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秘书》
第40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一伟挂掉电话,往一旁车座上一扔,摇下车窗任凭刺骨寒风凛冽呼啸,路边枯萎的树枝肆虐摇曳,剥烛着最后一片树叶,终于,树叶在几经挣扎后卷风而去,带着悔恨和眷恋去往下一站。人生苦短,在岁月的长河里,或如同草木般春来秋去,或如同河流般奔腾不息,谁不希望在生命终止的那一天,留下太多的回味。草木如此,人亦如此。
  陆一伟在回想自己走过的每一程,或欢乐,或悲伤,或坚韧,或彷徨,但每一段路程都留下不可磨灭的回忆。当自己老去的那一天,再来仔细梳理,有些事觉得是那么荒唐可笑,有些事又那么骄傲自豪,但因为个人的得失,错过了一季繁花,悔恨将伴随终生。
  照目前的情况看,陆一伟没得选择,只能选择前进,而不能后退。往那里退?再回到自己的“小王国”当“小代王”?那样眼界也太小了。前进又往何方?县委书记刘克成已经将自己打入“死牢”,要想翻身,只能曲线救国,可走那条路又能行得通?
  不可否认,以陆一伟现在的实力,花大价钱走上层路线跳出南阳县不是不可能,很有可能仕途就此一帆风顺,可这么一来,自己身上就永远背负着罪名,一辈子不可能洗清。再者,老领导临走时的叮嘱至今还余音绕耳,背信弃义又不是自己的风格,如此一来,重返镇政府更加贴合实际。

  丨党丨委书记魏国强一手遮天,镇长徐青山成了摆设,底下的副职又卑躬屈膝,俯首帖耳,似乎没有人敢把魏国强怎么的,绝对的权力带来的就是绝对的**,要想打破这种平衡,必须要有一个够强硬的宝剑深深刺入内脏,才能让权力均等化实现利益均沾,陆一伟愿意趟这趟浑水。
  “魏国强一日不除,自己永无翻身之日。”
  不一会儿,李海东带着头盔骑着摩托车下来了。看到陆一伟的车后,随手到一农户家院子里停好车,钻进了陆一伟车里。
  “我们今天去会一会溪口煤矿矿长彭志荣。”陆一伟用李海东得心应手。李海东虽文化不高,但身上的那股机灵劲是没人可以代替的。可以怎么说,陆一伟一个眼神一句话,李海东就能猜到陆一伟要干嘛,能练就这种本领的,还真不是一般人。

  车子很快开到了溪口煤矿。李海东跳下车,给看大门的老头发了一根烟,问询了几句,回到车上道:“彭志荣今天正好在,要是我们晚来几分钟可能就见不着他了。”
  陆一伟把车开到办公楼下,锁好车带着李海东径直往二楼矿长办公室走去。
  陆一伟没敲门就推门而入,彭志荣正苦大仇深地爬在办公桌上,咬着笔头苦思冥想。看到陆一伟后,先是愣怔了一下,然后立马起身笑呵呵地迎了上来,操着一口不地道的普通话道:“陆镇长,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您可真是稀客啊,来,快请坐。”
  陆一伟握着彭志荣肥厚的手掌,笑道:“今天正好刮西北风,我顺着风向就过来了。”
  “哈哈……陆镇长很幽默啊,你来得正好,老哥有一件事相求,先坐下,坐下聊。”彭志荣待陆一伟坐定后,绕回到办公桌前从抽屉里掏出一条好烟,扔给陆一伟和李海东一人一包,笑着道:“这可是我从烟厂带出来的,绝对好烟。”
  陆一伟把烟凑到鼻尖闻了一下,点头道:“嗯,闻着就不错。”
  烟点上,彭志荣将办公桌上的材料拿起来递给陆一伟,道:“县里下个星期要召开全县安全生产大会,要求各企业负责人都要汇报,我们矿上没有一个会写材料的,这不,我还得亲自在这里写,想了半天,才憋出第一段。我知道你以前是大笔杆子,这点材料对于你来说不在话下吧,哈哈。”

