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秘书》
第67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一伟在来得路上就想,石晓曼请自己吃饭,真的是为道歉的事情吗?直觉告诉他,绝不是如此简单。
  曹晓磊从里屋提着两**白酒出来,往陆一伟跟前放了一**道:“酒不好,还希望陆镇长不要见怪,都说你酒量好,今天我就舍命陪君子,咱俩一人一**,怎么样?”
  陆一伟看曹晓磊羸弱的身躯,怎么也不像能喝一斤酒的人,道:“既然是家宴,就不要搞那些虚的,能喝多少喝多少,又不是陪领导,用得着那么玩命吗?”
  曹晓磊连忙道:“你怎么不是领导?要在以前,我怎么可能请得动你到我家吃饭,现在……”

  听到曹晓磊话有些过了,石晓曼赶紧走出了圆场,道:“陆镇长,你别见怪,我家那口子的意思是你是大忙人,请你吃顿饭估计还得排队,今天你能过来算是给足我面子了。”
  曹晓磊也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道:“对对对,我就是这个意思,来来来,不等她,我们先喝着。”
  曹晓磊的意思是说陆一伟以前给楚县长当秘书那阵,放在从前,下面的人请自己吃饭,确实是有选择性的。
  陆一伟和曹晓磊没有共同语言,有一搭没一搭闲聊着,眼神时不时瞟向正在厨房忙活的石晓曼。石晓曼扎着马尾辫,一缕头发遮住右脸,炒菜的同时,她不时地翘起兰花指往耳后轻盈地搔弄一下。饱满而性感的朱唇榴齿,不时地轻抿或张合,很是撩人。石晓曼似乎发现了什么,猛然回头,与陆一伟眼神相撞,又赶紧转过脸炒菜,红霞瞬间爬上了脸颊,以至于她无心在专注于某一件事。
  石晓曼出身于普通的工人家庭,她没有多大的理想抱负,中专毕业后就按照家人的意愿,按部就班地参加工作,结婚生子,生活过得平平淡淡,没有一丝波澜。作为一个传统的女人,她觉得相夫教子就是她生命的全部,更不可能想入非非奢望什么。可自从遇到陆一伟后,石晓曼突然有了怦然心动的感觉,这种感觉是与丈夫从来没有过的。没有恋爱过的石晓曼,内心燃起了熊熊烈火,她试图冲破道德伦理,来一次轰轰烈烈的爱情。可每当看到安守本分的丈夫和乖巧怜人的女儿时,她的欲火熄灭了,不停地告诫自己,绝不能做出伤风败俗的事情。

  自从北河镇选举结束后,她就没再见到陆一伟。可越是见不到陆一伟,她心里总觉得空落落的,好像少了些什么,甚至有些魂不守舍。一个念头冒出来时,让她自己都吓了一大跳,她已经爱上了陆一伟。
  挣扎在道德的边缘,让石晓曼备受折磨。满脑子都是陆一伟的身影,她甚至能够回想起陆一伟细微的一举一动。每晚,丈夫骑在她身上翻云覆雨时,她都假象成陆一伟,到了一种无法自拔的地步。可回到现实中,只不过是个梦而已。
  今天中午,丈夫下班突然提出要请陆一伟吃饭,石晓曼当时就表现出强烈的热情,让曹晓磊顿时生疑。但他现在全然顾不上这些,他要改变命运,他手里掌握的东西足以与陆一伟作为交换条件。
  三杯酒下肚,曹晓磊已经上来酒劲,脸红得和猴屁股似的张罗着给陆一伟倒酒,道:“陆镇长,我曹晓磊这辈子没有佩服过人,唯独佩服你。”
  陆一伟习惯性地点上烟,嗤笑道:“曹兄严重了,我陆一伟有什么光荣的事迹值得你佩服的。”
  “嗨!”曹晓磊借着酒劲道:“别的不说,有几个能像你似的,在一处跌倒,又卧薪尝胆、奋勇直前,在另一处坚强地站起来,换做任何一个人,都无法做到。”
  陆一伟不想提伤心事,端起酒杯喝了下去道:“过去的事就不要再提了,人啊,有的时候都是被逼出来的,如果换做你,同样能做到。”
  “不不不!”曹晓磊连忙摆手道:“我那有你的魄力,我可不行!我要是能自救,早就辞掉工作下海了,可我现在还不是挣着一个月400多的工资,养活着一家老小嘛。”
  陆一伟感觉家里有点热,起身把外套脱掉,石晓曼看到后赶紧过来接过衣服,小心翼翼地挂到衣架上。

