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897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嗯,成!”
  午夜过后,船底部的货舱里,棚顶上一共纵横交叉排列了十几跟的消防水管,这些管子都是连接在消防探头上的,一旦货舱里失火了,烟感触动报警器,喷头就会开始往下洒水防止火势蔓延开。
  “滴答,滴答,滴答·····”徐锐走了之后,水管上的水滴开始掉落的更加频繁了,没过多久就连成了一条线,掉落的速度越来越快。
  “砰”突然之间,有一根水管连接口的部位忽然在一声闷响之后断裂开了,断裂开的水管两头水柱迅速往出涌出“哗啦,哗啦”的往下倾泻着。
  “砰”“砰”紧接着接二连三的闷响再次传来,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有四五根水管全都爆了,水瞬间就顺着管子洒了下来,没用多久货舱地面就蔓延着一片大水。
  而上面的消防探头警示灯还在一闪一闪的,警报也根本都没有响起来。
  “哗啦········”爆裂的水管就跟大雨如注似的,水从上面漏了之后全都淋在了下面的货物上,这些货的包装箱都是纸壳子的,一遇水就会瞬间软化然后被泡废了。
  而里面的药品还有医疗器械,至少有一半左右用英文标注着,防潮防湿。
  老桥他们盘点完损失之后,马上就和温哥华方面用卫星电话联系上了,这种事你得第一时间告诉安邦,然后商量往下的对策怎么办,货被水泡了,还有几天就要到亚洲海域准备交付了,这个时候你没办法按时交货,这就是违约。
  虽然做的是走私生意,不存在什么合同和法律效应,但这一次你交不上了,以后还怎么再有下次?

  买卖不是一锤子买卖,做完一次就拉到了,大圈除了靠丨毒丨品生意外,走私才是重中之重的。
  “货出问题了·····”老桥拿着电话,手都有点哆嗦了:“货舱里的消防水管爆裂,给咱们的货都泡了,就半个晚上的时间损失差不多能有一半,一部分药品报废了,还有一些医疗器械也生锈了”
  安邦接到老桥的电话后脑袋“嗡”的一声就响了:“怎么回事,什么水管子爆了?”
  “货舱上是消防管道,连接着烟感探头,如果着火了的话就会有烟感报警然后喷头洒水,但昨天晚上水管子自己爆了,货舱里面水下的跟水帘洞似的,我们早上去检查的时候才发现”
  安邦听完之后第一个反应就是偶然还是人为的,老桥告诉他,船上的人已经检查过了,初步判定是偶然现象没有人动手脚,并且不光是他们的货损失了,华商会那边也同样挺惨的,只是没他们赔的这么多。
  其实,出事后大家的念头首先就定位在了是不是李才林暗中干的,可现在听到华商会也有损失,安邦和老桥就摸不准了。
  不过,何征在旁边当即就断定了:“给我自己的查,好好查,这事肯定有猫腻”
  安邦问道:“他们不是也在同一个船舱里么,你怎么就确定有猫腻呢?”
  何征阴着脸说道:“我不需要太确定,只需要有个苗头就可以了,货舱里出的事你还需要去报警,去调查?只需要反着推一下就能推出个大概来了,你想啊,货物损失了我们无法按期交付给那边,这是信誉上的问题,大不了赔钱就行了,但还有个最严重的问题是啥?温哥华的黑帮都指望着靠我们走私发家致富呢,现在货被谁给泡废了,我们不但要赔付给收货方,也要赔给温哥华的黑帮,再一个就是第一次出货就有这种事,人心是会散的他们会对我们失去信心的,下次谁还跟你玩?这么一大笔钱,我们要赔给两方,你赔得起啊?赔钱是一方面,李才林没准时让你刚组建起来的联盟散架了”

  “你的意思,还是李才林干的?”
  何征点头说道:“哪有那么多巧合的事,先让老桥他们仔细查查吧······”
  这个意外给安邦整的挺上火,口腔直接就给干溃疡了。
  如果这批货是在别的船上被水泡了,那问题很简单了,找船只的所有方按价索赔就行了,有人可能说这不是走私的么,拿啥索赔啊?
  对,如果是正常的货物索赔起来可能会牵扯出一系列繁杂的手续,但就因为是走私货才好索赔呢,因为能干走私的都是硬茬子,我的货在你的船上除了问题,你不赔我我就收拾你。
  可偏偏这货是用黄家的货轮运送的,安邦找谁赔啊,找黄子荣还是找自己媳妇?
  船上,老桥拉着船长就去了监控室,要调取货舱里的监控。
  “你还是怀疑有问题啊?不是看过了么,水管爆裂没有人为的痕迹啊”船长诧异的问道。

  “再查一遍,查不出来就算了,唉,这事发生在自家头上,你不闹心啊?我们多他么憋屈,货在别人船上还能要赔偿,在自己家船上咋赔?左口袋拿钱,右口袋拿钱不都是一个道理么”
  船长点头说道:“也是,确实闹心”
  来到监控室后,老桥和船长把昨晚的监控给调了出来,仔细的查看了一遍,监控的画面很正常没有任何问题,差了半天就只看见了昨晚徐锐去巡视的身影,其他人一个都没看见。
  船长两手一摊,说道:“还是想多了?”
  “草,真想多了?”老桥拧着眉头骂了一句。
  “哎,船长好像有点不对劲的地方”负责监控的船员忽然说道。
  “唰”老桥和船长当即紧张的问道:“哪不对了?”

  船员指着画面上的徐锐,说道:“昨晚只有他去了货舱这就是不对的地方啊,从昨天晚上之前,除了你们以外,货舱里另外一批货的人,也是每天都按时去查探,但昨天晚上只有你们去了,另外一伙人却没有过去”
  “你是说,华商会的人?”
  船员点头说道:“对,就是他们,你们以前都是差不多一天过去几次的,但昨晚监控里却没他们的影子,这不是有点反常了么?”
  老桥搓了搓手,然后转身就出了船舱,找到徐锐和丁建国跟他俩又再次往货仓里去了。

  看着三个人的身影又下了货舱,沈阔眯着眼睛轻声说道:“察觉出点线索了?”
  光哥有点紧张的问道:“沈哥,我觉得他们是看出点什么来了,毕竟我们不可能做的一点痕迹没有,真要是给查出来了,咋办?”
  沈阔瞄了眼船弦上挂着的救生船,一时间有点琢磨不定了。
  船舱下面的积水还没有散,三人趟着水下来,拿着裂开的两头水管仔细的瞧着,上面没有锯断的痕迹,裂开的地方缺口是不规则的,看起来水管坏的地方确实没啥毛病。
  并且地上也没啥痕迹,你从现场上看,到真是瞧不出哪里有猫腻的地方。
  三人找了半天,无果,就准备出了货舱,老桥瞅着监控说道:“船上的人说,昨天晚上就徐锐下来了,华商会的人没有下来检查,这点确实有点说不通,他们怎么就昨天晚上没来人呢?”
  丁建国也瞄了眼上满的监控摄像头,看了几下后忽然咦了一声。
  “怎么了?”
  丁建国没吭声,在摄像头底下转了两圈后,皱眉说道:“监控被人动过了”
  “什么意思?”老桥问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