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906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扔了餐巾纸,安邦手随意的插在口袋里,使劲的攥着拳头,两根手指上已经被热油给烫出了好几个水泡。
  “索林伯格先生,这顿中餐你要是吃的不太满意,下顿我再请你,谢谢您今天的款待了”安邦忽然弯腰身子,在索林伯格耳边轻声说道:“我下面说的话你就当我是喝多了酒的醉话······你跟李才林死抱在一起,不就是图他的财么?换个地方你能得到的并不会比在他这里少,左右都是贪,在哪不一样啊,是不?”
  “啪”索林伯格瞪着眼睛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杯子和酒瓶都给拍的跳了起来。
  “哈哈,喝多了,喝多了,言多必失啊”安邦直起腰来,揉着脑袋摆手说道:“大路朝天各走半天,但谁他么知道走着走着会不会撞在一起啊,草,就他么看鹿死谁手吧”
  李才林目视着走向酒店外面的安邦,白华皱眉说道:“他的脾气不像是传说中那样一点就着的啊”
  “人没着,心里着了”李才林指着桌子上的水煮鱼说道:“换一份,扔了吧”

  白华诧异的说道:“肉也没老,看着挺新鲜的啊”
  “看着反胃·······”
  安邦走出酒店后,快步朝着远处一溜小跑,转了个弯后扶着墙就开始狂吐起来,一股辛辣刺鼻的味道顿时弥漫在空气里。
  一斤的白酒安邦平时喝肯定没事,两斤他也不至于喝吐了,但今天这酒喝的太急,肚子太空,一斤白酒喝完之后差点没给他干出酒精中毒来。
  “啪,啪”何征跟出来后,拍着安邦的后背急促的说道:“吐,快点吐,不行就赶紧去医院洗胃,这么多酒喝下去,你别干出酒精中毒来”
  “呕······”安邦干呕了半天,吐出一滩酒水后就吐不出来了,只能用手指扣着嗓子眼,吐着吐着就把他吐得直翻白眼了,眼泪鼻涕一把一把的。
  “噗通”吐完后,安邦坐在地上靠着墙喘了几口粗气说道:“这他么的太遭罪了”
  “嘎吱”永孝和刘牧开车过来,停在路边看着安邦说道:“哥,咋回事啊?”
  安邦抹着眼泪和鼻涕摆手说道:“没事了,你俩咋过来了呢”

  “我让他们来的,我怕你一急眼再把那个警监给用酒瓶子敲了,防着你出事”何征说道。
  安邦拿出烟来,抽着说道:“李才林这是故意将了我一把,等着我犯浑下手,我他么能让他如意么?这瓶子要是敲下去,大圈半年多的努力就全白费了,李才林也是在用这种方式告诉我,他和温哥华的警方关系很好,草·····显摆呗”
  何征嗯了一声,皱眉说道:“最近暂时都低调点,别犯在这个警监的手里,李才林可能就故意等着我们找茬呢”
  “嗯,告诉陈小帅和李奎他们,老实眯着·······”
  另外一头,李才林他们这顿饭一个多小时后就结束了,他和白华从酒店出来上了车。

  “安邦比我们想象中的要难对付了点,外面传言他这个人脾气很火爆,几次大圈和人冲突他都是动刀动枪的,但今天他挺能忍啊,索林伯格弹了烟灰的那两杯酒,他眉头都没皱一下就喝下去了,么的整简单了,早知道我往里面吐口痰好了,才林你猜他会不会喝下去?”
  “会喝!”李才林说道:“但是他喝完了,今天晚上你都不一定能过得去”
  白华冷笑着说道:“不就是逼着他动手么,我他么就是当个诱饵能咋的”
  “算了,先不急研究他,对了,成哥的人已经过来了,你给安排好了吧?”
  白华说道:“嗯,人到了温哥华之后就被我接走安顿了,暂时住在我的一栋房子里”
  “好好供着吧,成哥这批人都要成仙了,不是那么好用的······”李才林谈了口气,惆怅的说道:“我估计最后和安邦的结果还是得在枪火中结束,这批人是关键啊”
  李才林这个时候有点骑虎难下了,和大圈的冲突完全不是他的风格,但一个败家儿子把他从生意场上生生的拖到了战场里,儿子被两枪崩残了一双腿,这种事李才林能忍么?
  有的人说,忍也没什么,毕竟人已经瘸了。
  但一般人可以,李才林这种人绝对不行,如果一段时间后李才林对大圈没有什么反应的话,可能以后温哥华的商场上他就成为了人人都可以欺负的对象了,在这个弱肉强食的国度,用不了多少年李才林的生意就会一落千丈的倒下了。
  李才林就是刀被架在了脖子上,不干也得干了,而他和大圈的冲突随着加剧上演,最后也把在多伦多的高维成给牵扯了进来。
  一斤白酒安邦吐完了之后,直接就被送到医院挂葡糖去了,由于胃里没有东西酒下肚之后给他烧的十分遭罪,最后吐出来的都是绿水了,整个人都处于懵逼的状态中了。
  那三杯酒喝的这么难受,安邦可以选择不喝么?
  如果是李才林或者别人,安邦能捏着他们下巴把酒给他灌进去,但是索林伯格坐在那主动让他喝酒,安邦只要喝不死那就得一直喝下去,因为你不喝的话这位总监就可以找茬,穿小鞋了。
  安邦他们这种人最怕的就是索林伯格这些在警方有着重量级身份地位的人,别的不说你要是给他得罪了,索林伯格整一队警员没事就扫你的场子,查你身份证,温哥华就是丢只狗他都可以把你请回警局去协助调查,并且你还没有任何反驳的机会,你说你难受不难受?
  得罪不起,那就只能逆来顺受了。
  安邦吊水的时候,就躺在陈小帅的病床旁边,小**浑身上下缠着绷带特别无聊,见安邦躺进来后就顿时来兴趣了,开始一顿碎嘴子了。
  “是不是这几天我在医院没出去,你们走路的时候都一瘸一拐的了,缺个指路明灯了?要不哥辛苦一下,坐着轮椅出山吧,我觉得大圈没有了我确实挺难的”
  安邦浑身上下都难受的要命,闭着眼睛根本就不搭理他。
  陈小帅擦了擦嘴上的白带,继续磨叽道:“我跟你说,李才林这种人你不能硬干他,明白不的?得要用措施和谋略才行,你知道他每年为温哥华的警方捐助多少辆警车么?你知道他们身上穿的警服,是谁的工厂生产的么?你知道······”
  “你他么给我闭了,我就知道你再和我碎嘴子,我就能把你舌头抻出来拴你裤腰带上,我他么睡一会缓缓精神行不行?你在那叨逼叨的我非常闹心”安邦烦躁的骂道。
  “哎,你不知道好歹呢,我这是在为你出谋划策呢,我身负重伤都想着要出山,你咋不领情呢”陈小帅跟得了狂犬病似的,说话的时候都急头白脸了。
  “你快给我歇了吧,你带着刘牧和永孝出去嫖娼,嫖两回都出事了,两人都说了你好像有毒,以后所有集体活动全都不能跟你搭伴组合,不然你很容易把你身边的队友都给带到沟里去,你这孩子现在彻底废了”
  陈小帅急的嗷嗷叫唤的说道:“听我一计,肯定好使”
  “在说话,裤衩子塞你嘴里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