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703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信达投资卓伟宏收购西城儿童嘉年华工作在方华和范晓灵的协助下进展顺利,已完成注资、股权变更和相关手续,接下来卓伟宏从香港请来国际级游乐园设计名家,对嘉年华进行脱胎换骨的改造。
  芮芸没日没夜主持的潇南德亚清产核资和股权设置也告一段落,如方晟所要求的,留给京都昭阳基金百分之二十股份,但投股金额高达六百万。
  陈景荣听傻了,气冲冲质问芮芸当初说好四百万,怎么一转眼涨了半倍?芮芸不慌不忙说四百万是按当初注册资本计算的,潇南德亚三年来业务经营突飞猛进,股本结构也有变更,六百万是我们引入第三方清产核资的结果,陈主任不信可以也聘请第三方进行审计。
  陈景荣悻悻道投股前当然要审计!说完便挂断电话。

  作为审计署资深干部,陈景荣知道会计事务所为企业出具的清产核资报告有法律效力,一般来说不可能冒着被摘牌的危险协助企业做假,况且投资入股不是在菜场买菜可以讨价还价,芮芸说六百万肯定就是六百万,少一分钱都不行。
  投资入股是阳光操作,每个环节必须经得起查,否则就是重大经济问题,要受到法律追究。做了多年审计工作,陈景荣掂得清其中的份量。
  如方晟所料,所谓昭阳基金就是陈景荣注册的皮包公司,意在巧取豪夺拿下潇南德亚!
  接到省委书记关于暂停自己职务的指示,陈景荣慌了神,不顾已将近凌晨直接打电话给陈皎。
  陈皎闻讯想了好一会儿,说你到红河时间不长却接二连三给省里捅漏子,肖挺盛怒之下暂停你的职务是正常的,你该庆幸的是人家还留了分寸,是“暂停”而不是“撤销”。
  “暂停之后就是撤销,走个组织程序的事儿。”陈景荣哭丧着脸说。
  “没那么快,按常规省市两级明天才成立事故调查组呢,”陈皎安慰道,“事已至此,索性安心休养,等我明早跟京都联系,当中肯定有个过程,省委书记说的话可没那么容易收回去,得一步步来……”
  “求你千万跟叔叔说,要保住管委会主任位置啊。”此时陈景荣还惦记着入股潇南德亚的事,暗想哪怕今后晋升无望,狠狠捞一笔回家也算没白来。

  陈皎沉声说:“你还没搞明白下基层的风险?领导干部最怕出事,象你这种又属于**,又出人命的事故,即使我爸也不敢保证你的乌纱帽!”
  “啊——”陈景荣踉跄跌坐到沙发里,内心拔凉拔凉。
  通完话,陈皎试拨方晟的手机,提示关机——这会儿方晟正跟死者家属唇剑舌枪,为防止干扰早早把手机关了,另一方面方晟估计陈皎或陈景荣会找自己,然而事态非常严重,决定权并不在方晟手里,于道明也帮不上忙,因此无法给陈家任何承诺。
  陈皎心里如打翻了五味瓶,什么味儿都有,切实体会到京都与基层的巨大差异。
  在京都高层,红墙黄瓦、戒备森严的权力中枢,似乎没什么摆不平的事,一个电话搞不定顶多两个电话。象征着级别和威严的红色电话那头,永远是一迭声的恭维、奉承、唯唯诺诺,以至于时间长了陈皎产生自己无所不能的错觉。
  来到地方后,首先是心理落差让陈皎颇不习惯。在省级权力版图里,副省长属于可有可无的边缘势力,实权部门大都归常务副省长分管,几个强势部门也被排名在前的副省长瓜分掉,象陈皎这样排名末尾的副省长,就跟于道明初到双江一样只能负责“农”字头的工作。

  以前陈皎打电话给省委书记、省长,不夸张地说有些新提拔的都紧张得声音发抖,如今以他的身份想跟省长见一面都难,更别说省委书记了。
  为陈智慧的问题,他先后打电话预约了四次才得以踏入爱妮娅办公室。平心而论爱妮娅待他很客气也很热情,但无形之中还是觉得有道不可逾越的鸿沟。虽说同为副省级,常委就是常委,陈皎背景再硬起码还得熬几年才能迈出这关键一步。
  双规一位厅级干部,在爱妮娅这个级别是易如反掌的事,可以分分秒秒做出决定。但陈智慧的案子并不单纯,爱妮娅真正想拿下的是副省长岳峰。
  当初调查周军威非法集资、巨额洗钱案时,岳峰已呼之欲出,但其中一位涉案厅长查出胰腺癌后毅然将所有罪名顶了下来,使得调查受阻。在此情况下,爱妮娅不得不顺势决定查到周军威为止,不再深挖。
  但私底下爱妮娅很清楚,岳峰其实是有问题的,他是周军威的上线,起着承上启下核心作用。
  岳峰头顶上还有人,那个人才是谋杀前任纪委书记的真凶!
  因此双规陈智慧看似一步闲棋,实质非常重要。

  不过陈皎找上门后,再坚持原有做法就显得不近人情了,虽说陈智慧收贿证据确凿,作为厅级领导干部一百多万赃款真不算什么。要真惹恼陈常委,指使手下把她跟詹妮士通邮的事挖出来,拿掉纪委书记改任闲职也轻而易举。
  爱妮娅在陈皎面前有所保留,只隐约提到岳峰,要求陈智慧提供“硬货”来换取赦免,必要时还得出庭作证。
  陈皎心知爱妮娅执意拿下岳峰为仕途加分,毫不犹豫应允,表示回去做陈智慧的思想工作,全力配合组织调查。
  一下子回吐一百多万既丢人又伤神,真是人财两空,陈智慧难受得血压飙升,两眼发黑,赶紧吞服一大把药才缓过劲来,捶胸顿足大骂爱妮娅吃饱了撑的,竟敢下此毒手。
  转而又怪陈皎办事不力,拿陈常委都没压住爱妮娅,既要“主动退回赃款”,还得接受“党内严重警告处分”,陈家颜面何在?难道堂堂政治局常委竟拿区区省纪委书记没办法?
  面对长辈责难,陈皎有苦说不出,暗想若非方方面面都忌惮陈常委,早就把陈智慧拿下了,还用磨蹭到现在?
  好说歹说说服陈智慧,将事情告一段落,谁知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陈景荣又惹事了。

  上次红河**后,陈皎就跟陈常委讨论过陈景荣能否继续在基层的问题,不单省市两级都倾向降职处分的意见,根据种种渠道——也包括方晟在内都对陈景荣的所作所为表示不满。
  陈常委身居高位,观察和考虑问题的角度跟常人不同,很多东西只能想不能说,即便在儿子面前也必须保守秘密。
  “京都干部到基层难免水土不服,出这样那样的问题很正常,如果顺风顺水还用锻炼么?”陈常委如斯说。
  父亲的说法固然有点道理,总感觉牵强,但陈皎久在权力中枢,知道这些修成精的老官僚心思深沉,通常说三分留七分,背后暗含深层次考量,不便再问下去。
  后来陈常委让秘书打电话给肖挺和何世风,委婉表示要注重对京都下派干部的培养,对于工作的失误和差错只要不是出于谋取私利,应当给予包容,不能动辄抡起大棍子处罚。
  肖挺、何世风心领神会,这才有了之后否决银山市委处理方案等后续情况。
  不料陈景荣非但没有吸取教训,还惹出两死十八伤的重大事故,令肖挺大发雷霆,直接下令暂停陈景荣的职务。
  日期:2018-07-19 06: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