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秘书》
第39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过了一会,里面金属器皿的摩擦声过后,石晓曼咳嗽一声,爬上了床,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陆一伟自从上次与苏蒙闹了别扭后,再也没有碰过女人的**,此刻他突然有一股强烈的冲动,心跳狂乱不止。
  待荷尔蒙消散后,陆一伟走到门口敲了敲门,待石晓曼允诺后,才走了进去。
  石晓曼刚才撒尿的时候似乎听到有脚步声,便匆忙起身赶紧躺倒床上,没想到陆一伟此时出现,更加印证了自己的耳朵没听错,这么说陆一伟全都听到了,不由得脸红了。不过返回来说,陆一伟还算正人君子,心里又宽慰起来。
  陆一伟没有看石晓曼,而是拿起办公桌上的饭盒,把饺子倒进去,取了一个碗用于盛醋,然后把椅子端到石晓曼跟前,低头道:“趁热吃吧,一会就凉了。”说完,又给倒了一杯水。
  石晓曼看着陆一伟无微不至的关怀,眼睛一热,两行泪流了下来。颤抖着手夹起一个饺子送到嘴里,笑着对陆一伟道:“真好吃!”

  陆一伟为了避免尴尬,退到办公桌跟前,道:“好吃你就多吃点,不够了我再去买。我没给你放辣椒,你的脚伤不适宜吃辣椒,呵呵。”
  就在这时,一个男子火急火燎地冲了进来。石晓曼把筷子放下,惊诧地道:“你怎么来了?”
  那男子恶狠狠地瞪了陆一伟一眼,阴阳怪气地道:“你的意思是不希望我来?我要再不来你俩是不是就睡到一张床上了啊。”
  陆一伟猜到此人应该是石晓曼的丈夫,于是起身道:“石镇长,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啊。”说完就要往门外走。

  石晓曼丈夫一把拦住陆一伟,道:“别走啊,先说清楚再走,我还赶巧了,让我撞上了,说说吧,你们什么时候就开始了?”
  石晓曼强忍着痛从床上下来,指着男子鼻子骂道:“曹晓磊,你别血口喷人,我和陆镇长就是正常的同事关系,今天崴了脚还是陆镇长帮我扶回来的,你想些什么呢。”
  陆一伟知道自己掉进了粪坑里,想洗都洗不干净了,道:“老兄,你误会了,正如石镇长所说那样,其他的没有的事。”
  曹晓磊冷笑一声道:“我怎么就不信呢?你说你一个单身男人,往人家女人宿舍钻你好意思吗?我远在县城,你俩背着我干不可见人的勾当,我也不知道啊,今天可好,人证物证都在,你们还有话说吗?”
  此时门口已经围满了人,综合办的眼睛干部踮脚不停地往里观望。陆一伟听到曹晓磊了解的这么详细,知道有人在背后乱嚼舌头,强忍着道:“兄弟,进石晓曼宿舍我们是谈工作,现在出现在这里,我是给她送吃的,如果你要不相信,我给你找证人。”
  石晓曼则已经乱了阵脚,爬到床上痛哭起来。
  曹晓磊还是胡搅蛮缠道:“找什么证人?难道我看见的还不比别人说得真实?我今天就问你一句话,你们到底发展到什么程度了?”
  陆一伟不想再纠缠下去,于是起身道:“如果你听信了别人谗言而怀疑你妻子的人品,我无法可说。我再说一遍,我与石镇长之间什么事都没有,只是同事关系。”说完,就要往外走。
  曹晓磊一把扯住陆一伟道:“走什么走啊,你不心虚你走什么走啊,一顶大大绿帽子扣到我头上,扣到你头上你乐意啊。”
  “松开!”陆一伟大声呵斥道,火气腾地上来了,指着曹晓磊的鼻子道:“我再说一遍,老子以人格担保,绝没有你想象的那么龌蹉,老子也是有女朋友的人,何必在外面乱搞,真正对石镇长起贼心的,这不就在外面探头张望吗?”

  眼睛干部听到说自己,立马缩头沉了下去。这时,魏国强推门进来了,看到这一幕,也知道个七七八八,对着曹晓磊道:“是小曹同志啊,来了也不打声招呼。”
  曹晓磊气鼓鼓地道:“魏书记,你也看到了,你得帮我做主啊。”
  魏国强给曹晓磊递了一支烟,安慰道:“小曹啊,这次真的是你多心了,石镇长和陆镇长的为人我还是比较清楚的,可能你有所不知,这次换届选举我把他俩分到一组,他们聚到一起可能在讨论工作,都是误会,都是误会啊。”
  “再说了,石镇长今天因公负伤,陆镇长出于同志情谊相互关心一下也不妨大碍,大白天的能有什么事,别听别人瞎咧咧,你看你,来了不关心石镇长的脚伤,反倒劈头盖脸地质问起她来了,你说这多伤她的心。一家人要以信任为基础,镇里的女干部多了去了,要都像你这样怀疑这怀疑那,那镇里的工作还要不要做了?”
  魏国强一席话,点醒了曹晓磊,红着脸走到石晓曼跟前关切地询问起脚伤来了。而石晓曼不搭理丈夫,哭得更凶了。
  魏国强又转向陆一伟,严肃地道:“陆镇长,一切都是误会,我相信你的人品,不过你过于频繁出入女同志宿舍,不免引起别人的怀疑,这样总归是不好的,做什么事要注意方法。”
  陆一伟见魏国强此时出现在这里,立马意识到这是他导演的一出戏,冷笑一声道:“谢谢魏书记指点,是我的工作方式不到位,我还是回去把东瓦村的换届选举工作抓好,省的给你带来这么多麻烦。”说完,甩着脸子离去了。
  “你,你看你……”魏国强指着陆一伟的背影,气得有些说不出话来。看到门口围观的人,破口大骂道:“看什么看,还不回去工作去,干工作没见你们这么积极,看热闹到一个比一个跑得快,都散了吧。”
  人群散去,魏国强脸上浮出了得意的微笑。

  陆一伟下了楼,镇政府门口站着一堆人围观,并不时地窃窃私语,发出耐人寻味的笑声。对于这种情况,陆一伟早就司空见惯,他并不在乎别人怎么看自己,反倒是魏国强这种小人变着法子给自己穿小鞋,着实让人恶心透顶。
  “我一定要重返镇政府。”陆一伟握紧拳头,暗下决心。
  陆一伟开着车走出镇政府,才发现偌大的镇子里居然没有自己的容身之所。此刻他心里还惦记着溪口村的换届选举,于是他调转车头,给李海东打了个电话,准备先去会一会溪口煤矿的矿长彭志荣。
  陆一伟把车停在北河镇和东瓦村的交叉路口,等待李海东。这时,石晓曼打来了电话。陆一伟看着手机犹豫不定,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陆一伟想了一会儿,接了起来。
  “陆镇长,今天的事情你千万别往心里去,都是我的错,我已经和我老公解释清楚了,他也懊悔不已。”石晓曼依然抽泣地说道。
  陆一伟瞟了一眼倒车镜,苦笑了一声道:“别多想,我一点事都没有,我行得正坐得正我怕什么,别因为这些子午须有的事影响了你们夫妻感情,不值得。”
  石晓曼抬头张望了一眼闷头抽烟的曹晓磊,又道:“陆镇长,你能这样想,我就放心了,以后我们一切照旧,以前如何还是如何,免得外人觉得我们真做了亏心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