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秘书》
第44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上次因为与前妻李淑曼逛街让苏蒙知道了,苏蒙来了小姐脾气,在电话里就大吵大闹,之后就没有再联系。有时候陆一伟在想,这段感情是不是太理想化了,毕竟苏蒙年龄还小,而且家庭条件好,简直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再看看自己,工作在基层,又是个二婚,这不典型的“老牛啃嫩草”嘛。不过话又说回来,他对苏蒙是用心的。苏蒙在他人生最低落的时候走进了他的生活,说明她不在乎一切,实实在在是看上了他的人。

  可是如果将来涉及到谈婚论嫁,苏蒙还会不会一如既往呢?毕竟人的心态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而逐渐改变的,何况她家人本身就不同意他俩交往,以后的事情想都不敢想。如果把前妻李淑曼和苏蒙摆在眼前,或许陆一伟出于责任原因,更多会选择李淑曼。
  接通电话后,陆一伟原本苏蒙还在生气,没想到苏蒙打头就来一句:“一伟,我们结婚吧。”
  陆一伟楞在那里,久久不说话,安静地只能听到对方的呼吸声和车子的发动机声。
  “一伟,我说的是真心的。等过段时间我就回去和我们爸妈说,不管有任何困难,我都要克服。另外,我想过了,我们结婚后,家就安在江东市,房子我们也有了,不用你操心。如果你愿意,我让我爸想想办法,把你调到江东市,或者北州市,你自己选。”苏蒙这些话也是冷静思考讲出的。

  上次与陆一伟闹了小别扭,苏蒙当时很生气,过后又对自己的举动很懊悔。陆一伟找到前妻看一看女儿是很正常的事,可自己耍了小性子把陆一伟臭骂了一通。这段时间里,陆一伟给她打过几个电话,她都没有接,可见不到他人,心里又空落落的,思如泉涌,欲罢不能。
  回想起这四年多来的点点滴滴,她是真心喜欢陆一伟。可是喜欢什么?她又说不上来。追她的人比陆一伟强的多了去了,可她就是着魔一般迷恋着他。父母的坚决反对,朋友的好心劝告,同事的极力劝阻,苏蒙丝毫没有动摇最初的梦想。爱一个人,不需要太多理由,如果真的要找出迷恋他的理由,或许就是陆一伟身上特有的男人气质,这种气质是与生俱来的。
  她不在乎如何面对将来的生活,她相信陆一伟能够给她安稳的生活,何况她并不缺钱,对钱也没有那个概念,因为她从小就没有在花钱受过约束,只要开口,父母亲就给,独生子女的她从小到大就比别人优越。这种环境下,也造就了她孤僻自傲、个性极强的性格。
  经过这段时间深思熟虑,她决定要嫁给陆一伟。只有结婚了才能拴住他的心,牢牢地把他控制在手心。毕竟现在已经参加工作,该面对的终究要面对,不如早点了解了此事,也好让心里踏实。
  陆一伟半天没反应过来,过了许久才道:“蒙蒙,这种事不急,改天我去找你,我们坐下来谈。”从陆一伟心里,他早就想结束单身,结了婚,才算有个家,才能找到爱的归宿。他以为苏蒙是一时冲动才说出这种话,所以他并不急于回答。

  “不!我是认真的。”苏蒙在电话那头叫道,“一伟,我们相处的时间也不短了,也该走到这一步了,今天你给我个准话,你到底愿不愿意?”
  按照陆一伟的规划,他想等到跳出北河镇,把工作理顺了才考虑这些。现在的他,人不人,鬼不鬼的,说是副镇长,还不如镇里的一般人。另外,他也不想靠着苏蒙父亲的关系跳出北河镇,他仍然抱着一丝念旧,等待着老领导亲自为他洗脱罪名。
  陆一伟此刻脑子很乱,他安慰道:“苏蒙,我当然愿意,和你谈恋爱就是奔着结婚去的,可是现在还不到时候。这样,你再等我一年,就一年的时间,一年后你说什么我都依着你。”
  听到陆一伟说愿意,苏蒙失落的心一下子怒放起来,她不管陆一伟后面说什么,高兴地道:“好了,只要你愿意就行,剩下的事不用你管了,这个星期我就回家和我爸妈说去,呵呵。你一个人要照顾好自己,等我的好消息,好了,先挂了,正在和同事们聚餐了。”
  “喂喂……等等。”陆一伟还没说完,苏蒙已经挂断电话,站在酒店卫生间,对着镜子臭美了一番,心情愉悦地蹦跳着回到了宴席。
  陆一伟呆在车里,手里举着久久不肯放下的手机,失神地望着前方,看着遥远星际闪烁的光芒,眼眶渐渐湿润。
  这四五年中,他活的太憋屈了。没有亲人的关爱,没有朋友的支持,更没有领导的垂怜,扔在这鬼地方,无依无靠,看透了世态炎凉。好在自己还另辟蹊径闯出了一番事业,如果一直萎靡不振,可能再也不会有人能记得他,这就是生活,这就是命运。
  第二天一早,陆一伟给石晓曼打了个电话, 准备正式与溪口村的领导班子正面接触。有了许半仙、李海东的前期准备,溪口村的换届选举风气已有大的改观,不再是家族势力对抗,而转为了以家庭为单位对抗。

  经过上次事件,石晓曼似乎比以前沉默了许多。从她心里,总觉得对不起陆一伟,可单纯的她并不知道这是魏国强的计谋,故意搞臭陆一伟。而陆一伟心里明镜似的,但他在没有充分的证据时并不急于去正面与魏国强对抗,对待敌人,要不忍,要不残忍。
  陆一伟也不管别人怎么看他,照样把车开进镇政府院里,接上石晓曼,在别人的羡慕与憎恨中往溪口村驶去。
  路上,陆一伟问道:“你的脚伤好了些没?”
  石晓曼拘束地道:“基本上没什么大碍了,就是扭了一下,还是要谢谢你。”
  陆一伟带着墨镜,没有看石晓曼道:“客气。”
  石晓曼忍耐了许久,才怯怯地道:“陆镇长,那天的事真心不好意思,我和我丈夫已经解释清楚了,他也十分懊悔,希望你别往心里去。”
  陆一伟转过头,嘴角上扬微笑道:“我倒没什么,别影响了你们夫妻感情就行。”
  见陆一伟没有生气,石晓曼心情舒展许多,她又焕发了曾经的光彩,笑着道:“我们夫妻关系好着呢,他就是太在乎我了,才做出那种冲动的举动,你没事就好,我们还和原来一样,该怎样怎样。”
  陆一伟淡然一笑,没有说话。

  快到溪口村时,陆一伟道:“后天就要选候选人了,今天我们主要去看一下溪口村的准备情况。”
  到了溪口村,陆一伟把车停放在供销社门口,往供销社一侧的村委会走去。
  北河镇穷,基本上18个村都没有像样的村级活动场所,除了北河村修着二楼外,其余的大部分就在供销社办公,还有的直接在家里办公,好比东瓦村,从供销社挪到李海东家里,将就着办公。
  供销社是时代发展的产物。按照当初的设想,农民参股然后分红,在一定时期发挥了重要作用。尤其是物资短缺的年代,人们凭着粮票、油票、布票等各种各样的票兑换生活所需用品,而改革开放后,大量物资涌了进来,供销社自然而然就衰败了,后来干脆承包给个人。

  之所以大家都把村委会选在供销社,因为村里最宏伟、最好的建筑就属供销社了。前面一排商铺,后院还有房间,用于办公或存储食物,房间基本上用不了,也就挪给了村委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