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秘书》
第69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一伟震惊了,他的双手缓缓松开曹晓磊,精神恍惚地坐到那里,一声不吭。
  石晓曼见此,上前就踢了曹晓磊一脚,骂道:“你不说会死啊,喝了两盅马尿不知道天南地北了。”
  曹晓磊红着脸晃晃悠悠站了起来,推开石晓曼道:“你知道个屁,即便我今天不说,陆哥迟早有一天会知道的,晚知道还不如让他早点知道,好让他有心里准备。”
  “就你话多,本来好好的,一顿饭让你吃成这……”石晓曼继续埋怨着曹晓磊,而这是陆一伟拿起桌上的半**酒一股脑喝下去,然后走到门口,取下衣服,踉踉跄跄走了出去。

  石晓曼见状,赶忙追了出去,扶着陆一伟关切地道:“陆镇长,你……你没事吧?”
  陆一伟依然不说话,摇了摇头挣脱开石晓曼,往车的方向走去。
  “不行!你喝成这样,决不能开车。”石晓曼见陆一伟要开车,上前伸开双臂堵住车门。
  “让开!”陆一伟大声一喝,一把把石晓曼推开,拉开车门一猛子扎进去。
  石晓曼不管不顾,抢过陆一伟的车钥匙,几乎用恳求的语气道:“陆镇长,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可你不能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啊,万一要是出点什么事,你对得起你的家人吗?对得起关心你,爱护你的人吗?如果你执意要开车,你下来,我来开!”

  陆一伟偏头看了看生气的石晓曼,心中的怒火熄了一半,还好头脑处于半清醒状态,犹豫了片刻,下来挪到副驾驶室。
  石晓曼哪会开车,只不过前些年有人教过她,现在早就忘记了。她上了车,有模有样地摆弄了半天,然后转身紧张地问陆一伟:“哪,哪个是一档啊?”
  陆一伟没好气地下了车,把石晓曼从驾驶室拉下来道:“行了,你回去吧,你老公还需要照顾,我清醒着呢,我没事!”说完,踏进了车,熟练地操作着。
  石晓曼实在不放心,就在车子驶离的瞬间,她又迅速跳上了副驾驶室,关切地道:“我还是送你回去吧,你这个样子我实在不放心。”
  陆一伟苦笑了一下,往家的方向开去。
  到了家,石晓曼又搀扶着陆一伟上了楼。进门后,陆一伟没心思换鞋,走到客厅把车钥匙往茶几上一扔,头往沙发上一靠,闭上眼睛回想着曹晓磊的话。而石晓曼则忙活着给陆一伟倒水,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两口子呢。
  “行啦,我这边没事了,你回去吧。”陆一伟睁开眼睛对石晓曼道。
  石晓曼把水递过去道:“你真没事吧?”
  陆一伟拨拉鼓似的摇摇头,起身推着石晓曼往外走。

  石晓曼内疚地道:“陆镇长,你千万别放在心上,这事都怨我,要不是我张罗着请你吃饭,也不会成现在这个样子,哎!”
  陆一伟打开门,道:“你说这是什么事,我说不用你送我,现在又让你一个人回去,要不我再开车送送你吧。”
  “不用,我下去打个出租车就能回去,你早点洗洗睡吧。”石晓曼看到陆一伟魂不守舍的样子,内心总觉得对不住他。
  道别后,石晓曼正准备离开,对面的防盗门“哐啦”打开了,审计局的周建胜提着垃圾袋看到这一幕,愣在那里不知所措。
  还是石晓曼反应快,转身对陆一伟道:“陆镇长,那你早点休息,徐镇长们还在门口等着我。”说完,与周建胜微笑了下,快速下楼了。

  一个单身的醉酒男子,一个面带红晕颇有姿色的女子,深更半夜钻到一起,不得不让人浮想联翩,周建胜当然不相信石晓曼的话,正准备与陆一伟说话,没想到陆一伟只是浅笑了下,“砰”把门关上了。
  周建胜笑容僵化在脸上,忘记了自己出门是干嘛来了,又提着垃圾袋进去,两步并做三步走跑到阳台上,观察石晓曼的行踪。
  坐在沙发上的妻子看到周建胜神神秘秘的,便道:“让你出去倒垃圾,你怎么又提着垃圾袋回来了?”
  周建胜顾不上与妻子搭话,眼瞅着石晓曼坐着出租车离去后,才饶有兴趣地走到客厅,把垃圾袋靠边一放,乐滋滋地道:“媳妇,你猜我看见什么了?”
  妻子懒洋洋地抬起眼皮道:“神神叨叨什么啊?有屁快放!”

  周建胜津津有味地道:“你是不知道,我刚出门就碰到一个女子从陆一伟家走出来,这倒没什么,关键是那女子撒了谎,她说外面有人等她,可她却是坐着出租车走的,这里面有些耐人寻味啊。”
  妻子把**往茶几上一丢,慵懒地道:“人家陆一伟找女人关你什么事啊,再说他单身,爱找谁找谁,咸吃萝卜淡操心,洗洗睡吧。”
  周建胜见妻子不搭腔,颇有失落感,不过他对石晓曼十分感兴趣,决心一定要查到此女子的底细。
  石晓曼走后,房间里依然是那么凄凉和落寞,陆一伟躺在沙发上一根接一根地抽烟,脑子里盘桓着曹晓磊的话。
  马志明要调走?还是去老领导的单位?如此一联系让陆一伟有些胆颤,他不敢去想,更害怕去想。

  假如这一切真的,至少说明几个问题:楚云池与马志明一直瞒着自己保持着联系,而和自己从来没联系过;马志明有意和自己隐瞒这一既定事实,不想让他知道。
  陆一伟不得不重新审视这一问题。楚云池和自己的关系,谈不上交命的情谊,至少伺候了他两三年,关键时刻还帮他冲在前面,助他度过难关。凭这层关系,楚云池也不该忘记他,更不能抛弃他。可现实是血淋淋的,陆一伟空等着一个诺言,一张空头支票,难道正如外界所传,自己不过是政治牺牲品罢了。
  再说楚云池和马志明的关系,交情深不深暂且不谈,至少马志明在楚云池出事后他退缩过,以到省城看病为借口,躲开了这一劫。这一切楚云池心里明镜似的,可为什么他出任市文化局局长提拔的旧部不是我,而是马志明呢?
  而陆一伟和马志明的关系,完全是建立在楚云池基础上。说实话,这些年下来,作为同病相怜的两人走动相当频繁,陆一伟更是掏心窝子和马志明真心相处。可到头来呢?这么大的事却一直瞒着他。
  马志明要调回市文化局,着手操作起来可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也就是说,楚云池很早以前就开始运作。这么长时间,陆一伟不知道丁点消息,这说明马志明并没有把他当朋友。
  陆一伟把手中的烟狠狠掐掉,突然仰头哈哈大笑起来。笑着笑着,泪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内心的苦楚只能一个人默默承受。
  “说好的承诺呢?就这样把我当一个屁放了?”陆一伟一头栽倒沙发上喃喃自语,残酷的现实再次给陆一伟上了一课。人生有几个五年,可这宝贵的五年就浪费在一个曾经最信任的人身上。
  陆一伟起身到厨房翻箱倒柜找出几**珍藏的酒全部打开,直接对着**子畅饮起来。他想把自己麻丨醉丨,甚至希望一醉不醒,就这样了结一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