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秘书》
第51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牛福勇继续说道:“这是我第一件要做的事,那么第二件要做的依然是给大家谋福利。大家知道,北河镇的教育一直都落后,包括我在内也是半个文盲,这辈子我谁都不佩服,就佩服有文化的人,可大家看看村里的学校,再看看这些年走出去的孩子,有几个考上了大学?没几个!所以,假如我当选,我要花大价钱把村里的小学翻修,另外,只要考上了重点高中,每年奖励200元,考上了中专,每年奖励300元,考上了大学,每年奖励500元,如果考上了重点大学,每年1000元,要是考上了清华北大,好了,孩子的一切费用我全包了。”

  村民们再次爆发了雷鸣般的掌声,一旁的郭凯盛和魏国强已经坐不住了,郭凯盛看了看魏国强,而魏国强继续不停地抽烟,烟灰缸内已经七八个烟头。
  牛福勇见大家的情绪已经调动起来了,他内心真心佩服镇长徐青山的智慧,如果不出意外,空手就能捞一个村长当。他继续道:“第三件事,是关于大家的生存问题。大家都知道,镇里的陆镇长在东瓦村搞起了果园种植,而且今年大丰收。咱村后山上都是荒地,为什么他能搞,咱们就不能搞?我合计了,假如我当选,村里的山无偿承包给大家,果园的树种钱我也给大家出了,大家都搞种植,不出三五年,个个都是万元户。”

  话已至此,牛福勇看到村民们面部表情的反应,就猜到自己当选应该无任何悬念,他潇洒地走下主席台,等候着开始正式选举。
  魏国强此刻在想,凭借头脑简单的牛福勇绝对想不出这些点子,背后不是徐青山,要不就是陆一伟在撺掇,可事已至此,再说什么挽救的话也于事无补。他瞟了眼郭凯盛,如同霜打了茄子似的,焉了吧唧瘫坐在那里。
  选举正式开始,民警们迅速围到投票箱附近,除选民外不允许任何人靠近。大概过了半个多小时,投票结束。几个干部抱着投票箱站到大黑板面前,一人唱票,一个划正字,一人监督。最后的选举结果大跌眼镜,牛福勇高票当选,而郭凯盛悲惨的才有40多票。
  看到这一结果,郭凯盛拂袖而去,白花了一顿冤枉钱,简直丢死个人。另外,姓郭的也不止40多个,这说明本家姓也有人投给了牛福勇。他甚至在想,魏国强到底有没有替自己说话?
  而牛福勇激动的溢于言表,跑过去与魏国强握手,并邀请他和张乐飞中午吃饭,而魏国强冷淡地说了一句:“选上就好好干,至于吃饭我看就免了吧。”说完,与张乐飞扬长而去。
  牛福勇见此情状,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掏出手机把这一好消息告诉了陆一伟。
  陆一伟这边也基本结束,周三毛同样高票当选,他与牛福勇使用的伎俩差不多,承诺的内容似乎比牛福勇弱了些,溪口村煤矿过年每家一吨煤,并在明年修建一个焦化厂,村里的劳壮力全部安排到焦化厂上班,这一提议得到了村民们的拥护。
  现任村长马志强没有选上也不恼,相反他为周三毛有如此魄力为村里办实事而感到高兴。
  东瓦村的选举那就更没有悬念了,在陆一伟的前期运作下,李海东全票当选,这在北河镇18个村里都是绝无仅有的。
  至此,北河镇村委会换届选举工作就告一段落。然而,围绕换届选举的斗争才刚刚开始。
  自从北河镇换届选举以来,陆一伟一直没有时间回家,现在终于闲下来了,他先去了躺县城,给身体有病的父亲买了些药,又给家里添置了台彩电,开着自己的新车回到了南阳县谷阳乡桃源村。
  桃源村如同它的名字一样,就像个“世外桃源”,到了谷阳乡还要走10多里山路,基本上与外界隔绝。近些年来,村里一些有能力的基本上都搬到了乡里,剩下的都是一些孤寡老人和留守儿童。
  要说以陆一伟的能力完全可以把父母亲接下来住,可恋土情结严重的二老死活不肯挪窝,就是死也要死在这片生于斯长于斯的热土上。无奈之下,陆一伟只能尊重二老的意见。
  回到村子里,房顶上、院子里到处都是白雪皑皑,小路上的雪很新,几乎没有走动过的痕迹,由此判断,最近一段时间既没有人进来,也没有出去。
  村里安静的出奇,除了几声狗叫声和羊叫声,似乎没有任何喘气的生物。大多房屋已经被拆掉门窗,裸露在外面的土坯十分凄凉,院落里的石碾没有了昔日忙碌的景象,孤零零地躺在那里,似乎在倾诉着孤寂的悲戚。整个村落似日本鬼子扫荡一般,除了雪,还是雪。
  陆一伟看着熟悉而又陌生的家乡,心里十分难受。小时候,村里可热闹了,尤其是下了雪,小伙伴们穿着厚厚的棉袄,集结在后山的一个小坡上,人造出一个滑雪场。一群人爬到山顶,席地而坐,后面一人使劲一推,疯狂而刺激地冲了下来。这种简单而又枯燥的游戏却让陆一伟他们十分喜爱,往往都是从早玩到晚,乐不思蜀。
  晚上回到家,首先是要接受父亲的一顿揍,长长的扁担结结实实打在磨出大窟窿的屁股上,痛得陆一伟哭天喊地。父亲暴打后,母亲又心疼地把他抱在暖和的炕上,脱下棉裤,借着昏暗的煤油灯仔细缝补着裤子。再玩得最疯狂的时候,陆一伟一天要磨破两三条裤子,甭管父亲再怎么生气,都阻挡不了爱玩的心。童年是美好的,现在陆一伟想起来,都觉得无比怀念。
  快到家门口时,总算见着个人。只见隔壁邻居王老三准备出去放羊,见到陆一伟后,高兴地打着招呼:“伟子,你回来了啊。”

