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2418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做的坏事还少了吗?”‘广悌’脸上收敛了笑容,冷冰冰的对着旁边的童戚振继续说道:“偷盗师们重物,勾结叛逆、残害同门,你只在幽州一城便残害了多少人命,以为我都不知道吗?还假冒我的法旨,让广义、广信他们带人搅了吴勉夫妻的大婚之礼。结果害死了广信……你又勾结妖山,害死了广义等一干方士。这些我没有冤枉你吧?”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旁边的客人幽幽说了一句之后,轻轻笑了一声,随后继续说道:“我这不也是遵照您的意思,重新梳理妖山、地府和人世间吗?您在海上看守海眼抽不出身来,只能是弟子分担了。现在妖山都不能说元气大伤了,到崩塌也只是一步之遥。如果不是还要它们来制衡地府,弟子会给妖王献计,让它请吴夫人和人参娃娃到山上做客。到时候吴勉先生和大术士一起杀到,就是妖山崩塌的时候了。”

  这句话说完,隔段里外的三个人都沉默了起来。想到这个人说的话,赵文君便不寒而栗,而‘广悌’的眉头也紧紧锁了起来。
  场画冷清了片刻之后,旁边的客人突然笑了一声,随后再次说道:“现在妖山已经不负实力,地府的新任阎君也在忙着铲除异己。人世间能在太平千百年,说起来我也应该功成身退了……大方师,孽徒童戚振罪孽太重,请您老人家出手了结孽徒……”
  说到一半的时候,旁边客人的语气突然严肃了起来。随后隔段那边又听到‘扑通一声,应该是有人跪在了地上。
  ‘广悌’沉默了片刻之后,叹了口气,说道:“我出海已经千余年,世上的格局也有了大变化。妖山、地府易主,当年我定下的地府、妖山和人世间三方势力相互牵制的格局早已经不复存在。需要重新梳理三方的关系,又不能被三方察觉……你不动手的话,这件事只能我自己来做。而海眼当中又离不开我……广仁他们几个也不是做这个的材料……童戚振,难为你了……”
  最后四个字说出来的时候,旁边隔段里面的客人长叹了一声。随后继续说道:“也是弟子过分卖弄心智了,见到吴勉、归不归等人,总想要一较长短。结果行事不择手段越陷越深……吴夫人,您的伤患虽不是童戚振亲手所害,也和我有莫大的关系。害的您和吴勉先生生离……”
  之前赵文君断断续续的听过几句童戚振犯下的罪孽,现在听起来这个人似乎也不是那么可恨。只是想起来自己和吴郎因为此人生离,无法相见,赵文君便不可能原谅此人。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没用的……”‘广悌’轻轻的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你做的事情虽然不是我亲自所授,总是在我暗示之下所为。此事无论办的如何,总不会有好结果的。不过毕竟事情还没有做完,你开的头,还是你来结束吧……事情做完之后,我许你下一世……”
  “大方师,您许我下一世做个普通人吧。”没等‘广悌’说完,旁边的客人已经打断了‘她’的话。随后他轻轻笑了一声,继续说道:“这一世的争斗太多,您让我下一世休息一下吧。能朝耕夕回这样的日子,弟子已经很满足了。”
  “你要做个普通人……”‘广悌’沉默了起来,原本他想着等到广信、广义二人转世投胎之后,再收回门下作为亲传弟子。不过现在童戚振的一句话让他改了主意,不能可着一个人的魂魄折腾了。之前邱芳转世成了广信,现在还要再折腾他吗?还有广义,说到忠心,广字辈找不出第二个人了。不过自己收他两世为徒,是不是有些苛刻了……“好,我许你下一世做个普通人。”‘广悌’叹了口气之后,对着隔段那边的客人继续说道:“如果有缘的话,我收你的子嗣作弟子……这也不行吗?”

  没有听到隔壁那人的回答,‘广悌’马上明白了童戚振的意思。这是打算彻底和方士一门划清界限了……当下女方士显得有些索然。当下对着沉默不语的童戚振说道:“那也由你……来世你我再不相见……”
  这时,隔断旁边才响起来童戚振的声音:“多谢大方师成全,弟子这就去办剩下的事情……”
  这次‘广悌’没等童戚振说完,‘她’抢先一句说道:“放过广仁吧,后面的事情不要把他牵扯进来了,我都没有想到过,你会把他牵扯进来。”
  童戚振轻轻笑了一声,回答道:“我尽力吧……”
  金陵城内的一座大宅当中,正在欢欢喜喜的举办喜事。新郎是刚刚乡试归来,考中第一名的解元老爷邵择元,新娘则是京城赵王千岁的外甥女吴梅儿。据说是去年佛诞之时,吴小姐带着丫鬟去城外的如意寺进香。被邵解元一眼看中之后惊为天人,几天之后便打发媒婆前去求亲。
  那天如意寺上香之时,吴小姐也看中了邵解元。得知邵家前来求亲之后,便苦苦哀求自己的父亲和几位叔叔,希望他们能促成这段婚姻。

  此时吴梅儿正值二八年华,已经到了嫁人的年纪。虽然吴老爷并不看重家境门楣,不过吴小姐自幼失母,他—直视自己的女儿为掌上明珠,嫁人之事更加不可马虎。
  当下,吴老爷出了—道难题,只要今天的乡试当中邵公子可以高中解元的话,便将女儿嫁于他为妻。没有想到的是,发榜的当日果真是邵解元独占鳌头。吴老爷说话倒也算话,便答应了他们二人的婚事。
  说起来这位吴老爷,也是金陵城的一位奇人。
  他本是赵王千岁的女婿,不过和丈人却好像有什么过节。吴老爷虽然居住在赵王的王府之中,却从来不和赵王有何走动。之前每过两年便让他家中的老管家带着吴小姐前往京城去看望外公,只是前年赵王千岁中风亡故之后,吴小姐连这样的走动也没有了。

  吴老爷还有一件出奇的事情,是他看上去只有二十岁出头的年纪,却顶着—头雪白的头发。
  在金陵城居住了十多年,—直保持着这副面孔没有变化过。后来有人传说他是—位还俗的道士,修炼过驻颜之术,这才—直保持这相貌没有变老。
  因为吴老爷真正的鹤发童颜,金陵城的姑大娘也没少打他的主意。早年几乎毎个月都有上门求亲的媒婆登门,想要撮合他续弦城中的那位大家闺秀。只是这位吴老爷似乎禁女色,开始还能派管家出来应付几句。后来直接派出—个五大黑粗的黑大个子,将媒婆从家里骂走。
  再说这王府当中其他的三个主人,除了这位吴老爷之外,府中还有三个人也能做主。
  —个是老成不像样子的老头子,他叫做归不归是府中的管家,别看老家伙—脸风干橘子皮—样的皮肤,不过办起事来井井有条,这么多年以来一直是这位归管家在打理整个王府。
  还有一个就是刚才说过把媒婆都骂走的黑大个子百无求了,这个大个子的辈分有些怪异。
  曾经有一次他喝多了,管归管家叫做爸爸。

  不过没过两天又喊吴老爷叫做爷叔,谁听到都算不清他们到底是怎样的一种亲戚关系。
  日期:2018-08-11 18: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