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秘书》
第66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两套方案,刘克成倾向于后者,所以他今天把张乐飞也找来。张乐飞和魏国强私下关系不错,由他来处理这件事,效果要好许多。
  下定决心后,刘克成坐起来道:“廖书记,你这边手不能松,继续对魏国强进行审讯,审讯结果只对我一个人负责,其他人任何人都不能经手,你听明白不?”
  廖闵元点头道:“刘书记放心,我知道怎么做。”
  “好,你去忙得去吧。”

  廖闵元走后,刘克成示意张乐飞起身看一下门外,确定没人后,刘克成道:“乐飞,今天下午你想办法见一见魏国强,告诉他,这不是我要搞他,是上面有人要查他。另外,你让他赶紧派人到省城活动一下,争取在专案组到来之前把这事给摆平咯!”
  张乐飞脑子转得快,立马明白了刘克成用意,道:“好,我待会就去见他。”
  “此外,你再查一下,到底是谁写得举报信?这他娘的眼里还有没有我?”刘克成一擂桌子,把张乐飞吓了一大跳。
  张乐飞走后,刘克成把秘书何小天叫过来道:“小天,你安排一下,我晚上要去南州市。”
  何小天立刻心神领会,道:“还是老规矩吗?”

  “哦。”刘克成考虑了一会道:“让周丽霞陪我去吧。”
  “好嘞!我这就去安排。”
  刘克成有两大爱好,嗜赌好色。俗话说:“远嫖近赌”,刘克成深谙利害关系,直接把这两项都搬出南阳县,跑到临市满足自己的**。
  他每次到南州市,都会带两个人,其中一个就是县一中的美女教师周丽霞。
  周丽霞也是有家室的人,不过她经受不住权力的诱惑,主动投入刘克成怀抱,自己虽没捞到什么好处,但自己男人已经国土局的局长,也算是没有白献身吧。

  关于周丽霞和刘克成之间的事,几乎是公开的秘密,没有人不知道。可刘克成总觉得自己做得比较隐蔽,没有人会知道。周丽霞的老公一开始觉得耻辱,可在局长的位子上时间长了,他也想开了,反正就是男女之间的那点事,大不了自己也出去找女人就成,于是就进入了比较怪的循环,自己的老婆让别人用,自己再出去找其他女人。
  从苏启明房间出来后,陆一伟一肚子火气不知该如何发泄。自己的命运怎么如此可悲?前一段婚姻是政治联姻的结果,现在这段婚姻又不可避免地落入这一俗套,苏启明的强烈反对,让他想起了前妻的父亲,县政协副主席李登科当初羞辱自己的一段话:“陆一伟,我不可否认你曾经优秀,可现在你又是什么?照你现在的状态,你觉得能给淑曼幸福吗?做人要有自知之明,乘早结束了这段婚姻,对你,对我,对淑曼,甚至对孩子,都是一种解脱。”

  如果说他前些天还对前妻有一定留恋,可想起这段话,心中激起的涟漪早已荡然无存。
  回到家中,陆一伟想着给苏蒙打个电话,可几次拨出号码,又匆匆挂断。他躺在沙发上,看着墙上和前妻的结婚照,心里又有太多的不舍。
  心情糟糕到了极点,他打算出去发泄一下,拿起手机准备打给牛福勇,就在这时,手机响了起来。
  陆一伟看到是北河镇副镇长石晓曼时,犹豫不决,举棋不定,不知该不该接这个电话。犹豫再三,他还是接了起来。

  “喂,陆镇长,你在哪儿呢?”电话那头传来石晓曼甜美的声音。
  陆一伟提起精神道:“我能在哪儿,在家呗!怎么,你查我的岗啊?”
  “哈哈……”石晓曼爽朗地笑了起来道:“我哪敢查你的岗啊,晚上有事不?”
  陆一伟疑惑地道:“晚上……应该没什么事,怎么,你要请我吃饭?”
  “你猜对咯!”石晓曼道:“我和我家那口子合计了一下,上次给你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决定今晚请你到我家吃顿便饭,算是赔不是。”
  陆一伟笑了一声道:“多大点事啊,再说我也没放在心上,要是因为这事请我吃饭,对不起,我不去。”
  “别呀!”石晓曼有些着急了,道:“好吧,不是因为这事,请你吃顿饭非得找个由头吗?”

  石晓曼的主动,让陆一伟有些不适应,道:“算了,我请你两口子吧,地点你们定,到时候通知我一声就行。”
  “去什么饭店啊,说好了来我家,来不来你自己看着办吧。”说完,石晓曼生气地挂断了电话。
  陆一伟想起石晓曼的一笑一颦,心情舒朗了许多。假如要是与她单独吃饭,陆一伟肯定二话不说,可现在中间还夹了个她老公,或多或少有些别扭。不管怎么说,人家第一次邀请自己吃饭,这个面子还是得给。
  下午,陆一伟盖着被子闷头大睡了一觉,再次接到石晓曼电话后,他起身简单收拾了一下,到超市买了点水果,往石晓曼家走去。
  石晓曼家很好找,陆一伟没费多大劲就找到了。进门后,石晓曼的丈夫曹晓磊就热情接待,又是递烟又是倒茶的,让陆一伟还有些不好意思。

  曹晓磊是县食品加工厂的员工,这个半死不活的单位在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可是炙手可热的热门单位,绝不次于当下的城建、环保等部门,可现如今苟延残喘地在夹缝中生存着,成了县政府的累赘,恨不得早点甩掉这个包袱,可五六十号员工等着那点可怜的工资养家糊口,县政府几次要改制,都被这群“专业上丨访丨户”给撅了回来,只好作罢。
  单位不好,社会地位不高,出门都不好意思和别人打招呼,不自信俨然写在这群频临下岗边缘的“弱势群体”上。
  陆一伟仔细环看石晓曼家,基本与自己的想法一致,这家的日子过得比较清贫。家具还都是老式家具,除了电视新了点外,就没有像样的家电。陆一伟真是搞不懂,为什么石晓曼能看上曹晓磊?
  曹晓磊说话了,陪着笑脸道:“陆镇长,上次真是对不起啊,给你带来了不便,还请你谅解。”
  陆一伟假装生气地道:“过去的事就不要再提了,何况是子午须有的事,我陆一伟不是那种人。”
  曹晓磊可能出于不自信,自觉地把身段放低,道:“都说你陆一伟为人光明磊落,行侠仗义,今日一见,果然如此。今晚我哥俩好好喝一杯。”
  石晓曼端着菜从厨房走了出来,笑着道:“我不是和你说嘛,陆镇长不是那种人,你还不信,好啦,不要再提了,赶紧准备碗筷吃饭。”
  陆一伟借着灯光看着石晓曼一举一动,成熟而又有韵味,尤其是上身穿一件淡蓝色的套头毛衣,轻巧地勾勒出胸部动人的曲线,坚挺而饱满,一点都不想生了孩子的。转身的瞬间,石晓曼不自觉地扭动着胯,屁股左右摇摆,陆一伟有意无意地多看了两眼。
  在女人问题上,陆一伟选择的空间似乎并不大。他没有牛福勇那样博爱的情怀,玩过各式各样的女人,也没有李海东那样饥渴的冲动,是个女人就上。他喜欢矜持一些的女人,好比眼前的石晓曼,每看自己一眼,都会及时躲闪,他读不懂这眼神中的含义,但他可以肯定,有一种感觉是心灵相通的,不需要太多表达和言语,就能传递信号。这种信号,也只有自己心里清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