  陆一伟看了一眼县里下发的文件,想都没想就道:“这件事你就交给我,保证让你满意,什么时候要?”
  “开会之前写好就行。”
  “没问题,我明天就可以给你送过来。”陆一伟信心满满地道。文字材料是作为一名合格秘书的基本功,何况自己又给县长写过材料,对于眼前的这份“差事”简直不用动脑筋,信手拈来。长时间没有写材料,确实有些手生,不过能用这种方式与彭志荣增进感情,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顺其自然了。
  “准备一份你们煤矿的简介,然后你告诉我你的想法。”陆一伟简单明了地说道。
  彭志荣道:“年年都如此,有什么想法?我最大的想法就是,县里少来叨扰我最好,这样我也可以安心工作,愁啊。”

  陆一伟宽慰道:“全国上下都如此,尤其是西江省,你是南方人,要适应这里的环境才能生存的更久。”
  彭志荣眼珠子一转,凑到陆一伟跟前道:“陆镇长,我听说你的仕途也不顺利,要不你跟着我干?我身边正缺一个像你这样能文能武的人才,你放心,老哥绝不会亏待你。”
  如果换做几年前,陆一伟肯定毫不犹豫,感恩戴德答应,可如今的心境与当初大不一样,于是笑着回敬道:“彭老板能抬爱小弟,让陆某受宠若惊,不管怎么说,我还是吃着皇粮的人,老哥的好意兄弟心领了。”
  彭志荣惋惜道:“哎!你是人才,到那都吃香,我这座小庙容不下你这座大神,来日有用得着老哥的地方尽管开口,我一个外乡人,全靠兄弟们相互照应。”
  “好说,好说,陆某今天来正有一事要与你商量,不知可有时间?”陆一伟切入正题。
  彭志荣听陆一伟有事,看了看手中的腕表,道:“这样吧,我只有十分钟的时间,随后我到省里办个事,你看行不行?”

  “足够了,我就简单和你聊聊。”陆一伟很轻松地道。
  “说吧,准备拉多少?”彭志荣以为陆一伟上门是来走人情煤来了,也不绕弯子,直截了当问道。
  陆一伟怔了一下,迅速反应过来,哈哈大笑道:“彭老板,你误会了,我今天不是来与你谈煤的事,而是另外一件事。”
  “哦?”彭志荣听到不是关于煤,顿时松了口气,疑惑地道。

  陆一伟正了正身子,道:“我想从你这里了解点关于溪口村的情况。”
  听到溪口村,彭志荣就头疼,他往后一靠,叫苦连天地讲了起来:“陆镇长,我不瞒你说,我也算走南闯北的老江湖了,什么样的人没见过,嗨!邪了门了,偏偏来了你们南阳县就碰上像溪口村这样的‘刁民村’,我现在都懊悔不已,要让我再选择一次,打死我都不来这里投资。现在资金投入的不少了,等回了本,挣点钱,我就要离开这个鬼地方。”
  陆一伟听完彭志荣的牢骚,很冷静地道:“彭老板,你是成功人士不假,这点我敬佩你,可是你想过没有,如果离开溪口村,到了下一个地方比这里还刁,那你打算怎么办?‘刁民’的出现是因为当地穷山恶水,无法生存,村民们为了自力更生,不得已才逼上梁山。现如今,溪口村有了自家的煤矿,老百姓有了生存空间,如果再说刁民就有些说不过去。”
  “另外,也不能说溪口村的百姓是‘刁民’,应该说他们的思想觉悟提高了,懂得为自己争取利益了,懂得用法律的武器保护自己了,不单单是溪口村,全国上下都是如此,要不哪来的那么多上丨访丨户?对于你所说的,我到觉得你完全不必如此极端,你要是舍得在老百姓身上花钱,我看谁敢不拥护你?躲不是办法,疏才是赢得民生的真正法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