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古眼:拥有一双看透世间一切赝品的眼睛后》
第313节

作者: 金元宝本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徐达自持劳苦功高,酒倒太多,结果酒全被九龙吸走,这也叫作九龙公道杯。”
  “九龙公道杯后来被人还原,现在,都烂大街了。”
  “我这个,是真正的九龙杯,比起九龙公道杯更复杂……天底下能做这个杯子的玉匠屈指可数。”
  “但,也并不是没有。”
  “全真教的丘处机就是其中一个。”
  “西域于阗国兴盛时,玉石产业相当发达,有着当时规模最大的玉匠队伍和最高超的琢玉技术……”
  “其生产的玉碗,玉杯采用薄胎工艺及黄金宝石镶嵌技术,精美绝伦。”
  “丘处机初到于阗时就被这种精美的玉器所倾倒,为此特意学了西域琢玉技术带回中原,后来竟成为北京玉匠的祖师爷。”
  “全真教在朱元璋时期受到打压排挤,正一教成为了朱元璋扶持的对象,全真教弟子就做了这么一个九龙杯进献给了朱元璋……”

  “九龙头的龙嘴里,刻有八个字。”
  “受命于天,既寿永昌。”
  “这是因为,朱元璋拿了天下,却没拿着传国玉玺。”
  “全真教就是用的传国玉玺上的八个字,目的就是为了弥补朱元璋最大的一个遗憾。”
  “朱元璋倒是对这个东西爱不释手,并将其命名为江山永固,全真九龙……”

  “江山永固杯一直珍藏内宫,直到殡天以后传给了朱允炆。”
  “朱允炆没做两年皇帝就被朱棣赶下台去,这个杯子就到了朱棣手里。”
  “再后来又传到了成化皇帝手里,他的奶妈兼老婆万贵妃对这个杯子尤为稀罕。”
  “万贵妃一死,朱见深就把这个杯子连同无数奇珍异宝都陪着万贵妃殉葬。”
  说到万贵妃,那真的是神州史上最奇葩的一个女人。

  他的老公,也就是自己的奶过的孩子成化皇帝朱见深也是个奇葩。
  当然,整个明朝所有的皇帝,那真的都是奇葩!
  从朱元璋开始,就是奇葩,和尚加乞丐最后坐了江山。
  皇位传孙不传子,最后让自己的儿子夺了自己孙子的皇位。
  然后还有土木堡之变被俘之后失去了帝位、最后奇葩的又坐回了皇帝。

  木匠皇帝是奇葩,不用说了,金兵大敌当前,朝政不管天天做家具。
  正德皇帝更不用提了,无聊把宫里打造成市区,太监宫女做摊主,自己当顾客。
  还建了酒肆Ji院,叫宫女做**,太监做龟公,自己扮演嫖客喝花酒。
  够奇葩了吧。

  这还不算最奇葩的。
  正德皇帝还自己封自己做大将军。
  对,皇帝册封皇帝自己为总督军务威武大将军,次年御驾亲征辽东,又加封自己为镇国公。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加封自己做皇帝。

  还有更奇葩的是万历皇帝。
  荒废朝政三十年,什么都不管。
  嘉靖皇帝更不得了,在位四十五年,一生求长生,最后差点被宫女给勒死。
  最后一个皇帝崇祯,那也是奇葩,竟然给大臣们借钱来发工资。
  万贵妃的老公,也就是朱见深,明宪宗弘治皇帝。
  打小缺乏母爱,长大以后爱上了自己的奶妈,封了万贵妃为贵妃,明史上第一位受承认的皇贵妃。
  万贵妃也生下过皇子,结果夭折了。于是万贵妃就变得非常变态,凡是垃中有怀孕的妃子全部搞死搞流产。
  当时有纪氏怀上了龙胎,万贵妃就叫人去把纪氏搞流产,幸得派出去的宫女心好,打了幌子遮盖例去。