  陆一伟本来就心情糟糕透顶,打算今晚敞开了喝上一通,给曹晓磊倒满酒后道:“曹兄,兄弟多言两句,像你现在这种情况,我觉得你不如停薪留职,出来放手大干一场,肯定会比现在强。”
  见陆一伟自己上了套,曹晓磊接过话道:“陆镇长啊,你这句话可说到我心坎上了,我正有此打算,可我要能力没能力,要本事没本事,你说我能干什么啊?”
  陆一伟道:“干什么我不敢轻易下结论,但不管做什么,只要你能坚持下来,肯定能赚到钱。”
  曹晓磊又下去一杯,叹了口气道:“陆兄,和你说实话,我没有一技之长,出去以后也就是个废人,真心干不了什么,如果你愿意,我还不如跟着你干呢。”

  陆一伟顿时警觉,看来这就是曹晓磊请自己吃饭的目的了,他笑了笑道:“和我干?你就别开玩笑了,哈哈……”
  没想到曹晓磊一脸严肃道:“陆兄,我真不是和你开玩笑,我说的是真心话。”
  陆一伟见此,低下头夹了菜道:“那你打算怎么做?”
  曹晓磊不再客套,直截了当地道:“我和你说了,我曹某是个没本事的人,正要我脱离本行干别的事,还真干不来,我想和你合作。”
  曹晓磊如此一说,陆一伟颇感兴趣,道:“那你说如何合作呢?”
  曹晓磊凑前道:“我们的副食品加工厂旗下不是有个罐头厂嘛,我打算把它给买下来。”
  陆一伟脑子转得快,立马明白了曹晓磊的用意,但假装不懂地道:“嗯,你接着说。”
  这时,石晓曼从厨房走出来,坐到曹晓磊跟前,一边倒酒一边聆听着丈夫的宏伟计划。
  曹晓磊继续道:“前段时间,我陪我们单位领导吃饭的时候,我无意中听到他说,打算把罐头厂这个包袱卖掉,变现给员工们增加点福利。听到这话,我当时就想到了你,你不在北河镇种植果园嘛,如果把产品进行深加工,不仅可以增加产值,也能改变你单一经营的发展模式。我的意思是,如果我把厂子买下来,由你提供原料,我来负责深加工,销售这块我们共同承担,你觉得怎么样?”
  曹晓磊的话,让陆一伟动了心,他确实没想到这一层。曹晓磊人看着其貌不扬,脑子里还是存着货的。陆一伟虽然动心了,但他还是不松口,道:“果园这块刚刚起步,还不太成熟,再说我才种植的30亩,且品种单一,只有苹果一项,这要按你想的,远远达不到你所说的水平啊。”
  曹晓磊把椅子往前拖了拖,道:“这正是我今晚请你吃饭的目的。我听晓曼说,明年你会扩大种植规模,而且北河村的新任村长牛福勇也打算复制你的模式搞种植,还有那个煤矿也有类似想法,如果正是如此,原料且不是相当充足?另外,你明年开春后,要改变下经营策略,成立一个公司统一管理,然后增加水果品种,保证产品的多样性。”
  “具体到我这边,我不仅要生产罐头,还要生产饮料,力争把这条产业链做强做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