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1045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许昆避开之后,那浓烟则是落向前方地面,瞬间便将地上砸出一深坑,泥土四散。
  而许昆借着那股浓烟的掩护,身体一扭,转到另一个方向,再度挺剑刺去。那妖兽精神集中,并未让许昆的偷袭得逞,依旧还是先前手段,口中再次喷出浓烟。
  我以为许昆会再次躲开,却不想,他竟将手中长剑抛出,双手之上剑诀飞转。只见那抛出的长剑在半空之中飞速旋转,很快便化成一道银色屏障。许昆这一招我还从未见过,既然他这般自信,想必威力不凡。
  果不其然,待浓烟撞上那银色屏障之后,被其上之道炁瞬间驱散而尽,而许昆在这银色屏障护佑之下,朝着妖兽飞奔而去。那妖兽见状,面色一凝,举起双臂高呼一声,后随妖兽浑身气势大涨,口中接连吐出好几团浓烟,似要硬生生击溃银色屏障。
  接连强攻之下,许昆似是也不好受,面色略显苍白,估计先前招式,颇为损耗道炁。见状,我有些站不住了,倒不是担忧许昆被击败,只是不想招来其他妖兽。
  正当我准备蹂身而上时,便看到许昆忽然间收了作动,原地站住,身上道炁溢出体外,凭空出现好几道幻影,团团围住了那妖兽。

  虽然以我的修为,一眼便能识破他的真身,但那妖兽却没这份能耐,一时之间,方寸大乱,像只没头苍蝇一般,试图对每一道幻影都攻击过去。
  这一下,正中许昆下怀,待妖兽露出破绽之时,他的真身以及诸多幻影,同时挺剑而起,刺向妖兽。顾首不顾尾之下,当即那妖兽脊背之上,便被许昆一剑贯穿。
  那妖兽受此一击,身子猛颤,却也有几分狠戾,不顾自己的伤势,凭借伤患位置,确定了许昆的真身所在,旋即便猛地转身,朝着许昆真身一拳砸去。
  这一拳势大力沉,又是含恨而发,若是砸中,后果难以想象。而许昆却是根本不慌,真身闪一,便与一道幻影完成了异形换位,待那妖兽拳头砸到之后,却是又打到了幻影之上。

  与此同时,许昆的真身与妖兽身后,二度挺剑,又将它脊背贯穿。
  如此这般,数度之后,那妖兽被扎了个透心凉,只剩下垂死挣扎了,我在一旁也是大开眼界,很为许昆的精妙招式喝彩。
  就当我以为许昆已经稳操胜券时,那垂死的妖兽,却是忽然又抬起了头,猛的捶打胸口,口中发出一声怒吼。紧接着,它脑袋上的触角疯长,数秒之后,原本仅有数寸的触角,竟长到一米之长。
  随着触角的生长,那妖兽身上的气势也升腾起来,原本暗灰色的瞳孔中,变得一片猩红。
  虽不知这妖兽用了何种秘法,但很显然,此时疯癫的妖兽,才是它的最强实力。
  我往许昆脸上扫了一眼,此时他看着妖兽的举动,并无半分惧色,反而一副饶有兴趣的模样,我便明白过来,他多半也有其他手段未曾施展。
  于是我也没打断动手,站在一旁,继续观战的同时,也散开灵识,小心注意着周围的情形,以防止有其他妖兽忽然而至。

  就在此时,那妖兽有了动作,它扭动着脖子,头顶上触角也随之旋转,片刻之后,竟是硬生生逼出一股气浪。
  这气浪显然非同小可,裹挟着一股恶臭之味,以我冲举修为,站在远处,都觉得腹中阵阵作呕,可想而知站在近处的许昆是什么感觉。
  不出我的所料,许昆第一时间便弯下了腰,口中干呕做声,但须臾之后,他身上忽然冒出强烈金光,一瞬间便将逼近的恶臭气浪驱散,紧接着,那金光愈发浓郁,逼得我站在远处,也不禁眯上了眼睛。等再度睁眼看去之时,许昆手中已经多了一件东西,正是当初由我送到崂山的十大神器之一,东皇钟!
  先前开启山海界时,我便知晓许昆掌握了东皇钟,此时再见,也不觉意外。不过,从他刚才那般举止来看,他似是也跟我一样,将神器蕴藏到了体内。
  我将轩辕剑蕴入体内,用的是剑修之道中的吞剑诀,许昆想来也是修行了类似功法。

  看着此时的许昆,我心中倒是颇有些感慨。当年在凤雏大会时,我以四脉天赋冠绝众人,又与陆振阳擂台争锋,吸引了多有人的目光。而这许昆却是不甚引人瞩目。没想到多年之后,他不仅修为没落下多少,还引得东皇钟认主,种种手段,连我看了都要啧啧称奇,此人足以称得上人中龙凤。
  除了他之外,陆振阳、韩稳男等人,无论天资成就,个个也都不差。所以,当年雏凤会中的“雏凤”二字,如今看来,还真是贴切。
  思忖间,许昆已经动了起来,东皇钟上道炁流转,随着他的动作脱手而出,朝那妖兽狠狠砸去。
  那妖兽似乎也意识到了东皇钟的不俗,抬脚就欲逃走,但东皇钟周身的一片浩荡金光,早已笼罩在它四周,将他禁锢在了原地,根本无法逃离。这妖兽倒也颇有决断,眼见无法逃脱,瞬间便换了策略,挥动着头顶上的触角,竟是不退反进,直接朝那东皇钟撞了过去,似是要鱼死网破。
  当初在流波山时,祭祀恶灵便是用东皇钟撞开了流波山的禁制,我们才得以脱身,由此可见这东皇钟的威力几何。这妖兽虽有鱼死网破的决心,却着实选错了对象。
  在它触角撞到东皇钟的一瞬间,一道钟声随之响起,旋即,四周空气都仿佛被这钟声震碎了一般,散出道道模糊波纹,而那妖兽,更是直接化作烟尘,消散而去,连一丝骨灰都没有留下。
  这般神通还是我第一次见到,多半是神器认主之后,激发出来了新的法门。
  事毕之后,东皇钟重新归于许昆体内,金光也收敛其中,不露分毫。而周围地面上,甚至连先前打斗留下的创痕,都在那一道钟声之中完全匿迹。

  看着这般情形,我心中也是连连惊叹,这东皇钟不愧是十大神器之首,这威能连我看了都要心悸。
  再次看向许昆之时,他虽只有阳神修为,但在我眼中,已经将他看作是同一境界之人。不过东皇钟威力虽然巨大,但操纵也相当不易,此时的许昆并没有诛杀妖兽之后的兴奋,反而面色苍白如纸,瘫坐在地上不停喘着粗气。
  这时我才从一旁走了出来,许昆此时虽然力竭,但还保持着警醒,第一时间朝我看来,等看到是我,方才松了口气,露出了笑容,张口似是想说些什么,却半晌发不出声音。
  我知他脱力,便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不要着急,顺势将灵力送入他体内,为他疏导疗伤。
  片刻之后,许昆恢复了些,不等痊愈,便着急开口对我道,“周兄,你先去看看那些孩童,我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
  我眉头一皱,停住了手中动作,连忙问他发生了什么。
  许昆并未立刻回答,而是拉着我匆忙往先前山洞回去。见他神态焦急,我也不敢怠慢,连忙拉着他,直接往山洞迅速飞掠而去。
  行至距离那山洞还有一半路程时,我将灵识散出,远远查探过去,却未在山洞内查探到那些幼童的气息。
  日期:2018-06-15 18: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