子口气阴毒的说,“名单泄露的事情不能被任何人知道,不管他们对我是否绝对忠心,今晚都是他们人生中的最后一个夜晚。”
  闻言,萧晋挑了挑眉,说:“那好,你现在让他们换上城堡内部安保人员的衣服待命,不出意外的话,天亮之前会有人替你把他们全部解决掉的。”
  竹下千代子皱起眉:“你要做什么?”
  萧晋没理她,转身问陆熙柔:“你们过来这一路的手尾都打扫干净了吧?!”
  “放心,但凡见到我们的人都已经死了,那些侍者以及还没休息的宾客什么都不会发现的。”陆熙柔瘫坐在沙发上,语气随意道,“倒是你,为什么要临时改变我们的既定计划?出什么麻烦了吗?”
  萧晋苦笑一声,让上官清心给她解释,自己则来到劳新畴的身旁蹲下,将他身上的银针一一起出,然后冷冷地说:“你死定了,这一点毋庸置疑。但是,就像之前你给我的选择一样,是痛快的死,还是体验着刚刚那种痛苦的死,全在你一念之间。”
  劳新畴喘息的声音就像是在拉风箱,脸上全是残留的余悸,根本说不出半个字来。
  萧晋伸出手掌抵住他的胸膛,输入进去一点内息安抚了下他的气血,然后问道:“你保险柜的密码是什么?”
  “饶……饶我一命,我什么都……都告诉你!”劳新畴没有回答,而是哀求道。

  萧晋眯了眯眼,说:“我没有资格饶了你,能够决定你命运的是敏敏。”
  劳新畴沉默片刻,眼中就燃起了些许希望的火焰,咽口唾沫说:“密码是18950417。”
  萧晋点点头,起身刚要走,忽然反应过来什么,抬腿就在他的脸上狠狠踹了一脚,登时就踹的他鼻血长流。
  “妈蛋的,密码都设成辫子狗朝跟岛国人签条约的那天,你们劳家还真他娘的有习惯当狗的血统。”
  萧晋骂骂咧咧的去开保险柜,劳新畴却觉得自己很冤。因为那密码也是最疼他的太***出生日期,跟某不平等条约正好是一天,上哪儿说理去?

  打开保险柜,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七八块金砖,其次便是一些美金,萧晋撇撇嘴,拿出一个小布袋打开,见里面装着几十颗钻石,就随手揣进了兜里,打算回家后哄女人和孩子们玩儿。
  在保险柜的下层,则放着一个文件袋和一个透明的真空塑料袋。可以很明显的看到,塑料袋里装着一摞颜色泛黄的纸张,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就是当年岛国人留下的病毒试验资料了,只是不知道里面有没有自己想要的。
  萧晋心里嘀咕着,伸手先将那个文件袋拿了出来,一打开,眼珠子就瞪圆了。
  因为袋子里装的赫然是一沓英格兰银行发行的不记名债券,每一张都面值一百万英镑,粗略数数,至少有三四十张。
  也就是说,这一沓纸就价值三亿多华币,加上他二十多天前在菲利普会所赢的那五千万美金,这一趟夷州之行,他已经凭白进账了将近七个亿。
  日期:2018-06-16 18: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