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893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刘牧,永孝和陈小帅谁也没有想到,陈小帅被撞巧就巧在了他最后那一句话上,非得给安邦的名号点了出来,这才导致了阿冉冉升起的报复心,完全不顾忌后果的给他撞了。
  陈小帅要是知道这点,恐怕自己的肠子都得悔恨的打结了,嘴欠人倒霉,太他么冤了。
  人昏迷不醒,永孝和刘牧就连忙叫了辆车给人送到了医院,随后没过多久,安邦,何征,陈小文他们就赶了过来。
  “你们怎么回事,我听何征说你们不是出去放松裤腰带了么,怎么还放松到医院来了呢?”安邦急促的问道。
  刘牧低着脑袋,说道:“放松的时候,陈小帅和人发生了几句口角,差点在店里就打起来了,我们几个完事后出去又碰到了对方,他们把枪给掏了出来,但后来被我们三给夺下去了,但谁也没想到的是他们走了之后,就开车过来把小帅给撞了,谁能想到这帮人的报复心会那么重啊,吵几句嘴就行了,哪还有把人往死里撞的道理啊”
  安邦无语的指着耷拉着脑袋的刘牧和永孝,半天才说道:“我,我是真服你们了,这种事说出去我脸都骚的慌······”
  何征安慰着说道“哎呀行了,别埋怨了,这时候说啥都没用了,人送进去的时候医生说什么啊?还有,撞人的,车,都看见了吧?”
  “医生抢救之前,说他身上有几处骨折的地方,也有可能出现了内出血,至于撞人的我们能认出来,不过他开的是一辆宾利,我就记得车牌上的数字是,有几个字母天太黑我们没看清楚”
  “赶紧的,先报警找那辆宾利,整个温哥华都没有多少这种车,如果是正规手续的话那不难查,找到人之后先他么给我收拾一顿,再给我扔到警局里去”安邦黑着脸说道。

  另外一头,阿撞了人后开着宾利在街上兜了好几圈,直到酒劲散了他冲动的脑子才安静下来。
  王龙飞坐在旁边,恨得牙直痒痒的说道:“阿你说你是不是疯了?你他么撞人干啥啊,车开的那么快,你都能把他给撞死了,红灯区那边全都是警方的摄像头,你能跑到哪去啊?还有,你没听他们说是大圈的人么,你知不知道,大圈来了温哥华死了多少人啊,他们刚到的那两个月里,温哥华打的跟二战似的,天天都死人,你惹他们干啥啊?”
  “我他么就是奔着大圈去的,明白么?我就是要撞死他,撞死那个安邦,不是他我还不撞了呢,明白么?”阿抓着王龙飞的领子说道。
  “······”王龙飞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然后推开车门说道:“阿我和你玩不起,你是李才林的哥们但我不是,你出了问题他能管你,但是没有人管我,不好意思我走了,我跟你没办法混在一起了”
  “咣当”王龙飞摔门走了后,阿喘着粗气,剧烈的喘息了许久后才平稳下来:“你们说,我,我刚才有没有把那个人撞死?”
  “有,也可能没有吧”同伴磕磕巴巴的说道。
  “到底是有,还是没有啊”阿吼道。
  “我们也不知道啊,就看见你把人给撞飞了,等我们把车开过去的时候他掉到了地上,不过当时你开的那么快正好撞他后面了,我觉得他基本上是应该被撞死了······”
  “死了好,死了好,安邦死了大圈就是群龙无首了,剩下他么一帮小崽子也掀不起什么浪花了”阿忽然很癫狂的就笑了,他心里给自己定下了个字。
  “头有麟角,必露峥嵘!”
  大半夜过后,陈小帅从手术室里也给推了出来,人醒了,他被宾利撞那一下挺狠的,身上两根肋骨断了,小腿和胯骨骨折,中度脑震荡,人推出来的时候命没丢就是万幸了,就是说话的时候嘴角有点往旁边歪,有点好像是温哥华的尼古拉斯赵四,可能也是因为脑震荡的原因,每隔一会就会有鼻子里流出来。
  “永孝说你有毒,我之前不信现在真信了,陈小帅啊你也算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就他么招妓还能招来一场车祸,说出去谁能信啊?”刘牧感慨着说道。

  永孝说道:“嗯,以后出门在玩,说什么都不能带着他了,这次是他自己,下次整不好就给我们连累了······”
  陈小帅抽着嘴角说道:“哥,说好的战友情深呢?我都这样了,你们还挖苦我,兄弟情是怎么体现的?”
  “该!”刘牧咬牙说道。
  陈小帅身上打着好几块石膏,一动全身上下就疼的非常酸爽,抹着眼泪说道:“撞我那个傻逼,你们找到没有啊?找到人了就给我把他按到地上,我他么拿铲车从他身上走几个来回,骨头架子全都给他碾碎了”

  “才几个小时啊,哪有那么多快把人找到,等着吧我们已经报案了,那辆宾利全温哥华也没几辆车,找他不难”
  “必须的,一定要找到人,骨头架子碾碎后,
  给他也掰断了·····”
  第二天,一早。
  在车里睡了一夜的阿迷迷糊糊的就醒过来了,车就停在李才林公司的楼下,估计这个时间他也差不多快上班了,抽根烟精神精神后,阿就从车里出来,去了李才林的办公室。

  “咣当”推开办公室的门,李才林看见他进来后,脑袋嗡嗡疼的说道:“你怎么又来了,我不是给你车也给你钱了么,就一个晚上你别告诉我车和钱都没有了?”
  “我把安邦弄死了·····”阿棱着眼珠子,昂着脑袋霸气十足的说道。
  “我把安邦弄死了·····”阿说话的时候掷地有声,一股虎逼逼的气质悠然而生,仿佛干死了安邦他就天上地下唯吾独尊了一样。
  一点不夸张的讲,你这时候就是给阿一个窜天猴,他都能上天了。
  因为在温哥华,大圈现在是传说,他能把大圈的领导人安邦干死了,这是一般人能报得到的么?
  有点飘!
  “你说什么?”李才林放下手中的笔不可置信的问了一嘴,他是听清楚阿说什么了,但是没听明白是什么意思。
  “我说我把安邦干死了,就在昨天晚上”阿棱着眼珠子说道。

  李才林手指敲着桌子,皱眉说道:“阿你和我都是跟在老板身体多年的人了,为什么我能被放在温哥华单独经营一块,而你却一直只能给他开车?同样是人,差距这么明显你就没想想?更何况你和老板还是亲戚关系,按理来讲他对你是不是应该更亲近一点,可为什么我现在过的比你好阿,原因在哪?你的价值,就是当一个七年的司机么”
  阿顿时脸色一红,憋了半天后给自己找出了一个无懈可击的理由:“那是因为老板只想做正经的生意,而我志不在此,我应该被定位在德雷克那种人设上,显然老板没想往这方面发展,我理所应当的就被埋没了”
  李才林叹了口气,扶着嗡嗡头的脑袋说道:“三十岁的人了,我们不能活在三岁的年纪了,现实点行么?”
  日期:2018-10-31 18: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