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248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收回针刺劳新畴的手,上官清心立刻抓住困兽一般愤怒的萧晋,急声道:“萧晋,你冷静一下,劳新畴给你下是细胞毒素,天使之吻只能压制,并不能化解,你现在应该平息自己的情绪波动,尽量减慢血液和肾上腺素的流动速度,知道吗?”
  萧晋一把甩开她,揪住劳新畴的衣领将他提起来,咬牙道:“核弹起运了没有?你们的具体计划又是什么?把你知道的通通告诉我,否则,老子生撕了你!”
  见状,上官清心叹息一声,拔出劳新畴肋下的那枚银针,对他说:“劳先生,你眼睛不瞎,应该能看得出萧晋已经处在失去理智的边缘,所以,如果你不想死的话,最好乖乖回答他的问题。”
  此时此刻,劳新畴已经陷入了因迷惑而带来的极度恐惧之中。因为他怎么都想不通局势为什么会突然发生一百八十度的倒转。就算上官清心的背叛是计,那被围剿死去的十四名特种兵算什么?苦肉计吗?这他娘的也太舍得下本了吧?!

  剧痛打断了劳新畴的不解与恐惧,处在暴怒中的萧晋毫不留手,数息之间就在他身上刺下了足足十八枚银针。
  他感觉自己仿佛瞬间置身于炭火之中,肌肤的每一寸都在被灼烧;又觉得身体里好像钻进了几十只老鼠,正在每一个脏器上大口啮咬。
  疼痛已经不足以形容他此时的感受,那种犹如灵魂正在被撕扯切割的体验,让他连叫喊、甚至呻吟都做不出来,只能绷紧了身子,用尽力气咬牙、瞪眼、喘息。
  仅仅过去片刻,他就汗透了衣衫,眼泪鼻涕口水齐流,眼球充血凸出,似乎下一刻就会飞出来,又仿佛随时会爆掉一样。
  “这是我自学会这套针法以来,第一次全力施展。”萧晋的声音低沉幽冷,听上去根本不属于人间,“它会在带给你世间最极致疼痛的同时,还刺激你肾上腺素的分泌,也就是说,你的大脑会因为太兴奋而无法开启自保机制,你的神经感官也会比平时灵敏数倍。
  对了,据说这套针法的承受时间记录是三个小时,那真是一个意志力无比强大的好汉,就是死的惨了点——最后他生生用手抠出了自己的眼球,抓破了颈动脉血管,全身上下更是布满了血淋淋的挠痕,除了小腿和双脚之外,但那只是因为他够不着。

  劳新畴,你的爷爷帮助岛国人在这里做过人体实验,那正好你也做一次我的试验品吧!真心希望你能打破三小时的记录。”
  劳新畴根本回答不了他,甚至连面部表情都做不出来,只能用充血双眼哀求的看着他,好像在求生,也好像在求死。
  萧晋视而不见,掏出手机拨通陆熙柔的电话:“别玩了,尽快解决掉城堡内部的安保人员,然后到我的位置来,城堡的正面和外围暂时不用理会。”
  说完,不等陆熙柔回应,他又立刻打给了谭小钺,命令道:“继续严密监视军营,有任何异动,格杀勿论!”
  挂断电话,他长出口气坐回沙发上,低头沉思不语。
  上官清心见他终于冷静了些,慌忙上前握住他的手腕,凝神把起脉来。黄思绮到这会儿还没想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但萧晋中毒的事情她知道,所以也担忧无比的看着他。
  几分钟后,上官清心收回手,沉声说:“你的身体暂时没有什么问题,应该是天使之吻的压制还在起作用,但它最多能为你多争取几个小时的时间,情况绝对不容乐观。
  萧晋,你先消消气,目前事态已经上升到了国家层面,不是你一个人就能力挽狂澜的。当务之急,我们最应该做的是找到当年岛国人在这里做试验的记录资料,想办法尽快化解掉你体内的毒素呀!”
  萧晋抬眼望向办公桌后墙上劳新畴的那幅肖像油画,说:“去看看那幅画的后面有没有保险柜。”
  话音刚落,黄思绮立刻就跑过去,双手在画的后面摸索了几下,只听“咔哒”一声轻响,油画便缓缓的向上升去,露出了后面的保险柜门来。
  她惊喜的转过头:“先生,真的有!”
  萧晋松了口气,对上官清心道:“劳新畴是一个骨子里自负且骄傲的人,喜欢炫耀,兜不住尿,这从他放着更便捷快速的现代毒剂不用非要用岛国人的实验遗产、以及刚才会愿意跟我一问一答上就能看得出来。

