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896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呵呵,李老板我可不太好”安邦挠着鼻子淡淡的说道。
  李才林心里顿时“咯噔”一下,对方肯定没有和他开玩笑的心思,那这个语气就说明是有事了。
  李才林皱眉问道:“安先生不太好,那打电话给我,是有什么能让我解愁的地方么?”

  “是这么回事啊,我这里有个人······叫阿,李老板你认识么?”
  李才林当即就顿住了,停了几秒钟后承认道:“认识,算是我的一个朋友吧”
  “唉,你认识就好说了,是这样的李老板,这个叫阿的人他说想要杀我,嗯,就在昨天晚上我的一个弟弟被他给撞进了医院,身上好几处骨折的地方,人差点没给当场撞死了,我托人查了他一下今天把人抓住了,他说他认识你,呵呵,我开始还有点不太信呢,他说他想杀我,哎呀李老板,咱俩的那点过节已经掀不过去了,是么?”
  李才林捏着拳头在心里骂了一万句蠢货,但嘴里却有点急促的说道:“安先生,你和我的纠葛都已经过去了,不存在我想不想杀你这种事了,至于阿我想应该是个误会了,可能是他自己的问题,话又说回来了安邦,我就算真有杀你的心思,我也不至于找他吧?说句实话,花点钱在加拿大能找到不少职业杀手,对不?”
  “真是这么回事?”安邦突然弯腰,从李奎的手里接过军刺,一刀插在了阿的两根肋骨之间,深达两三公分,这个力道人死不了但血得被放掉不少了。
  阿捂着胸口嘶声裂肺的嚎叫着,电话里的李才林听见话筒里的惨叫后,沉沉的叹了口气,说道:“安先生,我拿我李才林在温哥华二十年的声名和你作保证,阿的事我真的不知道”
  “你说不知道,那人我要是杀了你管不管?”
  李才林无比头疼,他现在比安邦都要希望能把阿给弄死了,但他人真的不能死在温哥华,否则自己根本没办法和高维成交代。
  “我们公司在温哥华的港口有一片三千多平米的仓库这几年一直都闲置着没有开发出来,不知道安先生有没有兴趣?如果有的话,你今天派个人过来,我让公司的法务部门给你们做一份交易合同,就当是阿做错了事的补偿,行么?”
  李才林这个人的智商一点不比有创造力和想象力的科学家们差多少,从安邦给他电话到李才林最后那一句割地赔款之前,他几乎瞬间就洞悉出来,安邦是肯定不信阿是自己指使去撞人的。
  有点脑子的人都能品出来,李才林真要是想对安邦他们下黑手,但也是得找个战士,而没必要找个大脑不健全的傻逼。
  但李才林又没办法否认,阿他确实认识,开的也是他的宾利,这事就属于给自己身上沾上了一堆屎尿,就算洗干净了,那也会有骚臭味的,而且关键点在于阿不能死在温哥华。

  所以,李才林反应相当迅速的来了个割地赔款,拿码头一块地皮来换阿的一条命!
  两人简短的通话结束之后,安邦就跟何征说:“你开车,把他送回去,直接扔在李才林公司的门口就行,然后你上楼去跟他把那块地签回来,人家都屈辱性的赔偿了咱也就不用上纲上线的拿傻逼说事了”
  何征笑了:“小帅这一撞挺值钱的啊,撞一下到手一块地皮,这算是福将了呗?”
  安邦哈哈一笑,说道:“等他伤好了,你再让他出去转一圈,争取再讹栋写字楼回来吧······”
  何征和刘牧还有永孝随即就把阿从茶楼里带走了,塞到车里后拉车去了李才林的公司,到了他公司门口刘牧和永孝直接托着人就进了公司大堂里。
  “噗通!”阿被扔在李才林公司的大堂里,根本都没人管他了,何征他们上了楼。

  阿狼狈不堪的躺在地上,一只脚蜷缩着上面还带着血迹,整个人就像是只苟延残喘的小公鸡,虽然死不了但瘸是肯定的了,他那无知的小眼神里透着浓浓的委屈和不服,怎么都没想通为什么自己撞死的不是安邦,最后他却落了个瘸了一条腿的下场。
  李才林根本都没有露面,让公司的一个副总出面跟何征把地皮的手续给办了,交易的手续和合同很简单,李才林公司以一百美元的价格卖给了何征,签了合同然后去公证,基本一下去就搞完了。
  下午的时候,温哥华的一间私立医院里,阿被送进手术室处理完伤口之后送到了间病房里,李才林面无表情的背着手低头看着躺在床上的阿。
  “你别用这种瞧不起人的眼神看我,我只是一时失手罢了,你等我伤了的话,我再好好研究一下这个大圈”阿看了眼李才林,转过脑袋闭着眼睛略微有点尴尬的说道。
  李才林语气平淡的说道:“我这尊庙太小,养不了你这尊大佛,阿伤好了之后你就回多伦多去吧”
  “我只是小试牛刀而已”阿倔强的说道。
  李才林恨不得一把掐死他的心都有了,强忍着心里的憋屈,说道:“我不是在和你商量什么,而是用决定的口吻告诉你,温哥华你待不了了,你要是死赖着不走,我就弄根链子把你脖子拴上直接托回到多伦多去······养伤吧!”
  阿假装闭着眼睛,一声不吭,缩在被子里的手握的紧紧的,心里面有一万个声音在呐喊着:“我的崛起之路,不能就这么掉沟里了······”
  李才林从医院里出来上了车后,揉着发酸的脑袋,无奈的叹了口气:“这就是个得了疯牛病的傻逼啊,再作,他可真就离死不远了,我他么一块地皮就是捐给政府还能领个锦旗和小红花呢,给他就是扔海里了,连点水花声都听不见”
  另外一头,走私的那艘货轮已经在海上行驶了十来天的时间,差不多还有不到一个星期就能抵达亚洲海域了。
  这天晚上,深夜时分。
  徐锐拿着手电筒在货舱里溜达完,马上就要出去的时候,一滴水滴“啪”的一下正好拍在了他的脸上。
  “草”徐锐抹了把脸,手指捻了捻水珠,然后抬头就看见脑袋上面棚顶下的一根水管上沾满了水渍,正在往下滴答滴答的滴落着,再看地面上已经有一滩水了。
  徐锐仰着脑袋看了半天之后,见水管上面的水掉落的速度也不是很快,就从货舱里出来回到了上面的船舱里。
  “这两天你们下货舱的时候有没有发现,咱们货物上面有一根水管子老是往下滴水啊”徐锐回来,就跟老桥和丁建国问道。
  “之前我看到过一次,开始我他么还以为是船底漏水呢给我吓了一跳,然后去找船员问了一下,人家说是温度的原因,管子上的水是水蒸气,一冷一热之后就会有了”老桥解释道。
  “啊,那就行,我怕上面的水管子要是漏的太多,把药给泡了就完了”
  老桥说道:“不能吧,一点水没什么事呢,又不是水管子爆裂,不行明天两天了船员起来后,咱们找人过去检查一下呗?”

  日期:2018-11-01 06: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