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秘书》
第37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他娘的肯定是打野炮导致脚崴伤,劲道够大,火力够猛啊。”依然是综合办戴眼镜的干部,戏谑地道。
  “哎,你看看那石晓曼滚圆的屁股,还有那杨柳般的小腰,与她猛烈地来一次,我他妈的少活五年都值,啧啧。”另一个干部咽着口水意淫道。
  “就你?得了吧,你没看到人家已经与陆一伟搞到一起了,你只有想想的份。”眼睛干部羡慕地道。
  依然是那位妇女干部,再次把手中的报纸扔到桌子上,摔门而去。一听到办公室的人议论石晓曼,这位妇女干部火气就不打一处来。
  镇政府大楼窗户上爬满了人,就连丨党丨委书记魏国强也站到窗户跟前观望,陆一伟并不在乎,倒是石晓曼有些尴尬,几欲挣脱陆一伟,但陆一伟紧紧抓住她,纹丝不动。
  回到宿舍,陆一伟把石晓曼扶到床上,又给她倒了水,安排妥当道:“你休息吧,中午的时候我给你打饭回来,我现在去找找周三毛,别乱走动啊。”
  临出门的时候,陆一伟细心地从办公桌上取出一本萧红的小说《呼兰河传》放到石晓曼跟前,笑着对望了一眼,关门而去。
  石晓曼看着陆一伟离去的背影,笑容凝固在脸上。陆一伟是个铁骨铮铮的男子汉,却不乏粗中有细,对自己关怀无微不至,不自觉地与自己的丈夫比较起来。回到现实中,石晓曼立马打断念头,心道:“我这是干什么啊。”
  出了镇政府,陆一伟给周三毛打了个电话。周三毛正好要去省城,但听到陆一伟有事要商量,便开着车返回北河镇。
  陆一伟与周三毛的关系说好不好,说坏不坏。喝过几次酒,让他帮过几次忙,也就是这点交情。周三毛心地善良,忠厚老实,颇有江湖义气,一般朋友开口求他办事,他总会想尽办法去帮忙,这种性格也结交了一大把朋友。
  周三毛是溪口村人,周姓虽少,但却异常团结。从来不参与马田两大家族之间的事,周三毛人缘好,在马田两家都能吃得开,这也正是陆一伟想让周三毛竞选村长的初衷。
  如果双方矛盾无法解开时,第三方介入无非比较折中的办法,这样双方都不用眼红,相反在第三方的作用下,甚至能不适事宜地化解双方矛盾。
  村里开了煤矿后,周三毛就买了三轮车贩煤,逐步壮大后,鸟枪换炮,换成了大卡车,现在已经有三辆车,生活水平虽然比不了北河村的郭凯盛和牛福勇,但在溪口村乃至北河镇都算上等人家。
  一些“土包子”富裕了就开始膨胀,在村里飞扬跋扈,恨不得横着走,但周三毛不同,为人十分低调谦和,从来不露富炫富,一直闷声发大财,人们俗称“暗财主。”
  陆一伟刚来时,周三毛也奉劝他买上两辆车,一起跑运输。陆一伟也动过心,但想想跑运输只能富了自己,却不能给群众带来实际效益,也就作罢。要说赚钱的机会,对于陆一伟来说并不少,跟着楚县长时就有很多生意人主动示好,要是违背原则去赚钱,陆一伟肯定发了,也不至于后来为钱所困。
  陆一伟与周三毛约在镇里的一家饺子馆,因为老板娘的女儿长得漂亮,所以来此就餐的人格外多,让同行们分外眼红。后来,其他餐馆使出狠招,招了几个花枝招展的女服务员,但效果差强人意。
  此时正是午饭时刻,饺子馆就餐的人比较多。陆一伟进门后,老板娘面团似的脸挤出褶子,笑着道:“真是稀客啊,陆镇长,你有多久没来我这里吃饭了,快里面请!晓梅,一号包厢。”
  由于房门低,陆一伟高大的身躯还得弯下腰才能进去,到了包厢,赵晓梅一身紧身运动服,身材凹凸有致,俊秀甜美的脸蛋如天公造作,完美的几乎找不出任何缺点,透过白皙的皮肤甚至能看到青筋,陆一伟不自觉多看了几眼。

