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888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刘牧笑道:“那咋办,正常生理需要,你总不能让他用手撸管子吧?”
  “唰”忽然间,何征翻着翻着眼睛就直了,随即拿起两张照片不可置信的凑近了,仔仔细细的看了好几遍。
  “咋的了?”刘牧抻着脖子看了一眼,正是最后面永孝拍的这女人和一个老头携手上车,然后进了小区的场景。
  “我,草!”何征顿时震惊了,说道:“没,没想到,还他么有这么个画面呢?”
  “孝说,这一对可能是个两口子,不存在什么**交易,你往后面看,有他俩回家的照片,然后睡衣都换上了,我觉得呢如果是搞破鞋的话,完全可以找个酒店以啪啪为主,根本没必要回家把睡衣给换上了,毕竟大家都那么忙,见面应该直奔主题才对,是不?”
  “你分析的真他么有道理······”何征眼睛冒光的拿起电话给安邦打了过去:“哥,你过来,快点的,永孝和刘牧整到关于李少南的干货了,你看见绝对能给你吓一跳”
  “啪”挂了电话,何征搓着手激动的跟他俩说道:“你们,还真是大圈的最佳拍档哈”
  刘牧傲然说道:“我跟你说也就是加拿大的总理没得罪我们,不然照样给他查的裤衩子是啥色都能让我们知道了”
  永孝烦躁的说道:“别吹牛bi了,以后再有这种活可别找我了”

  何征问道:“咋的了?”
  “我他么现在下面还充血呢·····”永孝无语的说道:“软不下去了,不行,一会我得让陈小帅带我们出去玩一会,把躁动的青春得给发泄出去才行”
  半个小时候,安邦赶了过来,问道:“啥干货啊?”
  “啪”何征把一堆照片放在桌子上,说道:“看看,干货就在里面呢”
  “李才林就是能枭雄一辈子,不管打下多大的江山,到最后肯定都得毁在他这傻儿子手上,这人比他么阿斗都不如,两腿都废了还寻思这种·····”安邦看了几张照片,最后和何征都是同一个表情:“哎,不是,还有这戏份呢?”
  “干不干,你就说这是不是干货?”何征呲牙笑道。
  “真带劲!必须的!”安邦手里掐着一张相片,照片上那个五十多岁的老头,他简直最熟悉不过了。
  大圈,温哥华商会还有地狱天使,从这次走私开始一直到最后,只要走私就肯定绕不开相片上面的这个老人。
  温哥华海关总署的署长,老布林!
  何征和安邦现在彻底明白了,为什么安邦在酒会上撞见了李少南和这个女人过后,对方会让人去警告他,原来这女人是老布林的老婆,没想到李少南搞破鞋居然搞到了他的头上,这就一点不奇怪为啥安邦会被警告了。
  因为他和老布林老婆的事,一旦漏了的话被老布林给知道了,他绝对会把怒火全都倾泻在李才林的公司上,毕竟没有哪个男人能够忍受自己被绿了的。
  “这东西扔出去,对李才林来讲就是颗定时丨炸丨弹啊”安邦感慨的说道。
  “啪”何征突然伸手按在照片上,摇头说道:“先不要扔,这时候扔了只能给李才林炸的浑身是伤,根本就炸不死他,大不了李才林离开温哥华就是了,而根本不会彻底倒下”
  “你的意思是,先掐一段时间?”

  何征点头说道:“嗯,先掐着,找个合适的机会在往出扔,扔了就得能致于他死地才行”
  于此同时,浩瀚的太平洋上。
  一艘远洋货轮行驶在茫茫的海上,远洋航海是无比枯燥和郁闷的,前几天你可能在海上会觉得挺新鲜,但这种日子过了一个星期之后,你说看到的除了海就还是海,人就彻底能无聊到死了。
  船舱里,老桥和徐锐还有丁建国已经打了一晚上的扑克了,时间到了十点多钟左右。
  老桥说道:“我去船舱里看看货,你俩收拾下准备睡觉吧”
  徐锐摆了摆手说道:“别看了,我下午的时候过去看过,没啥事啊,我也交代下面的船员了帮我们照顾点”
  “我还是自己看看吧,能放心点,看完就回来睡觉”
  “行,那你去吧,我俩先躺下了哈”
  老桥穿上衣服拿着手电筒除了船舱后,往货仓方向走了过去。
  老桥这个做法叫巡货,因为是走私的货物在从海关出来的时候,备案都不是这些商品,比如这艘船报的可能是电子产品,日用品,这些价格低廉的货物,但其实装的却是走私汽车和西药这些紧缺性的东西,所以实际船上的货物和海关登记是有出入的,到底运送的什么只有负责压货的人才清楚。
  如果是正规货品,都是有报价和保险的,但这种走私货物则就没有了,一旦发生损坏,丢失等状况都得要自己来赔了,船上这么多人,有小偷小摸什么的也不奇怪,或者出现泡水等事故也是如此。
  所以,就得要靠人为巡逻,和货仓里的监控来保证了。
  老桥拿着手电筒从船舱里出来后,往下面的货舱走,通过了第一层来到最下方的货舱,这一处存放的货物是大圈和温哥华黑帮运送的药品和医疗器械,总价值超过了五千万美金。
  西方的药品和医疗器械运送到亚洲后绝对是一个暴力产业,本身欧洲和北美的医药业就要比亚洲这边领先了很多年,生产出来的药品,器械都是尖端产品,就比如心脏支架来讲,在美国生产成本只有几百或者过千人民币,但是到了亚洲某些国家外,价格能直接翻到几十甚至过百倍了,还有那些治疗癌症,心脏病,高血压的一些西药,利润更是非常惊人的。

  原本这些都是要通过正规渠道或者医药公司运过去的,但正当途径的关税又太多了,如果是走私渠道过去的话,这五千万美元的医药和器械至少能卖到超过两亿美金以上,这是绝对的暴力,就跟抢银行差不了多少了。
  所以,老桥他们压货的时候完全不敢掉以轻心,基本上一天每隔几个小时就会来巡视一次。
  “唰”老桥手里的手电筒在堆积的一箱箱的货物上扫过,穿梭在货物的夹缝中,仔细的检查着货品的包装是否完好,和有没有被移动过的痕迹。
  十几分钟后,老桥已经在货舱里兜了半圈,暂时还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就开始接着往下检查,走了几步后到了船舱靠近角落的地方,他的脚下忽然滑了一下,扶着旁边的舱壁,老桥低头发现地上有一滩水渍。
  “漏水了?”老桥蹲下,用手沾了下地板上的水凑到嘴边舔了一下,不咸应该是淡水,他抬头看了眼上面船舱棚顶的管道,正有一滴水滴要从上面掉落。
  “可吓死你爹了,我还以为是船漏了呢”老桥骂了一嘴,他对于船舶的建造和构造知识度几乎为零,所以看见地板上有点水渍后第一感觉就是船是不是漏水了,当时把心都给吓的一哆嗦了。

  这种远洋货轮的底部都是特殊工艺焊接的,除非把船给撞成两半了,否则整艘船的底部是不会断裂出现漏水情况的。
  老桥转完一圈之后,没发现任何异常状况,就又离开了货舱,准备回到上面睡觉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