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古眼:拥有一双看透世间一切赝品的眼睛后》
第273节

作者: 金元宝本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还真的来了说!”

  “稀客稀客,快请坐快请坐。”
  老人家是前些天在銭莊卖银元的钱婆婆。
  钱婆婆艰难的起来,热情的招呼金锋和民工都不如的包家鹏坐下。
  矮矮的不足六十公分高的竹编小方桌,二十公分高的竹编小板凳,老旧而泛黄。
  钱婆婆一手背在腰上从屋里端出两个碗泡上粗陋的三花茶叶,再进屋寻了半天,端了一盘自制的笋干出来。
  等到钱婆婆忙完这一切,金锋和包家鹏才坐了下来。
  “来就来,还带哈子水果嘛。”
  “太客气了你。”
  “一起吃饭啊,遇见啥子就吃啥子,不讲究的。”
  周围满满的都是竹林,天气阴冷,秋风呼呼,带着干枯的竹叶,一片萧瑟。
  包家鹏还是第一次见着笋干,尝了一片,辣得直吐舌头。
  金锋视线从破烂的鸡圈那里移动到钱婆婆跟前,微笑说道:“钱婆婆,咋个你们不建新房子住喃?”
  钱婆婆把锅里的汤菜盛起来摆上桌,端起一个药罐放在小的炉子上,一边加柴,一边扇风。
  通过钱婆婆的讲述,金锋得知,钱婆婆的儿子在附近的物流公司做搬运工,一个月也就三千多块钱的工资。
  媳妇和孙子就躺在屋子里。
  这种条件,养活一家人都成问题,更别说建房。

  “快吃饭,快吃饭,菜不好,饭吃饱。”
  钱婆婆不由分说的给金锋和包家鹏盛好了饭,金锋笑着点头,端起碗就着一盘笋干和一大盆清水白菜狼吞虎咽起来。
  钱婆婆笑着眯起眼,迎风流泪的沙眼眼泪始终不断。
  “鹏娃子你也吃撒。表讲究,就当自己屋头样。”
  包家鹏呐呐的看着金锋,嗳嗳点头,闭着眼吞了一碗饭下去,辣得舌头全红,嘴唇麻木,蹲一边不停的喝水。
  “你还是不是我们巴蜀人哦?这点辣都吃不起。”
  金锋笑着给钱婆婆解释起来:“他不是本省的人,外地回来的,吃不了辣。”
  钱婆婆有些不好意思,向包家鹏道歉。
  包家鹏不停摆手,泪水长流,在白灰灰的脸上留下两道清晰的泪痕。
  这时候,钱婆婆的儿媳妇牵着一个小孩慢慢从屋子里走出来,冲着金锋点头。

  坐下以后,钱婆婆给儿媳和小孙子盛好饭,又忙着去煎药。
  金锋随意看了看那女的跟那小孩,微微叹息。
  女的脸色不好,穿着一件长款棉服,一边吃饭,一边捂着自己的小腹,明显的刚刚动完手术不久。
  看女的脸色蜡黄而黑,听她的呼吸,应该是切了肝或者胆囊。
  小男孩倒是没啥问题,天气凉爱贪玩感冒发烧,还在恢复期。
  初次见面,金锋也不可能给这女的施针,倒是把小男孩抱在怀里轻轻按摩头部,让他好得快一点。
  “妈,你也吃饭嘛。”
  钱婆婆的儿媳轻轻的对自己婆婆说了一句,钱婆婆摇头说道:“我不饿,你吃。”

  金锋放下小男孩走上前,接过钱婆婆手里的扇子,微笑说道:“我来吧,钱婆婆,我可是学中医的,你这个火候大了。”
  钱婆婆却是切了一些白菜喂了鸡以后才上桌吃饭,这时候的饭菜已经冰凉了。
  一边煎药,金锋一边跟钱婆婆闲聊起来,心里也有了一些答案。
  半响吃过饭,已是下午四点,钱婆婆的儿子下班回来,钱婆婆又马不停蹄的给儿子做饭去。
  钱婆婆的儿子叫雷刚,不到三十岁却看着像四十多岁的中年汉子,沉默寡言,眼神呆滞,眼角满是皱纹。

