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秘书》
第65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好说,好说!”刘克成脸上乐开了花,道:“他们都说委府水火不相容,狗屁!县委是决策机构,是统领机构,而县政府是执行机构,是贯彻机构,两者没有可比性,怎么能说是水火不相容呢?你看我们现在不是挺好嘛,委府一团和气,一鼓作气,这样祥和的环境来之不易啊。”
  刘克成话里有话,他表面上轻松地调侃外界的传言,实质是在给张志远传递一个信息:县委是决策机构,我才是南阳县的真正老大,你有事没事别想着另起炉灶,你再怎么闹腾,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张志远自然听明白刘克成的意思,附和道:“刘书记说得对,政府就是执行部门,我定会紧紧围绕在您周围,不折不扣执行县委的决策和部署。”
  刘克成对张志远的态度非常满意,心情放松了不少,只见他靠在沙发上,眼睛微微眯着,满面油光地道:“志远哪,南阳县能有今天,着实来之不易,我们要珍惜当下的发展环境,抓住有利时机,实现南阳经济发展水平翻他娘的一番,我很有信心!你就好比今天苏市长所讲,让我们今年务必拿下省级卫生县城,这就是我们今年工作的重中之重。关于这一点,你作为县长,有什么想法呢?”1

  张志远看着刘克成肠肥脑满的模样,听着装腔作势的官腔,心里的气就不打一出来。南阳能有今天,南阳如今的发展环境好吗?看看人家其他县市区,甩开膀子百舸争流,生怕垫底。你刘克成倒也能坐得住,心思不在发展上,真不知道每天想些什么,张志远看着都着急。
  可面前的刘克成,毕竟是县委书记,张志远就算有再大的抱负,也不能跳开他另起炉灶,他道:“既然市里头非常重视,我们南阳县也不能拖后腿,我是这么想的,显示出我们县的重视程度,专门成立一个创建省级卫生县城的指挥部,由您来担任领导组组长,我作为总指挥落实此项工作。”
  刘克成听完,一边频频点头,一边摸着下巴思索。过了一会儿道:“你这个主意好,我同意你的想法。你这样,拿出一个具体方案来,我们拿到常委会上具体研究,行不?”
  张志远道:“那好,我会尽快拿出方案,这里面主要涉及到要抽调人员,您看怎么弄?”
  刘克成不假思索地道:“这事你的事,我就不干涉了,抽调人你直接和组织部卢部长商量。”
  一切尽在自己掌握之中,张志远笑着道:“那行,我下去后就落实,完了你把一下关。”
  张志远走后,刘克成索性把鞋脱了,顿时满屋子弥漫着馒头馊了的味道。秘书何小天进来倒水时,眉头蹙了一下,不敢作声,倒完水赶紧离开。
  “小天啊!”刘克成眯着眼睛叫道。
  何小天硬着头皮凑过去道:“刘书记,有何指示?”
  刘克成道:“你现在让张乐飞和廖闵元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何小天看了看表,道:“刘书记,苏市长估计待会要走……”
  “管球他干什么,不管他。”刘克成有些恼怒地道,对苏启明一肚子不满意。
  何小天了解刘克成的脾性,没在说话,下去电话通知去了。
  不一会儿,县委常委、纪检委书记廖闵元和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张乐飞一前一后,气喘吁吁赶过来了。
  这两位常委属于刘克成的忠实盟友,对刘克成是俯首帖耳,唯马首瞻。南阳县共有11位常委,这两位常委算是既不靠前,也不靠后的常委,为什么刘克成偏偏对这两位如此上心?这和刘克成的性格和处事风格有一定关系。
  众所周知,但凡重大事项和人事任免等问题就必须上常委会举手表决,才能具有合法性。所以,能不能拉拢常委,是考验一任领导的水平和权威。刘克成与其他领导不同,他认为,只要手里握住了纪委和政法委,一切指令就能顺利贯彻,这是为什么呢?
  纪委这边主要是对全县党员领导干部进行纪律检查,几乎没有一个领导干部不害怕,刘克成巧妙地抓住底下人的这一心理特征,把纪委攥在自己手中,假如谁不听话,由纪委出面吓唬一下子,既然就乖乖顺从了。

  而政法委这边主要分管公检法司,属于国家机器。按照法家的治国理念,只有把“势”、“术”和“法”三者统一起来,才能维护和巩固君主的绝对统治地位。刘克成权欲重,他认为,只有手里掌握了国家机器,下面有任何风吹草动都不怕。
  说白了,还是他那套理论:只有将生杀大权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就不怕下面的人翻天。这就是他的人生哲学。
  有人要问,组织部长不是管领导干部吗?可是,以刘克成的性格,他允许有其他人和他分享权力吗?不可能!刘克成压根就不把组织部长放在眼里,直接从他手中把权力夺过来,组织部长自然就成了一个花**,一个摆设。
  刘克成如此集权,底下的人没有怨言?没有是假话,可刘克成的手段就是厉害,压制着下面的人死死的,不给他们任何喘气的机会,大多是敢怒不敢言,小心翼翼地苟延残喘。

  廖闵元和张乐飞进来后,同样闻到了刘克成的脚臭味,二人相互对望了一眼,没敢做声,坐到刘克成办公桌对面的沙发上。
  刘克成中年喝了酒,还没缓过劲来,先是大口喝了几口凉好的浓茶,然后点上烟,靠着真皮转椅,把脚放办公桌道:“老廖,魏国强那边情况怎么样?”
  这件事是刘克成亲自下达指令,让廖闵元办的。廖闵元清了清嗓子道:“魏国强现在被控制在天玺元大酒店,有两位纪检干部正在突审,如果不出意外,今天下午就会有一定收获。”
  “他情绪怎么样?”刘克成漫不经心地道。

  “情绪十分激动,吵着闹着要见你,说他是无辜的。”廖闵元道。
  刘克成哼笑了一声,把脚放下来道:“无辜的?他是无辜的,难道是我抓错了他?见我干什么?我和他有什么好谈的。”说完,又端起茶杯喝了一大口,继续道:“你们说说,他魏国强我平时待他不错吧?怎么能干出这种事来?”
  见刘克成生气了,张乐飞凑上前去,拿起桌上的热水**倒满水,安慰道:“刘书记,您也别生那么大气,魏国强我还是了解他的,这里面一定是有人在陷害。”
  刘克成何尝不是如此想呢,可上面给自己施加压力,如果再不采取行动,做一做样子给上面看,不好交代啊。
  廖闵元附和道:“是啊,刘书记,魏国强见了面就和我说,一定是有人陷害他,要我给他做主,您说说,这都是些什么事啊。”

  刘克成许久没发声,处理魏国强,并不是他本意。这些年下来,魏国强算是对他忠诚的,尤其是悄悄地给他在北河镇煤矿入了个干股,光这一项每年都有好几十万的进账。凭这点,刘克成必须把魏国强给保下来。可魏国强实在不争气,大钱小钱都能看在眼里,就连修建学校的钱都敢私吞,简直是胆大妄为。
  如何处理魏国强,刘克成有两套方案。第一套方案比较激进,如果魏国强承认了,直接把他移交司法机关,让他自生自灭吧。可这套方案有一定风险,万一魏国强把自己供出来,且不是把自己也装进去了?
  第二套方案比较保守,就是让魏国强动用各方关系活动一下,尽量保住位子。然而魏国强关在里面,如何让他活动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