  陆一伟从怀里掏出烟,给王老三发了根烟,直接把整盒装进了他口袋,道:“嗯,回来了,王叔你这是去放羊啊。”
  “嗯,这群玩意儿一天不吃东西那成,你快回家吧,中午回来了咱爷俩好好唠唠。”说完,手中的鞭子一挥,赶着羊群走了。
  陆一伟看到自家院子里已经扫了雪,提着一大堆进了家门。陆一伟家还是建国时期建的房子,厚厚的土坯墙有一尺余,显得十分笨重。但这种房子保暖性能强,陆一伟刚掀起门帘,眼镜片就蒙上了一层薄雾,看不清任何东西。
  陆一伟母亲此刻正在搓玉米,看到儿子回来了,兴奋地把手中的活扔下,双手在围裙上擦了擦,道:“伟子,你回来了啊。”

  陆一伟凭着感觉把东西放到柜子上,然后把眼镜取下来用衣服的一角擦拭了一下,戴上后问道:“妈,我爸呢?”
  母亲刘翠兰一边给儿子倒水,一边道:“你爸呀,自从身子骨好了以后就闲不住,这不上山砍柴去了。今天早上还念叨你,没想到你回来了。”儿女在外,母亲刘翠兰是牵肠挂肚,经常心里牵挂着,嘴里念叨着。
  陆一伟埋怨道:“他腿脚刚刚好利索,你就让他上山,刚下了雪,就不怕滑到啊,他在哪,我去找他。”
  刘翠兰把一杯热水递给陆一伟,叹了口气道:“你爸就是劳苦命,你也别管着他,好不容易能动弹了,就让他出去活动活动吧,待在屋子里也能憋出病来。”
  陆一伟见此,也没再说什么,又问道:“玲玲最近来电话了没?她啥前回来?”
  “来了,她说他们厂子今年放假迟,要到腊月二十七八了,哎!一个姑娘家,跑那么远,等她回来了你劝劝她,别让她出去了。”谈到女儿,刘翠兰又是一通伤感。
  “嗯,过了年我就不让她去了,给她在市里谋个事做,这你就不用操心了。”陆一伟道。陆一伟心里也十分难过,今天的这种局面都是因自己而造成。父亲躺在床上,妹妹背井离乡南下打工,现在兜里有了钱,说什么都不让妹妹遭这份罪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