  锦衣夜行不是他的风格,如果当年岛国人真的留下了实验记录资料,那必然就藏在离他最近的地方。”
  上官清心眼睛亮起:“我现在就问他密码。”
  “再等十分钟!”萧晋呲了呲牙,恨声道,“才折磨了这么一会儿,太便宜他了!”
  上官清心点点头,在他身旁坐下,看着痛苦中的劳新畴苦笑一声,说:“原以为刘若松是来避难的,没想到竟然炸出了这么一个劲爆的消息,我都不知道这次跟你来夷州是该后悔还是大呼过瘾了。”
  “你以为我想吗?”捏捏鼻梁,萧晋靠在沙发背上望着天花板说,“真是邪了门儿了,好像不管什么事情,只要落到我的头上,都会变得比一开始要复杂百倍。要知道,这件事最一开始的时候,我只是想把敏敏找回来而已啊!”
  “后悔么?”上官清心扭头看他。
  萧晋想了想,摇头:“我反倒觉得很庆幸。虽然私心里我认为棒子被核弹轰一轰也没啥大不了的,但这毕竟只是玩笑式的情绪发泄,生灵涂炭这四个字,不是说说那么简单的。”
  “你能阻止得了?”
  “总得试试吧?!”萧晋苦笑,“这种没人能够真正幸免的大事,我可不敢视而不见。”
  “嗯,不错!”上官清心拍拍他的肩膀,“总的来说,你这个人还是蛮有责任感的嘛!如果这种责任感再能落实到感情方面的话,你就完美了。”

  萧晋翻个白眼:“你咋不让我立地成圣呢?”
  “先生,上官小姐,”这时,黄思绮弱弱的声音响起,“你们……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吗?”
  看着女人脸上的淤青,萧晋就叹了口气,冲她招招手:“来,过来坐下说。”
  黄思绮很听话的回到他身边,眼神里除了懵懂之外全是亲昵,这让他又开始习惯性的头疼。
  “思绮,首先,你应该也看出来了,清心之前和我就是在给劳新畴演戏,为的是能更加容易的从他那里套出真话。只是,我没有想到他会拿你来考验和戏弄我,让你受苦了,对不起!”
  黄思绮不傻,听他这么一说,立刻就明白了其中的关节,刚要摇头说没关系,忽然想到什么,脸色微微一白,低下头幽幽的说道:“最开始,先生你亲吻我手时吃下的那粒药,是因为你知道劳新畴在酒里下了毒,这是不是就代表着之后你对我做的那一切,都……都只是在演戏?”
  “这就是我要说的其次了。”萧晋表情讪讪道,“不过,我说要帮你报仇那句话是真心的。”

  黄思绮的泪水眼瞅着就开始吧嗒吧嗒的往外掉,抬起脸楚楚可怜的望着他又问:“那……那你也不会带我走了?”
  “我有老婆孩子的,带你回去怎么安排嘛!”萧晋挠着头道,“再说了,你不觉得你现在的状态有点奇怪么?我之前可是绑架了你,对你而言应该是坏人才对,你不恨我就够宽容的了,怎么还非要上赶着跟坏人在一起呢?”
  日期:2018-06-16 0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