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秘书》
第60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一伟自然不能牵扯其他领导,他客观分析南阳县的现状:“张县长,南阳县地理位置偏僻,且山大沟深,全县仅有一条省道贯穿全县,我们好比封闭起来的一个盒子,仅仅留下一个出气的孔苟延残喘,随着近几年资源不断开发,供需总量不断攀升,目前的一条道路远远不能满足现状。如果我们依然固步自封,不思进取,不打通交通命脉,不激活资源控制力,我们永远摆脱不掉国家贫困县的帽子。”

  张志远坐回沙发上,点头道:“你继续说。”
  陆一伟打开了话匣子,道:“97年爆发东南亚金融危机,这场危机对中国挫败不少,不过纵观世界风云,也只有我们国家拿出了具体的救市计划,国家拿出巨资投资兴建基础设施建设。另外,十五届三中全会首次提出了‘西部大开发’战略,必将同样掀起一股大建设热潮。如论从哪一方面看,我们南阳县都赶上了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如果我们把交通作为当前和今后一段时间的发展定位,我想是破解南阳发展难题的重要一环。”

  张志远明显有些激动,他饱满深情地看着陆一伟,起身握住陆一伟的手道:“一伟兄,你和我想到一块了。来,坐下说。”
  张志远本身就是从市交通局下来的,他对全市的交通情况了如指掌,各个市县区都在大搞交通建设,唯独南阳县无动于衷,真不知道刘克成是怎么想的。
  张志远道:“一伟兄,我虽然是县长,但在私下里我们可以称兄道弟,我没有那么大的官架子。实话和你说吧,我一来南阳县就想尽快把发展交通事宜提上日程,可到了刘书记那里,一直压着不肯给我答复。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但是我决定了的事,我就一定要办成。”
  “一伟,县里的情况想必你也清楚,我到了南阳根基不稳,身边又没有踏实可靠的人,开展起工作来十分费劲。而你的情况我十分了解,你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如果你愿意,跟着我干吧!”

  陆一伟还有些缓不过神来,他结结巴巴地道:“张……张县长,您这是?”
  张志远动情地道:“我没什么意思,在外人看来,你不过是一枚弃子,过期的饭票,没有可用之处。而我却看到了你的另一面,你能在关键时刻为你的老领导站出来挡箭,说明你忠心耿耿,不计个人得失,而这些年又能够潜心蛰伏,没有丝毫抱怨,换做任何人都做不到这一点。所以我要大胆起用你,不单单是看到了你的才,更加看重的是你的德。”
  陆一伟眼眶湿润,身体有些微微发抖,抖颤着道:“张县长,你……我……”
  张志远颌首微笑,又骤然冷冰万分,眼睛直射陆一伟道:“过去的事就不要提了,你也不要急于给我答复,回去以后好好想一想,如果愿意跟着我干,给我打个电话回个准信。不愿意的话,我也不会责怪你,就好比你刚才设想的,把你的果园轰轰烈烈地搞起来,也是一条出路嘛,嗯?”
  其实,陆一伟当场就答应下来,大声对张志远说:“我愿意。”可回头一想,这里面隐藏的东西似乎并不那么简单,陆一伟不由得提高了警惕。他道:“张县长,我会谨慎考虑的,我最迟明天给您答复。”
  张志远眯眼一笑,用手在腿上打起了节拍。
  陆一伟临走时,张志远又道:“这事,你我知道就行了,嗯?”
  陆一伟没有回新家,而是逃离似的回到了原来的家。回到家后,他先去卫生间洗了把脸,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嗤嗤发呆。然后他从酒柜上取了**白酒,拿了一袋花生米,没有开灯傻坐在沙发上,回想着今晚张志远和他说的话。
  他先缕了一遍张志远的问话,先谈自己的果园,又问到县里的情况,最后道出了他的想法,可以说这种谈话有着固定的模式,上级和下级基本上都采用这种方式。可让陆一伟疑惑的是,这之间有什么关联吗?

  张志远为什么要是北河镇调研?难道真如徐青山所说是专门针对自己的吗?既然要起用自己,为什么要等到现在?要用自己,会给自己一个什么样的身份?难道还是秘书?另外,这里面到底是不是老领导在暗中帮他?种种疑问,让陆一伟疑窦丛生。
  如果要解开这一谜团,我们必须先了解县委书记刘克成和张志远的微妙关系。刘克成在刚刚落下帷幕的党代会取得了连任,似乎说这是一件好事,可对于这个层级的领导来说,是件天大的坏事。因为,这即将意味着刘克成暂时离不开南阳,如果没有特殊意外,还要继续再干五年。
  纵观其他县市区,县委书记干满一届或升迁,直接上副厅级领导干部,门路硬的年轻的进委府,继续掌管实权,还有更大的进步空间;门路窄的年纪大的进人大政协,修身养性,直到退休,也算是功德圆满。或平调,从一个贫困落后的县市区调任富饶的地方,或直接到市直机关当一把手,虽是平调,实则是暗升。这两种结局来说都还算不错,最让人痛苦的就是原地踏步了,刘克成就卡在这个关口上。

  升迁不成,意味着继续待在这穷山恶水的鬼地方喝西北风,刘克成当然心里极其不爽了。反观上任县长,人家平平庸庸地待了五年,调到其他县当县委书记去了,一下子就和自己平起平坐。另外,其他县市区就像磨盘一样,来了个大连转,唯独市委领导看不见南阳县,任然让刘克成继续驻守边防。如果心里没气,那简直是鬼话。
  也就是这时,张志远坐着直升飞机空降到了南阳县,刘克成心里能痛快吗?张志远还算低调,到任后并没有公开与刘克成作对,反而举双手赞成刘书记的每一个议题,直到破解南阳交通**颈的材料放到了刘克成办公桌上,俩人之间的矛盾第一次显现出来。
  前面提到,张志远是从市交通局下来的,身为副处级干部的他没有基层工作经验,到了基层就应该先从副县长或县委副书记做起,经过一届的锻炼再上县长,比较有说服力。可张志远直接就蹦到县长的位置上,市委用人的谋略确实隐含着更深层次的含义。
  张志远到任后,他发现刘克成这人十分霸道,把下面的官员收拾得服服帖帖,没有人敢对他提出任何异议。尤其是在常委会上,基本上是刘克成唱独角戏,只要他支持的,常委们齐刷刷举手认同,要是他不支持的,常委们低头不作声。刘克成虽然不会抓经济,但在管人上面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组织部门形同虚设,常委会独揽大权,政府的事不断插手,筑起了一道坚不可摧的铜墙铁壁。
  张志远的提议遭到刘克成的冷处理,也让张志远第一次感触到这位“霸主”的威力,他选择了沉默。可他并不甘心甘当绿叶,一定要当破现如今的这种格局。如何打开缺口,他如法炮制,把目光放到了用人上。
  陆一伟并不是他第一个要重用的人,却是他最看重的人。他把陆一伟的情况详细了解后,当场就决定起用陆一伟。德才不说,最最主要的是,刘克成并不看好他,甚至是在存心整陆一伟。敌人的敌人,就是自己的朋友。于是他伸出了橄榄枝,正式成立自己的联盟,而陆一伟则是联盟中的一位核心人物。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