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241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才对嘛!女人只有情绪化一点才可爱,总是一副冷静淡定的模样,实在太吓人了。
  萧晋呵呵一笑,继续喝酒:“安衾就是我之前所说的那种类型,太麻烦了。”

  啪!
  张君怡直接捏碎了酒杯,酒液瞬间就在吧台上肆意流淌。酒保很想过来擦拭,但看到她愤怒的模样,明智的选择了视而不见。
  “萧先生,希望你能明白,激怒我对你而言并没有什么好处!”
  “比如?动手让我再占你一次便宜?还是叫人把我给抓起来?”
  张君怡咬住呀,拳头也紧紧的握起,身体因为太用力而微微颤抖着。但她到底也没有动手,而是在数分钟后长长吐出了口气。

  “通常情况下,安衾没事是不会给我打电话的,但她今晚一连给我打了三次,都只问些‘在做什么’和‘什么时候回家’之类的废话,到了最后一次我开始不耐烦的时候,才装出不在意的样子问我有没有看见你。
  萧晋,我之所以今晚见到你还可以心平气和的与你讲话,是因为我知道你没有对安衾做什么,年轻女孩子莫名其妙喜欢上一个人并不是多么奇怪的事情,但是,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我都决不允许你在背后用这样的态度来谈论和评判她!因为你不配!
  从现在开始,你最好把她彻底忘记,要是再让我从你口中听到她的名字,哪怕因此而导致任务失败,我也会拼尽全力让你付出代价的!”
  说完,她转身就大踏步的离开了吧台,萧晋低头沉默了很长时间,忽然发现自己自从来了夷州,行事风格就变得越发肆无忌惮和不择手段起来。
  在以往,他可是从来都没有过利用一个善良纯洁之人的记录,而在这里,他甚至都可以卑劣到拿张安衾用作摆脱麻烦的工具。
  最最关键的是,如果张君怡没有骂他的话,他都不一定能反应过来这一点。
  为什么?萧晋扪心自问。
  是因为这里远离大陆,自己打心眼儿没有把这里的人当成同胞来看?还是因为自己原本就是来搞破坏的,所以过于放纵内心的黑暗面了?

  理由能想出很多,但没有一条可以为他的行为做注解和开脱。毕竟他可是个整天口口声声说做任何事都不能影响无辜之人的家伙。
  所以,不管他的理由有多么正当,对于张安衾而言,都是极度不公平的。
  张君怡说的没错,他确实不配提及那个女孩儿的名字,那样纯洁的姑娘,不能被他玷污。
  萧晋啊萧晋,闹了半天,你压根儿就不像你自己所以为的那么坚强,也是个很容易堕落的普通人啊!
  心里这样自嘲着,他仰头饮尽杯中酒液,然后让酒保又倒了一杯。
  就在这时,身后响起一个机械的声音:“萧先生,我家主人有请。”
  终于到戏肉了,他***,让老子好等!
  萧晋邪邪一笑,端着酒杯从吧椅上下来。“前面带路。”
  来唤他的人是一个身穿燕尾服管家模样的中年男子,看上去只是普通身材,但走起路来很有力量的样子,显然是位练家子。
  “萧先生,请随我来。”微弯了下腰,男人便转身向楼梯的方向走去。

  萧晋仿佛兴致很高似的,一边走一边四处打量路上经过的装饰与陈设,不时抿上一口酒,像是在游览一样。
  中年管家余光看在眼里,脸上就闪过一丝淡淡的不屑。
  两人没有向楼上走,而是顺着石质的旋转楼梯来到了地下。
  因为灯光充足的缘故,所以古堡下面并没有什么阴森的感觉,宽敞的步道两边每隔几米便各摆放一具西式金属盔甲,粗糙的石头墙面上也挂有传统油画,而且大多是描写战争的,让人感觉仿佛真的置身于欧洲的某处城堡,古朴的时代感扑面而来。

  由此可见,劳新畴是一个非常热衷于优质享受的人,而这样的人,通常都很怕死。
  萧晋的这个看法,在管家推开一扇厚重的红色大门时,就得到了最有利的证明。
  红木的家具,暗红色的地毯,典型的美式厚重沙发,石砌的壁炉,办公桌的后面也挂了一幅肖像油画。和古堡大厅正对门墙上的那幅一样,这幅画里的人物也身穿墨蓝色的岛国一战时期军官军服,只是相貌却与那幅不同,倒与画下坐着的那个人有九分相像。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里应该是劳先生平日里最常待的地方吧?!”

  左右看了一圈,萧晋便径直在沙发上坐下,笑眯眯的望着办公桌后的劳新畴道。
  劳新畴点头:“当然,这里是我的办公室,萧先生有觉得哪里不妥吗?”
  “没有。”萧晋摇头,“山谷里的温度比外面稍低,石砌的地下室又很容易阴冷潮湿,这样的暖色调再合适不过了,劳先生真是会享受的人啊!等我回去,也要按照这里的摆设整一间书房出来。”
  说着,他还冲劳新畴举了举酒杯,以示认可。
  “萧先生谬赞了。”
  劳新畴笑着站起身,走到酒台前,拎起一个没有任何标识的水晶瓶子,又道:“看萧先生喝的是威士忌,不知道有没有兴趣再尝尝劳某收藏的白兰地?”
  “劳先生收藏,必然是精品,不可不尝。”
  萧晋说着,就把手里的酒杯拿到一边,站在他侧后方的管家稍微犹豫了下,才上前接过去。
  劳新畴仿佛没有看见管家的无礼,倒了两杯酒端过来,说:“这是我去年在一个拍卖会上拍下来的,产于1868年,据说当时存世还未开封的只剩下五瓶。当然,现在可能最多还有四瓶了。”
  萧晋闻言挑挑眉,举起杯子对着灯光看看里面的琥珀色酒液,厚重剔透,澄清晶莹,再闻闻飘出来的馥郁清香,就知道不管这酒是不是1868年产的,都是绝顶美酒。
  轻抿一口,嘴里顿时充满了柔软的醇香,稍稍体验片刻,让酒液划过喉咙,他便长长叹了口气,摇头说:“可惜了。”
  “可惜?”劳新畴不解,“萧先生觉得这酒不对?”

  萧晋笑笑:“没有,我就是觉着以后可能再也喝不到它,所以觉得有些可惜。”
  劳新畴哈哈一笑:“萧先生真是太客气了,既然你喜欢,我酒窖里还存有一些不错的干邑,虽然比不上这一瓶,但年份也足够了,萧先生离开之前,大可以去亲自挑选几瓶。”
  “那我就先谢谢劳先生的慷慨了。”萧晋举杯与他碰了一下,笑的像极了装逼犯。
  喝过酒,劳新畴脸上的笑容就又灿烂了几分,放下酒杯拍拍手,管家便出门而去。
  不一会儿,管家回来,同时还带来了一个女人。
  看清那女人的模样,萧晋瞳孔猛地缩了一下,惊讶道:“这不是黄小姐吗?劳先生,这是怎么回事?”
  日期:2018-06-13 06: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