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秘书》
第53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们四人经常在一起聚会,原因在于他们身上打上了“楚派”的标签,都被县委书记刘克成打压过,可结局大不相同,陆一伟最惨,次之马志明,而李建伟和赵东升相对来说还不错,至少还在要害部门,但都是坐冷板凳的主。
  政府办李建伟与陆一伟以前就一直合作,俩人关系走得很近,而赵东升是因为被打压后才加入到这个小团体,四人同病相怜,苦苦相依。
  李建伟因为身体胖,所以大家都叫他李胖子,他为人憨厚,也不计较这些,听多了自然也就习惯了。

  四人坐定后,纪检委副书记赵东升先发话,道:“一伟,你们北河镇的丨党丨委书记魏国强估计要大祸临头了。关于他的举报信雪片似的举报到省里、市里,还有县里。据说,市纪检委书记已经做出重要批示,要求彻查并严肃处理。哈哈,这倒是件好事!”
  魏国强的人品在南阳县出了名的差,不过人家走对了路线,直接攀上了县委书记这棵大树,成为刘克成眼里的红人,这些年混得风生水起。外界传,说魏国强很有可能调任国土局当局长。
  陆一伟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淡然一笑道:“万事有因必有果,他魏国强被举报是迟早的一天,看来老天爷要垂怜他咯。”魏国强要是能倒台,对陆一伟来说百利而无一害。
  赵东升抿了口茶道:“不过也不一定,要是县委刘书记要力保他,也许就过去了。人家可是刘书记跟前的哈巴狗,摇着尾巴,拖着舌头讨主人欢心,换做我们,哪个能做到?”
  李建伟抓起一把瓜子磕了起来,他使劲把粘到嘴唇上瓜子壳吐到地上,道:“刘克成在南阳县专行独断,一手遮天,据说在一次常委会上,新调来的张县长提出明年要大干交通,刘克成一句‘县里没钱’就给撅了回去。要我说,这位张县长别看着年轻,身上颇有当年楚县长的影子,无奈作为新人一时间还施展不开手脚,还真心希望他能为南阳办点好事。那条破败不堪的路确实是该修一修了。”

  今年6月份,北州市委调整了南阳县的县长,给南阳选配了一位高学历且有年富力强的县长,下定决心让这位县长短时间内改变南阳贫困落后的面貌,因此原市交通局副局长张志远坐着直升飞机就空降而来。
  官场最讲究出身,简单地划分就是“空降派”和“本土派”,这个概念不难理解,“空降派”就是指外地调任某一个地方,这种人一般都比较年轻,而且常年在机关坐班,没什么基层工作经验,可这类人往往有着深厚的背景。“本土派”一般是指靠着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爬上来的,这类人工作经验丰富,人脉资源广,有一定的社会基础。
  打个比方,一个打拼了一辈子而建立一定客户源的传统手工艺豆腐坊,突然旁边冒出一个没有任何经验,靠现代设备加工的豆腐摊与他竞争,肯定谁都瞧不上谁。传统手工艺者说现代设备加工者浮躁,不踏实且太急于求成,而现代设备加工者说传统手工艺者思想太守旧,固步自封,不敢突破条条框框,这一引申,就引到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唯物主义辩证关系,那么到底谁才是用发展的眼光看问题?好像当年的“洋务运动”也曾经在这个问题上进行过激烈的争执。

  当然,官场上的派别远远不止这两种,“同乡派”、“同学派”等等还在中间错综交叉着,官场上可谓是有容乃大,百花齐放。可最直观的派别就是利益联盟,只要有了共同的利益,甭管是什么派别的都可以相互提携,相互包容。
  马志明原先在交通局当局长时就与张志远认识,那时候张志远不过是个市交通局运输管理科的科长,没想到人家几年不见摇身一变成了县长,不得不感叹人生无常。马志明对南阳县的交通状况最为了解,他深恶痛绝地道:“南阳县的交通问题一日不解决,就甭想着有大的发展。‘要想富,先修路’的口号不知喊了多少年,人家其他县市区都大办交通,而咱南阳县倒好,雷声大,雨点小,年年三干会喊口号,就不见有实质的行动,一口一个没钱,你看看财政局新修的办公楼,少说把一条路的钱给花咯,哎!寒心哪!”

  陆一伟远离政治,对县里的情况也不太关心,可看到曾经的“楚派”到如今还有如此斗志,心里惭愧不如。可回过头想,就算自己愿意为南阳建设出一把力,可他这政治边缘的人又有谁能记起他呢?
  四人虽经常聚会,但谈论的话题基本上围绕县里的政治格局展开,略有不同的是,都是从自身的本职工作谈起,政府办李胖子每次必将县委与政府的微妙关系,而纪检领导赵东升喜欢给大家透露些领导官员的小秘密,旅游局马志明虽是一把手,但县里的领导似乎忘记了旅游局的存在,他一天到晚也是闲的无所事事,谈论的话题永远停留在过去。陆一伟就更没有共同语言了,人家说政治,你说你的果园,人家说县里的领导,你说你的党支部,明显谈不到一块去,所以陆一伟很自觉地选择沉默,通过这个聚会的窗口了解一些最新的,最及时的花边新闻。

  聚会结束后,陆一伟开着车送马志明回家。到了马志明家门口时,陆一伟突然问道:“马局,最近楚县长那边与你联系过吗?”
  听到陆一伟如此问,马志明迈出去的一条腿又收了回来,靠在座椅上,点燃一支烟道:“最近的一次联系也是他要出任市文化局局长的时候,后来再没联系过。”
  陆一伟倍加失望,扶着方向盘有些失神地“哦”一声。
  马志明知道陆一伟想要问什么,他叹了口气道:“一伟,楚县长也不容易,他有他的难处,但可以肯定的是,他没有忘记我们,到时候了自然会联系我们的,你就放心吧。”
  陆一伟没有说话,抬起头望向路边。
  马志明拍着陆一伟的肩道:“我知道这些年你受委屈了,可我不也一样吗?在这个时候,你我都不要泄气,振作起来,在不久的将来,会好的。”
  陆一伟冷笑了一声,摇了摇头,道:“我已经等了五年了,不在乎再等五年,可我还能等得起吗?”
  马志明沉默了许久才道:“这样吧,你有什么想法告诉我,我瞅准合适机会和楚县长提一提,行不行?”
  陆一伟看着马志明道:“我没有要求,我只希望能给我一个交代,要不然我人不人,鬼不鬼的,谁见了我都像见了瘟神一般,远远地就躲开了。那你说,当初……”
  陆一伟还没说话,马志明就立马打断道:“一伟啊,我就想不明白,都这么多年了,楚县长都官复原职了,你这么还在一个问题上死纠缠呢。要我说,楚县长没有错,你也没有错,错就错在不适事宜。反过来说,你让楚县长怎么给你交代?说你没有参与?那你参与了没有,这已经都不重要了。你这股轴劲必须改一改了。”
  陆一伟咬着嘴唇苦笑了一下,冲着马志明点点头,心中充满愤懑和无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