  纪氏生下了一个孩子,太监张敏私下把婴儿藏了起来,喂以米粉、蜜汁,总算留下了一条小命。
  直到六年后,成化皇帝突然有一天醒悟了还是怎么的,对着镜子长叹,自己什么都不缺了,就是没有孩子,这大明江山没人继承了。
  张敏这才跪下来告诉成化皇帝,并将所有事说出来,成化皇帝这才六年来第一次见到自己的儿子。
  这个儿子,也就是后来的弘治皇帝。
  这段历史,在明史中记录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而弘治皇帝也是整个明朝里十六个皇帝里,唯一的,一个正常人。
  “1944年,土匪程老六占山为王,花了三天时间强行开了万贵妃的墓,盗得六车珠宝。”
  “盗墓参与的士兵每人分得珠宝二十件,黄金一两,三天后程老六大婚,他老婆头戴金顶三龙二凤冠,手戴垒丝嵌宝金手镯,所用杯子有三对三秋杯,五对鸡缸杯,还有这个九龙杯和天字罐……”
  “没多久,程老六就跟国民党六十军警备部队混战被打死,家里所有一切都被瓜分干净,继而流散民间,不复再寻。”

  “其中一对三秋杯被大家孙瀛洲以四十根金条的天价买下,现在是镇国之宝。”
  “前些年拍的成化斗彩人物纹斗彩天字罐1.75亿。”
  “全世界仅此十二只半,而且全的带盖的不过几只。”
  金锋嘴里一边念着,旁边的白墨阳不停的吐着,半响回头,脑袋耷拉靠着栏杆,舌头都大了。
  一口气喝下两斤二锅头,是个人都受不了。
  金锋接着说道:“六十军少校副官殷剑川原本就是南诏当铺出身,得到了江山永固杯和一批珍宝,没有随大部队返回彩云之南,而是留在了魔都,开起了这个臻宝阁……”
  “这个杯子就传到了现在……”
  “这个店,我刚来魔都的第一天就来踩过点。”
  “没见着江山永固杯,我推测无非就两个原因,一是卖不掉封存了,二是被人买了去。”
  “还好,赌对了。”
  白墨阳眯着眼睛看着金锋,嘶声叫道:“玩意被人买了,你那四百八十万不就打水漂了!?”
  金锋神色平静,淡淡说道:“以殷渝超的眼力和性格,这东西,绝对还在他手上。”
  白墨阳不解的问道:“为什么?”
  金锋静静说道:“因为,我看到他店里放了几个海捞瓷,宁可放烂了,也不降价销售。”
  白墨阳呆了呆,忽然间愤声大叫:“难道,就不可以,直接,上门,去——买吗?”

  “非要玩这么多猫腻吗?”
  金锋斜着眼蔑视白墨阳,静静说道:“十几年都没摆出来,你突然上门去点名购买……”
  “你觉得,是你疯了还是他疯了?”
  “中午才教你的打草惊蛇,下午你就记不住了。”
  “殷渝超他们几代人开了八十多年的古董店,什么样的手段没见过?什么样的手法没玩过?”
  “跟这些做了几十年生意、屁股都卖老的老鸟玩花招……”
  “哼!你,还配是白家的大少爷吗?”
  这下子,白墨阳是彻彻底底的傻逼了,呆逼了。
  忽然间,白墨阳抬起颤抖的手,咬牙切齿,指着金锋厉声嘶嚎骂道。
  “神眼金,你这个——坑逼——”
  “太特么坑人了!”
  “连我——都他妈被你算计!”
  白墨阳出身乐者世家,从小受到的那全是最高雅的素质教育,就算是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
  然而,今天,短短几个小时,白墨阳就把自己一生二十四年来所有的脏话全都骂了个够。

  “哇——”
  “哇——”
  骂完了金锋,白墨阳反过头去,再次对着黄浦江翻江倒海的吐。
  这回,连胆汁都吐了出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