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秘书》
第47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魏国强在郭凯盛参股的事情你应该清楚吧?你找几个人写举报信,直接分送到市里省里,写的越夸张越好。”徐青山眯着眼,脸上没有丝毫血色,充满了杀气。陆一伟一听,就知道徐青山这是冲着魏国强来的,借牛福勇手,彻底把魏国强搞臭。
  陆一伟虽痛恨魏国强,但不想让牛福勇淌这趟浑水,于是道:“这种事都是谣传,何况我们没有证据,如果真的查下来没有抓住把柄,到时候追查起举报信的来源,这不把福勇套进去了吗?”

  徐青山蔑视地看了一眼陆一伟,道:“你懂什么?既然我说这话就有一定的把握,他魏国强在省城的房子不假吧?他小舅子修建北河中学不假吧?这都是有事实根据的,如果这剂猛药下去,足可以灭灭魏国强的威风。郭凯盛失去魏国强的支持,也就等于失去了双拐,看他还有什么能力再和你竞争。”
  “说到这里,我直接把另一计也索性说出来。北河煤矿是属于北河村集体的,可村民这些年享受了什么?什么都没有!钱让郭凯盛赚了,承包费让李恒生花了,可这些村民们都蒙在鼓里,如果你在竞选时扬言要夺回煤矿,并承诺我先前和你说的教育奖励牌,保证你的村长位置妥妥的。另外,夺回煤矿你不也顺理成章有了自己的实体了吗?”
  牛福勇被徐青山撩拨的动了心思,激动地道:“徐哥,啥也不说了,这事我来干。怕什么事,就算查下来我牛福勇一人顶着,和你徐哥,还有陆哥都没有任何关系。大不了再坐一回监狱,我不怕!”
  徐青山的话确实具有煽动性,陆一伟见牛福勇已经着了魔,也不好说什么,他把酒杯中的酒一口气喝了下去。在利益面前,任何人都会选择屈服,一场真正的较量开刚刚开始。
  东瓦村推选候选人平安无事,顺理成章地把李海东推了上去。村长选择实行差额选举,所以原村长老憨作为陪衬也被村民们选上了,这一切都是陆一伟召开全村大会的结果。
  北河村只剩下了郭凯盛和牛福勇,这两对冤家谁都瞧不上谁,各自暗地里使劲找对方的短处。这一找,郭凯盛还切中了牛福勇的要害,牛福勇曾经被判过刑。
  前面提到,牛福勇曾经打断郭凯盛儿子的腿,随即郭凯盛就举报牛福勇私挖滥采,坐了两年监狱。按照村民选举法规定,只要年满十八周岁,没有剥夺政治权利的人就可以竞选,牛福勇完全符合条件。可西江省还有自己的规定,刑满释放人员满三年后才能参与竞选,如此推算,牛福勇差一个多月才能满三年。要说这种问题,如果县里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凑合过去了,可一旦上纲上线,划一条杠杠,别人就紧盯着你的短处。

  郭凯盛把这一问题反映到镇里,魏国强立马报告给组织部,组织部到司法局一核查,牛福勇确实刑满释放不满三年。组织部长报到县委书记刘克成那里,刘克成谨慎考虑后,决定放牛福勇一马,让组织部长很是不解。
  上次恶**件,因为抓了牛福勇逼死了他母亲,打招呼的市委副书记郭金柱得知这一情况后,对刘克成有了想法,这让刘克成很是憋屈。可没有办法,牛福勇能牵上郭金柱这条线,面子不能不给啊,另外他心里也过意不去,于是就半推半就地让牛福勇去竞选这个村长。
  牛福勇不是吃素的,你敢举报老子,老子也举报你。于是把郭凯盛违反计划生育的事情举报到组织部。组织部的领导都很纳闷,这魏国强是如何做工作的,北河村就两个候选人,还这样斗来斗去的。不管是不是事实,该核查还得核查,核查的结果是郭凯盛虽违反了计划生育政策,但交了罚款,属于正常范围内。