  钱婆婆家早些年家境也不算差,老伴靠着这几亩竹林做些椅子板凳也能混口饭吃。
  雷刚两口子进附近的厂子打工,生活还是能过得去。
  钱婆婆老伴一死没多久,雷刚在厂子里因为一件小事得罪了厂领导,直接从车间主任下放到保安队,又被踢到了搬运队。
  前不久他老婆又得了急性胆囊炎,把胆囊切除,家里的日子一下子就难过起来。
  听完钱婆婆的讲述,金锋默默不语。
  钱婆婆忙完手里的事以后,走进屋子里取了金锋要的东西来。
  那是一小撮细细的尼龙绳般的丝线,就跟钓鱼的鱼线没什么区别。
  每根鱼线长不过一米,颜色有些污浊。
  见到这些鱼线,金锋慢慢的一根一根看起来,足足看了六七分钟。
  一边的包家鹏递给雷刚一只不知道名字的烟,蹲在金锋跟前低低问道:“锋哥,你要钓鱼给他们吃?”
  金锋面色凝重,抽出一根鱼线,递给包家鹏,轻声说道:“试试韧性。”
  包家鹏不解的拿过鱼线,双手缠住奋力的扯开。
  鱼线却是轻轻的拉直,毫无断裂的迹象。

  “噎——”
  包家鹏一下子来了兴趣,双手又缠了两圈,中间只留了短短的十来公分,用尽全身力气往两边扯。
  鱼线依旧如昔,弹性极好。
  “不可能啊。”
  包家鹏嘴里叫做,奋力的再扯起来,双眼瞪圆,两只手都被勒得通红。

  那鱼线韧性之强,被生生的拉长之后,发出砰砰钢丝一般的脆响,震破空气,久久不绝。
  金锋取出火机来点燃凑到鱼线跟前,烧了半天放下。
  鱼线被烧得黑黑的,金锋的手一摸,黑烟不见,鱼线完好如初。
  “咝——”
  这下子,包家鹏真真正正的变了颜色。
  以他自己的阅历和家世,哪有看不出来着普普通通鱼线的神奇之处。
  火烧无碍,手扯不断。
  “锋哥,这是啥玩意?”
  金锋把鱼线收好,抬头说道:“钱婆婆,这东西你知道它是什么吗?”
  钱婆婆忙着给自己媳妇倒中药,轻声说道:“老头子留下来的,他从来不说,我,也从来不问。”
  金锋轻声说道:“钱婆,雷哥,嫂子,我今天就是为这东西来的。”
  “你们留着没用,我买了。”
  “一根一……”
  话没说完,钱婆婆就笑着说道:“你喜欢,你就拿走,又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
  一直没说话的雷刚静静的说道:“妈,小金是买。”
  钱婆婆没好气说道:“一些鱼线值啥子钱嘛,你好意思要小金的钱?”
  “人家给你买的这些东西就是好几百了。”

  雷刚对自己的母亲极为的孝顺,不再说话,挥挥手说道:“那你们拿走嘛。”
  金锋怔了怔,看看雷刚,再看看钱婆婆,沉默半响,轻轻起身,静静说道。
  “钱婆,雷哥,嫂子,我有个脾气,有的漏我挖空心思都要捡……”
  “有的,我要说到明处。”
  “这些不是鱼线,也不是尼龙绳,而是……”
  “琴弦!”
  听到这话,金锋目光一凝,望向雷刚,余光扫秀向钱婆婆。
  雷刚低着头,神色平静从容,没有任何意外。
  而眼前正在给媳妇倒中药的钱婆婆,她的手轻轻顿了一下。
  看到这个动作,金锋什么都明白了。
  “我妈给我说过这是琴弦,不过我们家又没得琴,要这个琴弦没得用。”
  一边的钱婆婆也附和说道:“就是就是,小金,你喜欢这些琴弦你就拿去。”
  金锋点点头,轻声说道:“钱婆婆,好意心领,只有天丝琴弦没有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