  要说在这黄土高原长出这么一朵可人的水莲花,实属不易。无奈家境不好,早早就放弃了读书,凭着一腔热血开起了这个饺子馆,靠自己俊俏的形象代言和热情周到的服务,几年下来也挣了不少钱。
  “陆大哥,今天吃点啥?”赵晓梅递过菜单,麻利地倒好水,放到陆一伟跟前,痴痴地端详着这个成熟有魅力又事业有成的美男子。
  陆一伟把菜单递给赵晓梅,笑着道:“中午我请了周三毛,还是老样子,不过饺子要多煮一份,吃完我要带走。”
  赵晓梅刚出去,周三毛就火急火燎地闯进来了,把手中的一包东西往陆一伟跟前一扔,道:“尝尝这茶,一朋友从安徽带回来的,正宗的祁门红茶。”
  陆一伟饶有兴趣地打开,捏了一撮放到手中查看了一会,又放到鼻子上闻了闻,再送到嘴里嚼了两下,仔细品味后,夸赞道:“不错,茶叶紧细苗秀、色泽乌润、金毫显露,滋味鲜醇酣厚、香气清香特久,似花、似果、似蜜,不愧为上等好茶。兄弟,有心了啊。”
  南阳县地处黄土高原,因水土含碱性大,所以有茶后饮茶的习俗。多年来,养成了冬饮红茶夏饮绿茶的习惯,红茶是经发酵烘制而成,茶多酚在氧化酶的作用下发生酶促氧化反应,含量减少,对胃部的刺激性就随之减小了。另外,茶多酚的氧化产物还能够促进人体消化,因此红茶能够养胃。
  冬季来临,外面刮着西北风,飘着鹅毛大雪,而南阳县农民则盘坐在热乎乎的暖炕上,喝着热气腾腾的红茶,或看电视,或打牌打麻将,或聊天闲扯,总之生活的有滋有味。
  “客气。”周三毛话不多,但每吐一个字都饱含着真情实感,没有丝毫做作。

  陆一伟把茶收起来,问道:“这些天生意怎么样?”
  周三毛叹了口气道:“马马虎虎,你也知道受国际金融危机影响煤炭市场不景气,这些天我主要是走散煤,用于冬季供煤,基本能保证不亏,但赚不了多少,勉强糊口。”
  陆一伟呵呵笑道:“我前一阵子和你说金融危机你还是关我屁事,没想到现在从你嘴里说出来了,不容易啊,说明你学习了。”
  “前两天我往电厂送煤的时候听一个什么经理说的,嘿嘿,没读书就是不行,比不了你大知识分子啊。”周三毛比陆一伟大几岁,对知识分子很是尊敬。
  饭菜上齐,都是些普通家常菜,有陆一伟最喜欢吃的羊肉锅仔,爆炒猪腰花,以及当时很难见是时蔬西兰花,没有蔬菜大棚的那个年代,这些菜都要从南方空运,一盘菜贵的出奇,也只有像陆一伟这种“大款”才能吃得起。
  周三毛见后,把赵晓梅叫过来,道:“给我上一个爆炒肥肠,再来个水煮土豆。”

  陆一伟笑道:“你天天吃土豆吃不腻啊,到了饭店改善一下,吃点新鲜的蔬菜。”
  周三毛道:“我就是一个土老帽,去哪都离不开土豆,吃来吃去还是这菜来的实惠,来的踏实。”
  由于周三毛下午还有事,陆一伟不让他开酒,于是要了两**健力宝,以饮料代酒。
  切入主题,陆一伟道:“今天找你是想征求下你的意见,你有没有心思当村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