  二人打成了平手,但谁也不让谁。既然组织解决不了问题,那就私底下解决。先是郭凯盛让自家亲戚深夜扒了牛福勇家的围墙,又砸了玻璃,牛福勇用脚趾头都能猜出来谁干的,他并没有像以前那样傻不愣登的,而是瞅准了一个晚上,往郭凯盛家大门上泼了大粪,然后在门口摆了一排花圈,这还不算完,牛福勇直接把郭凯盛家的祖坟给刨了,这下彻底激怒了郭凯盛。
  牛福勇瞅准时机,把解散了小弟又全部叫了回来,准备与郭凯盛大干一场。俩家争斗,村民们是看热闹,镇里的干部也是乐呵呵地端着茶杯串门子打听事情的最新进展,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心态。可魏国强急坏了,他拉住郭凯盛,说什么都不能再出现打架斗殴事件。为了维护魏国强的颜面,郭凯盛只能咬牙切齿地忍了下来。
  可牛福勇本身就是个事主,每天派人到郭凯盛家门口挑衅,终于忍不住的郭家兄弟痛打了牛福勇的小弟。这下可好,牛福勇要的就是这种效果。他用担架把受伤的小弟抬到镇政府院子里,对着魏国强就是破口大骂,说不给解决就去县里、市里去闹,逼不得已的情况下魏国强决定求徐青山帮忙出面协调。
  事情赶巧了,徐青山得知这件事后,迅速给魏国强打了个电话请假,说今天儿子带着准儿媳进家门,魏国强心里虽不悦,但还是准了假。魏国强把电话打给徐青山,徐青山百般推辞,反正我就不去管这些事,北河村又不是我包的,爱谁管谁管。
  魏国强冷静下来仔细一靠虑,就猜到是徐青山在背后出幺蛾子,可这种事能去哪找证据,他只能忍气吞声地咽下这口恶气。他又想到陆一伟与牛福勇的关系,巧了,陆一伟手机直接关机,气得他直接把桌子上电话推到了地上。
  看来今天牛福勇是非要说个长长短短。他挺着大肚子,手叉着腰,站在镇政府院子里与牛福勇理论,问他到底想干嘛。
  牛福勇也很爽快,把他小弟送到省人民医院做个全身检查,然后至少赔偿半年的误工费和一年的营养费,另外他郭凯盛要当面赔礼道歉。
  魏国强气得嘴唇发抖,骂道:“你这简直是无理取闹。”
  牛福勇急了,一下子跳到台阶上,流里流气地道:“好,魏书记,这可是你不给我解决的啊,好了,现在和镇政府没一点关系了,我们自己去解决,闹出人命我可不管啊。”说完对着小弟们一吆喝,就要往大门外走。
  这时,镇里的干部围了上来试图阻止牛福勇,上了脑子的牛福勇不管三七二十一,“啪”地一巴掌差点把他干部打倒在地,恶狠狠地骂道:“你们他妈的都是些狗腿子,老子不怕你们,大不了再坐几年监狱,要是得罪了我,这辈子你们休想安宁。”
  事态已经难以控制,憋了一肚子火的魏国强大声一喝,道:“牛福勇,你他妈的别得理不饶人,往人家大门上泼大粪是不是你?刨人家祖坟是不是你?这种损尽阴德的事情亏你能干出来,还竞选村长,你觉得你够资格吗?”
  牛福勇的火气蹭蹭冒,走到魏国强跟前,鼻尖快要碰到魏国强的脸,满脸凶煞地道:“魏国强,他郭凯盛如果不骑到我头上拉屎撒尿,老子也不会干出这种事。倒是你,处处为郭凯盛开脱,你拿了他的多少钱?吃了他的多少回扣?别以为你干的那些事我不知道,惹急了老子直接给你捅到市里,我看你的位置还能不能坐稳。我告诉你,逼死我老娘的事情我还没有找你算账,你他妈的今天要不主持公道,我到要看看你长得几只眼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