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秘书》
第50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马上就要正式选举了,咱可不能再出现上丨访丨、械斗这类的事情了,我包的溪口村,也算给我个面子吧。”陆一伟道。

  “放心,这事包在我身上,绝不出现任何岔子。”马志强信誓旦旦地道。
  就在北河镇正式选举的前一天,南阳县迎来了今年的第一场雪。这场雪从早上就稀里哗啦地下,到了晚上都没有要停的意思。
  也就在这天深夜,北河村郭凯盛召集自家亲戚,连夜用信封包好500元,里面附带着一张小纸条,要求村民们选举郭凯盛。待到深更半夜,一帮人抹黑来到各家各户大门口,从门缝里悄悄塞了进去。郭凯盛这次花了大价钱,势必要在最后关口冲刺。
  现任村长李恒生原本与郭凯盛关系不错,但经过推选候选人结下了仇,打伤了自家人还不说,直接取消了他的候选人资格。为此,他旗帜鲜明地站到了牛福勇这边。牛福勇有了李家的支持,更加斗志昂扬,志在必得了。
  第二天黎明,村民们陆续发现了装有钱的信封,心里好不高兴,早就把什么家族观念的抛之脑后,有奶便是娘,心中笃定了主意。
  早饭过后,村民们陆续来到了村委会,大家叽叽喳喳地讨论着谁家昨晚拿到了钱,谁家没有。一些没有吃完饭的,顾不上那么多,端着碗就跑过来了。还有的妇女一路小跑,尽管穿着宽大的棉衣也包裹不住棉布袋似的大**,颤颤巍巍地拖着孩子赶到现场凑热闹。由于刚下过雪,地上路滑,孩子摔倒了,躺在那里哇哇大哭,妇女们也不管,回头破口大骂然后身子依然往村委会跑去。一些有生意头脑的,在村委会摆起了地摊,有的是甚至开赌押注,就赌今天谁能胜出。在枯燥无味的村里,除了男女关系,赌博就是大家一致认为打发时间的最好娱乐项目了。所以,赌局设在大门外,大家纷纷围了个水泄不通,掏出大小不等的毛票开始投注。

  郭凯盛今天特意穿了身西装,白衬衣还打了根红领带。由于头发稀疏,郭凯盛一到冬天最喜欢戴帽子,西装配上雷锋帽,走在了北河村的时尚前沿。
  而牛福勇则很随意,平时穿什么还是穿什么。两人在村委会大门口相遇后,相互哼了一声,仰着头走进了大院。
  丨党丨委书记魏国强包的北河村,他不敢丝毫怠慢,一早就把镇里没有包村的领导干部都集中起来召开了个短会,务必保证今天不能出现任何意外。派出所的也倾巢出动,把注意力都放在了北河村。
  快要开始选举时,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张乐飞也带着大批警力到了北河村,看来上次推选候选人发生的恶**件已经引起了县里的高度重视。
  陆一伟去了溪口村,而李海东自己也参与选举,都各忙各的去了。

  魏国强和张乐飞分别作了重要讲话后,宣布选举正式开始,下面的人群顿时骚动起来,吓得张乐飞赶紧让民警们提高警惕,一旦发现有破坏选举秩序的,立马抓起来。
  进入竞选演讲环节,郭凯盛先发言。由于有了昨晚的“大手笔”,他自信满满地走上了主席台,开始回顾起了他艰难辛酸的创业史。今天的选举大会,不像是选举,而成了“忆苦思甜”大会,郭凯盛说到动情处,还不是地回头抹一下眼泪,下面一些感性的妇女们也陪着一同哭,如果不是上面悬挂着标语,外面的人以为这是给谁开追悼会了。
  郭凯盛的表演很到位,至少博得了上了年纪的中老年人以及妇女的“芳心”,而且张乐飞和魏国强这边也支持,在演讲结束后,魏国强带头鼓掌,下面的村民们也跟着鼓起掌来。
  下面轮到牛福勇了。只见他动作敏捷地跳上主席台,用手拍了拍话筒,扫射了一圈,道:“刚才郭矿长讲得很好,不过大家听出来了没?今后北河村到底如何发展,能给老百姓带来多少实惠,却只字未提,好了,不说他了,各人有各人的想法,那我就把我的想法和大家唠一唠吧。”
  “大家都知道,我牛福勇在你们眼里就是个十恶不赦的混混,这点我也承认。我虽然浑,可这么多年来,没有无缘无故地去欺负老百姓,也没有侵犯到大家的利益,但从我内心深处,我还是时时刻刻牵挂着大家的。”
  “我没有郭矿长那样辉煌的历程,也没有想他那样财大气粗,可能大家昨晚都收到了郭矿长送上的钱了吧?你们该拿拿,该选选,选不选的我无所谓,可我有一点要说明,这是在贿选,不知道县里来得张书记有何感想呢?”
  张乐飞早就脸色铁青,见这个搅局的混混质问自己,他双手插在袖管,头偏向了一边,不看牛福勇。而魏国强则不停地抽烟,用眼光察看着人群中的反映。
  牛福勇见把自己撅了回来,也不生气,继续道:“北河村这些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李恒生村长的成绩是有目共睹的。如果我能当选,第一件事就是把村里的煤矿夺回来。”

  此话一出,好比一滴水掉进了油锅,立刻在人群中炸开了锅,纷纷交头接耳,交换意见。牛福勇不管大家的反应,继续道:“大家知道,北河村煤矿是由郭矿长承包的,这十几年来,他富有了,可大家呢?依然还是穷光蛋,所以如果我当选,把煤矿的经营权放到村委,村民们全体参股,然后年底分红,我保证每一笔钱都能到了大家的手里。”
  坐在一边的郭凯盛坐不住了,他起身对着牛福勇就破口大骂:“好你个牛福勇,千算万算,算计到老子头上来了,我告诉你,村里的煤矿是我买下来的,和村里没有任何关系。”
  见郭凯盛耍起了无赖,牛福勇很淡然,道:“买下来?有手续吗?有手续的话现在拿出来让大家看看,要是没有手续,说明这矿就是村里的,是大家的,我就要从你手里夺过来。”
  底下的年轻人也坐不住了,听到年底能分红,便起哄道:“对啊,拿出证据来啊,要不是福勇兄弟今天这么一说,我们还都蒙在鼓里,让你老小子发尽了财,也该吐出来了。”

  “对啊,就是啊。”村民们开始窃窃私语,心里原本倒向郭凯盛的天平开始逐渐往牛福勇这边倒。
  魏国强听不下去了,他拍了拍桌子严厉地道:“牛福勇,今天是选举大会,而不是批判大会,至于你说的那些都是有历史因素造成的,何况在这个会上拿出来说事,偏离了主题了啊。”
  牛福勇冷笑一声,道:“好,这事随后再说,但我今天要告诉大家,北河村煤矿是大家的,而不是某个人的,假如我要当上了村长,一定要夺回来,为大家谋福利。”
  下面爆发了雷鸣般的掌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